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真是……难以想象。” 一众黑衣玩家将这里团团包围的景象中,转身面对这道坠落人影的盟主摊开双手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你这是什么意思,吕先生?是在充当某位大魔头的替罪

羊么?” “哎呀,都说了这是误会了。”依然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双手举过头顶的吕板凳一脸干笑地回答道:“我也是刚到没多久,本来还想着你们有没有更多劲爆

的惊天秘闻能说出来让我听听,结果你们居然——咳咳!放心,今天听到的这些八卦,我是绝对不会到处乱传的!” “就算你想要乱传也无所谓,毕竟事到如今,这些小问题都不再重要。”背起双手的盟主眼皮微阖,算计的目光也被微微遮挡起了少许:“不过我本来还考虑

着是否会在未来的世界新秩序中留给东城会一席之地,现在看来是多虑了。” “干嘛,威胁我?”一听这话,吕板凳便放下了自己举起的双手,一脸不爽地拍打起了自己身上本就没沾染多少的灰尘:“在一旁好好地当围观的吃瓜群众结

果却被你们当成目标攻击,我还没找你们索要误伤的赔偿呢!怎么,是看我一个人好欺负,所以打算用这种‘落码头’的方式赖账吗?”

“东城会的吕先生,我与我的盟友们早就有所耳闻。” 阻止了几名想要叫嚣着上前出手的手下,盟主的目光悄然在整座大厅的上空暗中左右摇晃,口中的语气却是瞬间转变成了淳良与温和:“都说吕板凳先生是自

由之城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做事雷厉风行光明磊落,称得上是盘踞一方的英雄,今日一见,果然气质不凡,令人赞叹。” “阿谀奉承的话就免了,像你这样的人我过去也见过百八十个,哪一个都没安什么好心。”抱起了自己的双臂,昂首站在人群中间的吕板凳拧着脖子斜望着对

方:“不就是没有遂你们的愿嘛,别整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来忽悠我,你就说你想怎么办。” “放心,碍于现状,我也不想在你的身上浪费多少时间。”盟主一脸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那我就说一说我的条件吧:只要你把你的队友——也就是断天之

刃的位置说出来,我们就相安无事,我甚至可以赠送给你一些罗德里克王朝的遗产,让你这一次的冒险旅程不会空手而归。”

“听起来很诱人呢。”吕板凳则是报以一声冷笑:“但这也暴露了一个事实。”

“你们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的藏身位置。” 本就剑拔弩张的气氛随着这句话的抛出而变得更加紧张了,宛如实质的杀气也随着吕板凳的嘲讽而落在他的肩上:“如此无能的一群人,真的有合作的价值吗

” “我不会把这句话当做是挑衅,我只会将它当成是一种……破绽。”摇着自己的头,盟主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你没有发现一件事吗?自从你出现在这

里之后,那个断天之刃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什么意思?”

“要么是那位断天之刃毫无情义,已经趁着你出现并吸引我们注意力的时候趁机溜走,要么……呵呵呵呵。”

四周逐渐围上前来的人群黑影中,属于盟主的低笑声也从那林立的刀枪缝隙之间传出:“我们只能得出最不可能的一个结论,那就是——”

“这位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吕板凳先生就是我。” 黑压压的刀枪与吕板凳举起的拳头即将对在一起的前一刻,属于段青的回音重新出现在了这片大厅的内外:“你是想这样说吧?如此异想天开的点子,我只能

说——不愧是你啊,颜帮主。” “……你怎么不再晚出声几秒?”一众包围的人影与盟主共同露出的漆黑面庞中,吕板凳笑呵呵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再晚一点的话,老子的头就要掉下来了

” “吕兄实力非凡,我是相信你不会轻易就交待在这里的。”属于段青的回答声音中也多出了几分取笑的感觉:“我只是突然有些想看热闹,你应该能理解这种

心情的吧?” “报复,这是报复。”吕板凳忍不住指责道:“有你怎么折磨人的吗?能不能考虑一下我这个旁观者突然被打下来然后突然被当成嫌疑犯的感受?我可不想当

那种烂俗小说里的主角啊。”

