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凌平对扎克伯格的感观,其实还挺复杂的。

这哥们儿去年在哈佛校友会上,结识了一个叫陈慧娴的华裔女孩,双方迅速陷入热恋。

没错,就是网上被人说长的像扎克伯格他妈那个。

扎克伯格也因此,时常不被世人理解。

毕竟换成任何一个亿万富翁,不说三妻四妾,至少也绝不可能看上这样一位出身底层的灰姑娘。

凌平不禁想到了国内的东子,这家伙前世就爱说自己脸盲,分不清漂亮还是不漂亮,但还是能在茫茫人海中选中了奶茶妹妹。

要是这逼和扎克伯格换个位置,你看他能亲的下嘴不?

如果说扎克伯格只是为了营造一种专一的人设,那他完全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毕竟几千亿的身价不是说着玩的。

但这家伙偏偏真就和人走进了婚姻殿堂,还生育了两个孩子。

不仅如此,除了在择偶上的迷惑操作外,扎克伯格个人的世俗**还极低,生活过得极其俭朴。

不仅不追求享受,甚至在某些物质方面,连美国的中产都不如。

这也是他经常被人说是机器人的原因,因为只有机器人才没有**,眼中只有工作!

凌平记得10年的时候,这货会带着女友首次访华,并会见了一众互联网大佬。

此后几年,他又四度造访,姿态摆的极高,不仅在清华大学演讲,还和马爸爸对话。

最离谱的是,领着一帮人顶着雾霾天在**前跑步……活脱脱一副亲华模样。

为的是什么?

还不就是想让Facebook进入大陆市场。

但是中国方面也不是吃素的,你要进来可以,前提是数据必须被政府监管!

这当然是不可能地,所以冲击中国市场失败。

扎克伯格那时的心理状态大概是:我特么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居然说我只是一条舔狗?

于是自此之后,扎克伯格彻底黑化,然后各种抹黑、攻击中国,成了美国的**急先锋。

其实也不怪扎克伯格破防,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Facebook面临着许多和中国互联网企业一样的问题。

比如用户老化、新用户流失、同行竞争、数据安全……等等。

甚至最离谱的还被指介入美国大选,协助川普登基。

一段时间里,Facebook被民主党人整的欲仙欲死,直到交了几十亿美金的投名状,才算是撑过了一劫。

但Facebook面临的困境远不止于此。

在解决了外部危机之后,他又开始推行新的“全球加密货币”业务,但是雷声大,雨点小,最终项目还是走向了破产。

再之后,扎克伯格选择用元宇宙来为公司转型,甚至连公司名都改了,可以说说直接梭哈。

过两年再看,似乎也并不成功。

元宇宙更像是美国科技领域炒作起来的一个概念,收割全球用的。

未来有没有前景不知道,但短期内恐怕不会有多少作为。

不过现在的Facebook还没有遇到这些问题,依旧是一家朝气蓬勃的企业。

所以哪怕扎克伯格有许多的小心思,也还是放在了尺度之内。

于是半个小时后。

“要我入股Facebook?”

凌平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了,声调都不禁拔高了许多。

卧槽,今天不是愚人节啊?

怎么一天天尽有人来跟我开玩笑?

扎克伯格赶紧瞟了一眼门口,生怕被旁人听到,赶紧提醒道:“凌,请小声一点!”

“哦……哦……”

凌平又慢悠悠地坐下,歉然一笑:“不好意思,扎克,我有些失态了!”

“没关系的,凌!”

扎克伯格面上露出一些羞涩:“是我的请求太冒昧了。”

凌平目露异色,顿了顿,不由问道:“说实话,扎克,你的这个提议确实让我没有准备。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吗?”

扎克伯格嘴巴动了动,叹了口气,道:“好吧,凌先生,其实这件事说出来挺让人难堪的。但我既然向你请求帮助,自然也不该瞒着你……”

于是在之后的半个小时里,扎克伯格直接化身起祥林嫂,控诉起了自己的合伙人萨维林。

他将对方形容为一个专横、霸道、自私、傲慢的小人,而自己则成为了整个故事中,那个被狠狠迫害的主角。

当然,这个话凌平肯定是不会尽信的,他前世并没有深入了解过Facebook的发展史,但也从对方三言两语的陈述中,听出来高层创始人不和的信息。

这种事情在国内也很常见,毕竟合伙的生意最难做,人多了就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

像扎克伯格这种已经算比较温和的斗争了,后世投毒、杀人的一大把,真就突出一个朴实无华。

“呃……”

听完扎克伯格的陈述,凌平有些沉默,要是没有见过美利坚后世的一些抽象操作,他可能真的会有些动心。

毕竟这可是Facebook,常年排在全球公司市值前五的存在啊!

不过转念一想,虽然有风险,但如果微操一番,趁现在抄底Facebook,长线持有超过10年,收益那不得是腾讯的几十倍?

想想以后自己如果有了孩子,别人一问你爸多有钱?

他直接来一句“我爸是Facebook的股东”,卧槽,资本家的心,突然就开始跳起来了!

扎克伯格见凌平不为所动,心里也急,赶紧加码道:“凌,Facebook已经攻占了美国的整个西海岸,服务用户超过两百万,且以大学生居多!”

“这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平台,得年轻人者得天下,将来他一定会干掉所有对手,统治即时通讯领域。”

他情真意切地说道:“凌,相信我,Facebook绝对能给你想要的回报的!”

凌平开始表演,佯装感动道:“扎克,我从未怀疑过!”但紧接着,他便试探道:“可是扎克,你的股东会同意你这么做吗?”

“我已经说服了大部分股东,凌!”

