那拆家二哈Q的让她想要跳下去rua一把。

但它可不像年幼夕这么想,只觉得眼前二人味道好香甜!

它喜欢这个味道,想吃了这两个闯入他地盘的人类。

“好可爱。”

年幼夕忽然伸出小手,朝着白狼逗了逗,下一秒就被盛谨墨给拽了起来。

巨石很大,但能立足的地方很小,她只能紧紧地贴在他怀里。

“它不是狗。”

年幼夕的举动和盛谨墨的话,彻底的惹恼了妖兽!

它嘶吼着,弓着身子一个发力,直接扑了上来。

年幼夕美眸眯着,正要反手念咒的瞬间,一阵巨臭突然袭来。

就在二人右侧,猛然飞出一条花斑巨蟒!

巨蟒浑身恶臭,黏腻腻的蹭着巨石盘旋而来。

‘嘶!嘶!”

巨蟒似乎是在对着白狼示威,一双血红色兽眼贪婪的看着二人。

蛇尾都有年幼夕的腰粗,直接将二人盘卷几圈,动弹不得。

那股黏腻腻的臭味直接呛着年幼夕差点吐出来。

好在她一道清心诀念出,瞬间缓解了那股恶心的味道。

“这蛇有口臭。”她被巨蟒卷着,费劲的说了句。

‘嗷’!白狼嚎了一嗓子,像是在回应她。

这下巨蟒恼了,顿时收紧尾巴,将二人紧紧地卷在一起。

年幼夕小手搂着盛谨墨的脖子,娇小柔软的身子被迫紧紧贴着他的。

她发誓,真的是被迫……

那巨蟒摇晃着身子和白狼对峙,发出怪异的声音。

“他们该不会是在讨价还价吧?”

年幼夕努力的伸出手,想要去拿发丝上的龙骨簪,可够了半天,都还差一点。

“还不帮帮我?”她看向盛谨墨。

男人收紧双手,示意自己拿不到发簪。

瞬间,年幼夕俏脸顿时涨红一片。

该死的蛇!

为什么非要把他的手卷在那里!

下一秒,两只妖兽谈崩了,白狼飞身而上,利爪狠狠的撕裂巨蟒的七寸!

巨蟒毫不示弱,身形一晃,龇出来的毒牙直接咬伤了白狼的脖颈处!

瞬间一股鲜血喷流而出,血溅了二人一身!

白狼疼的嚎叫一声,动作迅速翻身,撕碎了巨蟒来不及收起的蛇尾。

瞬间,二人从巨石上跌落。

年幼夕感觉自己摔在一处柔软的草地上。

“以后让厨房停了你的宵夜。”

她身下,盛谨墨剑眉微蹙,刚好被她压在小腹处。

年幼夕撑着小手,感觉到男人六块腹肌的同时,突然身后一股疾风扑来!

那巨蟒瞪着猩红血眼,瓷嘴獠牙喷出恶臭的味道突袭而来。

眼看它就要撕碎二人的瞬间,白狼从它身后飞扑过来,直接将巨蟒撞飞。

‘砰’的一声,巨蟒沙包大的脑袋砸在了树干上,直接将树砸断。

巨蟒长着血盆大口喘息了几下,‘嘶嘶嘶’的发出渗人的警告声。

周遭野兽也在瞬间感觉到了它的怒意,纷纷撤退不敢靠前。

巨蟒盘旋几圈,竖起身子,不顾一切的朝着白狼冲了过来,发了疯一般。或许是被惹恼了,巨蟒连着咬了白狼两口,它雪白的毛发瞬间被染红。

“它好像在阻止巨蟒伤害我们?”盛谨墨微微蹙眉。

年幼夕也察觉到了,分明刚开始的时候,白狼也攻击过二人。

但在巨蟒出现后,它的战斗方向,就直接转移到了巨蟒身上。

而此时,受了伤的白狼弓着身子挡在二人身前,喉咙中发出‘呜呜呜’的低声。

巨蟒占了上风,突然仰天长啸一声,像是在得意的炫耀。

那双猩红的血眼仿佛两盏灯笼,在月色下泛着诡异的光。

“大白!”年幼夕朝着白狼一吼,撑着盛谨墨的身子一跃而上。

她娇小的身躯匍匐在白狼背上,美眸微微眯着,瞳孔中金色光芒逐渐凝聚。

此刻,她唇角微微勾起,拍了拍白狼的背,在它耳旁低声呢喃着什么。

白狼幽绿色兽眼在这一瞬间,迸射出杀意!

林中疾风骤现,少女乌黑长发随风飞舞,那双淡金色眼眸犹如夜空星辰璀璨。

原本受伤流血的白狼在这一刻,瞬间被激发了斗志。

它昂起头,对着夜空长啸,震的山林声声回响。

原本被巨蟒警告的野兽们在此刻也发出嘶吼,仿佛在回应着白狼。

“就是现在。”

年幼夕抓紧白狼的皮毛,将体内灵气微微渡了些。

而与此同时,巨蟒动作快如闪电一般,血盆大口就已经到了眼前!

尖锐的毒牙泛着恶臭,狠狠的朝着一人一狼俯身咬下。

眼看着巨蟒的血盆大口能将年幼夕吞入腹中的刹那间,白狼幽绿色兽眼瞅准时机,后腿猛然发力,向左侧一个飞跃,在四脚触碰到巨石的同时,借力向后一个空翻!

利爪瞬间‘唰’的一声,从巨蟒下颚划开!

伴随着‘刺拉刺拉’的声音,巨蟒整个上腹部直接被划开。

开膛破肚的瞬间,那股腐烂恶臭的血腥味四散。

‘咣当’!

巨蟒几乎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白狼给秒了。

它粗壮的身子倒在盛谨墨身侧半米。

他却只是看了眼,薄唇微微抿着,那英挺的眉似有似无的皱了下。

大概是被这个能冲破清心诀的味道给呛着了。

年幼夕也抬手掩住口鼻,这味儿也太冲了。

再看那巨蟒的肚子里,还未消化的各种野兽,皮毛,尸骨。

顺着往下看,居然还有人体残骸!

年幼夕撑着身子从白狼身上一跃而下,利落帅气。

“原来它还吃人?”

那些腐烂的肉、骨头散的到处都是,夹杂着墨绿色的毒液,看着就令人作呕。

黏黏糊糊的,血肉模糊的,她嫌弃的皱了皱眉。

身后白狼突然在此时发出嘶吼,冲着山林深处,像是在传递某种信息。

片刻,深山中回应着几声狼吼。

“你最开始,是想把我们吓走?”

年幼夕看着受了伤,舔舐着伤口的白狼问着。

白狼俯身,喉咙发出低微的声响,是兽语。

她抬手拍了拍它的头:“那还真是错怪你了。”

美眸再次看向那巨蟒的尸体,墨绿色的毒液已经开始四散。

周围花草枯萎,透着难闻刺鼻的味道。

“这是什么?”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