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姐夫你抓了这么多大鱼啊。”

迎在院外的秦玉梦接过王向东递过来的水桶一看就惊叫起来,十几条鱼儿让她两眼发光,她已经在琢磨晚上要清蒸还是煎炸了。

王向东把车停回小院返回时,秦玉梦坐在自家的门坎上,水桶放在面前显摆呢,旁边围着的还是那群女孩子。

“爸,你钓到鱼了吗?”闫解娣这时看到闫埠贵也回来了,连忙跑过去问道。

闫埠贵放假后把家人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定量口粮减少了,那就得多想办法啊,于是三大妈每天带着孩子们去郊外挖野菜,院里好多户人家也是这样的,就连秦淮茹也不时的跟去。

闫埠贵自己就每天都拎着鱼竿和水桶去什刹海钓鱼,这么多年的钓鱼经验倒是让他很少空军,每回都有收获,但都是小鱼,不过小鱼再小也是肉啊,这就比别人桌面上多了一道肉菜,也够他引以自豪的。

“嘿嘿,你爸我可是高手啊,瞧瞧,下午收获三条,这条鲫鱼足足有三两重,可以煮一大碗鱼汤了。”闫埠贵把水桶放下得意的应道。

“太小了,他们带回来的都是大鱼啊。”闫解娣这回没有往常那种惊讶佩服的表情了,看了看水桶里的小鱼就嫌弃道。

“呃,谁也去钓鱼啊?”

闫埠贵皱起了眉头,院里还有谁的钓鱼技术能赶上他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闫老师,是东哥带我们去网鱼,瞧瞧,我这条鲤鱼快有两斤了。”

张铁锤已经蹲在家门口杀鱼了,木桶里有三条鱼,他拎起最大的那条示意道,往日里都是他羡慕闫埠贵钓鱼回来,这回总算轮到他显耀一下了。

“雨水,燕子,小芳,你们回家拿个盆子来,一人装一条回去,小美你就没有了,你哥抓得最多。”王向东对着门前的几个女孩说道。

“向东啊,你去哪里抓到这么多大鱼啊?”闫埠贵赶紧走过来看了看,顿时眼冒精光,马上打探起消息来,还有这么好的钓点啊。

“就城外的护城河啊,那边钓鱼的不多,闫老师你可以去试试。”

“护城河啊,有些远。”闫埠贵又纠结上了,那边得骑车过去,要是钓不到鱼,那很吃亏的。

“来,你一条,你也一条,雨水,你多拿一条,给小安定的。”王向东马上给跑回来的三个女孩分鱼了。

“谢谢东哥(东叔)”

孩子们大声说着感谢的话,穿堂边上的胡陈两家大人都站门口,跟王向东拱手道谢,接过激动的跑回来的孩子手里的盆子回屋处理去了。

“向东啊,你这一碗水要端平呀,前院好像还有我家没分到鱼儿吧。”闫埠贵见自己都站在这里有一阵子了,也没见王向东说分他一条,顿时就不爽了。

“闫老师,你那桶里不是有鱼吗,怎么还惦记到我这边啊,再说了,你不是不食嗟来之食嘛,我可不敢拿鱼给你,怕落了你的脸面。”王向东可不惯着他,马上回击道。

“是啊,闫老师,平时也没见你钓到鱼回来给邻居们分分啊,怎么别人抓到鱼儿就得分你呀。”张铁柱接过张铁锤杀好的鱼儿准备进屋,听到两人对话后也插嘴说道。

“算了算了,我不就问一下吧,不给就不给,说那么多干嘛。”闫埠贵老脸一红,嘀咕了一句后转身回家去。

“呸,真不要脸。”秦玉梦小声的啐了一口。

“小妹,不许多嘴,现在剩下的就交给你了,都杀了,然后你说该怎么处理?”王向东敲了秦玉梦脑袋一下后问道。

“姐,姐夫又敲我脑袋了。”秦玉梦马上告状。

“该,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能多嘴,赶紧说,你姐夫问你话呢。”

“姐,我先杀一条晚上清蒸了吃,剩下的就腌制起来。”秦玉梦已经想好了。

“腌鱼需要哪些材料啊?”王向东还真没见过。

“只要盐巴就行,要是有花椒粉那味道就更好了,我姐知道的。”秦玉梦应道。

“花椒粉啊,我记得有,我去找找。”

既然想要做当然要味道好的喽,王向东马上去橱柜里翻找,拿空的罐头瓶装了大半瓶,当然是从空间里转移出来的。

还有十几条鱼儿,王向东不好意思袖手旁观,也上手杀鱼,刮鳞去鳃,掏去内脏,洗净备着。

秦玉梦就把盐巴和花椒粉混合起来,仔细的涂抹在鱼儿全身内外,找来一个布袋,把鱼儿放进去,再找来几块砖头压在上面,说要把鱼肉中的水分去除掉,到明天就要把鱼儿撑开挂在外头晾晒,这样就能保存长久了。

“哪用得着保存多久啊,没几天也吃完了。”王向东笑道。

“姐夫,你可不能这样大手大脚的,得像对面闫老师那样精打细算。。。。。。”秦玉梦唠叨上了。

“你居然敢说教起我来啦,赶紧做饭去。”王向东忍不住又是一个爆栗过去,秦玉梦灵活的闪开后笑着跑进厨房。

一时间前院满是鱼香飘荡,闫家也有鱼香,只不过鱼儿小了点罢了。

中院的贾家又被两边的鱼香夹攻了,棒梗又又哭闹起来,贾张氏看着桌面上的窝窝头和萝卜咸菜,还有一碗野菜汤,连筷子都不想拿了。

“东旭啊,你师父家也煮鱼汤了,怎么不见他送一碗过来啊。”等半天了也没动静,贾张氏忍不住问道,以往只要棒梗一哭闹,易忠海都会拿好吃的过来安慰一下的。

“现在师父有了小安定,哪还顾得上咱们啊。”贾东旭撇嘴应道。

“那咱们也不能干等着,东旭,你过去讨一碗鱼汤来,别饿坏了我的乖孙。”

“我不去,要去你去。”

“我这么大的人能去吗?啊,我不要脸啊,秦淮茹,你拿个碗过去,快点,别等会都吃完了。”贾张氏只能使唤儿媳妇了。

“我,好吧。”秦淮茹看了眼低着头不说话的男人,再看了看还在干嚎的儿子,无奈的起身出门了。

易忠海老两口正开心的喂小安定吃鱼呢,一个在仔细的挑着鱼肉,一个拿着汤勺喂汤,听到敲门声后两人都皱起了眉头,易忠海叹了口气后过去开门了。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