扎克伯格认真道:“我将在特拉维州成立一家新公司,然后引入凌你成为新公司股东,到时候再绕开萨维林,发起对Facebook的收购,然后大量派发新股,逐步稀释萨维林的股权……”

“...“啧啧……”

听着扎克伯格的计划,凌平不禁咂吧了下嘴,好小子,你特娘是早有预谋啊!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凌平问。

既然是白给自己送钱,凌平没有拒绝的道理。

不仅不能拒绝,甚至还要主动为对方分忧,不然这钱拿的太亏心。

扎克伯格一听凌平问起,立刻来了精神,他知道凌平动心了,因此十分积极地说道:“首先是资金支持!”

凌平眉毛一挑,便听对方开口说道:“今年九月份,Facebook拿到一笔50万美金的天使投资 ,占了公司10%的股权。但是现在Facebook的用户数已经再次增长了几十万,价值有了巨大差异,所以……凌,如果你愿意为新公司注资,我可以做主,50万美金,转让你5%的股份!”

凌平想了想,举起一根手指,缓缓说道::“100万,10%!”

“凌,你这会让我很难做!”扎克伯格坚定的摇头:“我必须为后续融资留够足够的期权,否则会影响整个公司的发展战略。”

“是这样吗?”

凌平笑了笑,道:“这样吧,扎克,我也不为难你,你去跟你天使轮的股东说,我愿意溢价四倍收购他们手中的股权。只要你能够做到,我保证全力捧你做话事人!”

“他们恐怕不会同意!”扎克伯格有些为难地摇头。

凌平嗤笑一声:“两个月翻四倍,除了赌博和贩毒,我想不到还有什么项目能有这样的回报率,他们有什么不乐意的?”

“凌,这个你就不用再说了!”扎克伯格摇了摇头,道:“我了解彼得的为人,他向来注重价值投资,是绝不可能将股份卖给你的!”

“好吧!”

凌平摩挲了几下下巴,有些遗憾道:“可是扎克,5%的话就让我就有些为难了。壹心的董事会恐怕也不会同意的,更何况Facebook现在在美国的市占率也才排到第三……”

“凌!”

扎克伯格有些急道:“请你相信我,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诚意了。”

“我当然知道,扎克……别激动!”

凌平摆手道:“可我也必须为董事会负责……”

扎克伯格一咬牙:“要不这样吧,凌,我私人再转让给你5%,但你必须按两百万美元收购,如果还不同意,就当我今天没有和你提过这些话。”

“成交!”

凌平笑着伸出了手。

扎克伯格与他相握,额头冒出细汗,笑容也有些勉强。

他实在没有想到,凌平会比想象中更加难缠。

他现在已经有些反悔了,也不知道引入凌平的做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现如今,他也只能祈祷凌平的中国国籍,可以在关键时刻起到反制的作用!

“希望美国商务部可以给力一点,大不了以后多给一些经济补偿吧!”扎克伯格已经在想日后回购股权的事了。

“凌,我不得不提醒你,一旦转让给你5%的股份,我就不能保证对萨维林的股权优势,所以我们必须签一个行动一致守则,以确保我能掌控这家公司……”

“当然!”

凌平贯彻有奶便是娘的原则,笑着说道:“以后谁敢反你,我凌平第一个不同意!”

刘茜茜在一旁直撇嘴,她太了解凌平了。

这家伙只有占到大便宜时,才会露出这种坏笑。

她突然有点儿可怜起扎克伯格了,日后恐怕得在凌平身上栽个大跟头。

聊完了股权分配,扎克伯格终于问起了自己关心的话题。

“凌,我还想和你了解一下,如果Facebook想进入中国市场,你有什么建议么?”

我能有什么建议?

当然是跟着上面走呗!

只不过你的美国爹未必会同意!

凌平坐在沙发上,喝着美式咖啡,笑而不语。

扎克伯格道:“凌,如果你能帮助Facebook进入中国市场,相信在面对其他股东时,也能更具有说服力。”

“这样啊!”

凌平想了想,笑道:“现在说这些太早了,等你这边开发完美国市场再说吧!”

扎克伯格只当对方答应了,不过是想拿这个条件来要更多的好处,所以他也不急。

毕竟大家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他不怕凌平不为这件事尽心。

扎克伯格谈兴很浓,干脆换了个话题,问道:“凌,我听说你在中国也投资了一款社交产品,它是怎样的呢?”

“你知道icq吗?”

“微软的?”

“没错!”

扎克伯格撇撇嘴,瞬间失去了兴趣。

他更看重Facebook这种以图像、视频、文字为载体的兴趣社交模式,Icq那种以功能聊天为主的即时通讯,在他眼中就是纯落后的产品。

这一下,他对进入中国市场更加有信心了。

凌平要是知道他的想法,估计得笑死。

腾讯是什么货色啊?抄死你算球!

等到明年上线qq空间,中国市场怕是再没Facebook什么事了。

用过午饭,凌平一行离开,双方又私下沟通了几次。

当然对外公布的是无偿授权《attention》的表演视频在Facebook上面使用,私底下的交易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双方又一次在小楼前握手,照相机咔咔咔地拍。

两个大忽悠相视而笑,都觉得自己占到了大便宜。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大家都有美好未来!

……

当天晚上,杨天真落地洛杉矶,身后还跟着四个法务助理。

“我需要立刻见到那位艾莉森!”这是风尘仆仆的杨天真,见到凌平后的第一句话。

如今她身为凌平的经纪人,早已经没了从前的畏缩之态,反而充满了气势,越发有了未来女强人的模样。

凌平点点头:“好,我来替你约!”但接着又提醒:“她的背景有些复杂,你应该知道吧?”

杨天真点点头,低头审阅起凌平最近签的合同,缓缓说道:“来时周总已经跟我说了,不过换个角度讲,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咱们的出海算说迈出了第一步!”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