“烂俗故事自然有烂俗故事的吸引力,你看,这么多人都被你吸引过去了。”

所有人不自然左顾右盼的景象中,属于段青的回荡声依旧在大厅的上空捉摸不定:“这也算是给了我一个不错的机会,好让我抓紧时间‘准备’一下。”

“你又做了什么?”来自盟主的反喝声也变得有些紧张:“你想干什么?” “不要这么紧张嘛,这里明明是你们的主场。”飘摇的声音因为段青的轻笑而变得愈发模糊,取而代之的一阵不明来由的风涌声却是忽然从大厅上方出现:“

我只是按照刚才你们那位‘罗德里克传承者’操作过的法子,重新又操作了一遍而已。”

“既然他能用念咒一样的方法‘念’得动这堵墙,那我也照着试一遍,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涌动的风声化作汹涌的流水声,自这座大厅四周的墙壁与通道各处迸发了出来,只不过与之前那位盟主唤作阿水的玩家所尝试过的景象相比,此时涌出的流水无论是水量还是速度都比之前要大了许多。剧烈的奔涌声以及引起四周的惊呼瞬间占据了大厅的各个角落,澎湃的水流也顷刻间占据了所有人的脚底,被这些人包围在中间的吕板凳也趁着这个混乱场面的出现而伸脚偷袭了眼前的一名敌人,同时反手将从他手中夺来的一柄长枪抡成了大大的满月:“好好好!真是一柄神

兵啊!”

四周被这轮满月打飞的大批黑影随后被更多涌来的黑影所取代,大笑出声的吕板凳却是果断丢掉了手中的长枪,反手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脚下:“震地斩!” “你这...“你这个应该叫震地拳才对吧?”充斥着水流声与喧嚣声的大厅上方随后响起了段青观战的回应:“虽然效果上好像差不多……哎哟哟,这么多人都被你震倒了

你的膂力到底点了多少?” “别在一边看热闹了!还不赶快出手帮忙?”借着反震的力量向后飞退,赤着上身的吕板凳胸膛与后背已经多出了几道划破的血痕,四周也同样多出了几道拳

拳到肉之后四散纷飞的敌影:“你还真想看着我死在这里不成?” “引动了整个仪式开始继续进行,就已经是我现在能做出的最大帮助了,不然你连趁乱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段青的解释在满满的激荡水流上方游荡:“而且

我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你应该是非常擅长乱战的,不是吗?” “废话,老子可是实打实的街头出身!”只顾到处应付来敌的吕板凳扯着嗓子大喊道:“老子鼎盛时期的时候,可以一个人从南天门砍倒蓬莱东路!但是——

“这里的水可是越来越多了!” 脚下掀起了又一阵浪花,赤着上身的魁梧壮汉一个背摔将刚刚突上前来的黑衣玩家重重地掀倒在地,划着水面向后退步的吕板凳随后举手一挡,硬生生地用手骨将来自另一侧的棍棒攻击接了下来。强大的冲击力沿着手臂和棍棒之间的切面向外扩散,带着吕板凳与攻击者向着外侧各自退开,一道溶于水中的扭动阴影

却是跟随吕板凳退走的方向逆流而上,那即将划过腿边的暗光也在下一刻发出了令人牙齿发酸的金属摩擦声:“——护腿?” “哈,没想到吧?老子也是有备而来!”一脚踢飞了从水里钻出来的那道人影,继续后退的吕板凳随后也收起笑容不断应对着眼前纷繁多变的乱战:“不过这

群人还真是‘水人’啊,就连这么一层浅浅的水也能当成他们的游泳池——喂!”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罪魁祸首?”他仰起头,于四面八方的刀枪剑影之间继续喊道:“感觉你搞出的这个什么仪式,最后根本不会阻碍到他们,反而只会

淹死我一个人啊?你确定是在‘救’我么?” “我只是把他们‘半途而废’的工作又重新推动起来了而已。”段青的声音从漫天的水流激荡声中传来:“放水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第二步、第三步……你看

他们追击你的人手是不是明显变少了?”

“我确实没有时间理会你和这位吕先生之间的小手段,断天之刃。” 位于吕板凳注意到的视野尽头,站在那堵高墙边从未有所动作的盟主此时的目光也一直紧紧地盯在眼前的巨大墙面,因为水流的进入而变得愈发明亮的那张“

海图”也随着这些流水的进入而开始有所变化,那上方不断流转的光华也勾勒出另一组完全不同的符文文字:“……阿水,这上面写了什么?”

“我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被称为阿水的那位英俊青年甩给了自家盟主一双皱起的眉头:“现在不好说出来吧?” “哼。”于是盟主也顺着对方的目光挥了挥手:“你们继续保护好阿水,小心有人从头顶上偷袭,至于那位吕先生……再派松花鱼和哈托两支队伍去,总应该能

解决他了吧?” “没错,没错,训练有素、配合得当的围攻,远比现在一群瞎了眼的耗子一样乱抓效果要好得多。”来自大厅上方的声音也如同正在审视一切的上帝,中间也

夹杂着段青特有的阴阳怪气:“而且你们人多,人多就是任性啊,要是两队不行就再派三队,三队不行就派四队——” “你的聒噪已经够多了,断天之刃。”出声打断了‘上帝’的发言,盟主的沉闷声如同夏日的暴雨来临之前滚滚而过的闷雷:“别以为你能一直躲下去,我们迟早

会找到你,然后让你生不如死。” “要不要试着再朝天上开一炮?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再打一个‘我’下来呢。”段青无视了对方言语中的威胁:“当然,你们可以完全不介意我的‘插手’,毕竟

主导这场仪式的还是你们,不是我,我只是在推波助澜而已。” “对罗德里克一无所知的你,肯定是看不懂这上面显示的信息的。”指着还在依次逐渐变亮的那几个节点,盟主的声音更加低沉:“那位铁林先生也绝不会出

现在此地,他现在还被我们的人手困在上层区域呢,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我确实看不懂这些文字,也无法知晓你们正在搞的隐藏任务和背后的龌龊计划究竟是什么。”段青那飘忽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变得低沉:“不过这又妨碍不了

我的自主行动,包括我可以利用现有的条件和线索推断你们的目的,以及猜测这些墙上显示的信息含义,比如——”

“第三星辰——法默·席格纳尔。” 随着段青这个名字的掷出,正在巨大墙体上飘动的其中一段符文文字也跟着亮了起来,在同样正在发亮的某个白色的节点旁边不停摇晃:“这个名字应该没错

吧?”

“……”

“看来我念对了。” 没有回答段青的问题,盟主和他身边的黑衣玩家们纷纷闭着嘴巴,但段青似乎从他们——尤其是盟主——脸上的表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那再度响起的回荡声里也带上了几分得意:“哈,看来我还是有一些文字研究的才能嘛,尤其是当这些鬼画符一样的东西和我研究的符文魔法非常相像的时候……唔,让我看

看。”

“这个第一星辰,名字应该叫做拉罕·贝肯鲍尔……然后这个是第二星辰,名字叫做奥利希斯·南丁格尔……”

“阿水!” 中气十足的一声震喝随后出现在盟主的口中,与之相伴的还有流经这片区域的积水连同无数黑衣属下被尽数震飞的景象,周身已经被威势包裹的他此时似乎

也不愿再继续忍耐下去,朝着还在不断吸收着水流和四周魔法导流的巨大海图大声说道:“停止仪式!” “阻止他!”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