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阁小说网 >  穿越之忘红尘 >   1

天山,悬崖边上,白雪皑皑,天地间唯只剩白色。凛冽的寒风放肆的吹拂,稀少的植物,冰冷刺骨的恶劣环境甚至感觉不到希望的存在。

白色连衣裙,飘散的黑发,行行清泪,绝色女子迎风而立,她穿得不多,在如此的寒冷温度下,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清凉到了极点,然而她没有发抖,没有蜷缩,她只是目望着悬崖下,毫无血色的脸庞。嘴唇布满了风雪和绝望的泪冰。

白色,同样的是白色,充满消毒水的医院,白色的医生服,护士服在她的眼前穿梭,生命之灯亮起。五岁的洛晨,像是被世人所遗忘,静静坐在长椅上,与匆促忙乱的周遭形成对比。木然的大眼里像是被惊吓过度,以至于失去各种反应能力,不哭不笑,不吵不闹;感受得到那惊恐到几乎昏厥的力道,她呆呆的看着身上的粉红色公主裙,还有些刺眼的血红,额头上似乎还有点隐隐作痛,身边椅子上是那已经不成形的小书包。是昨天妈妈带着她去百货商场买的,由于爸爸说她要去上学了

意外,总是猝不及防的到来,夹杂著难以承受的哀恸敲击出伤心的音符

就这样,再幸福的家庭都逃不过死神的召唤那一天,她成了孤儿

童年是怎样的艰辛,她都一一的熬了过来,在孤儿院里,她总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孩子,然而却始终有一个人陪在她的身边,不言不语,只是站在她的身边,在她夜晚作噩梦的时候紧紧的拥着她至到天明,当这样温暖的怀抱成为她的专属之后,她失去父母的痛才慢慢的散开来,惭惭的不再像毒蛇般吞噬她的心脏,在她的脸上也终于扬起灿烂的笑容

白色,又是白色,一样白色的医院,穿着白色衣服的医生和护士在她的身边穿梭,她仍然静静的坐在那,二十二岁生日的这一天,她依然被世人遗忘,然而这一次躺在手术室里急救的男人却是几个小时之前向她求婚的爱人,车祸再一次将鲜血染上她洁白的长裙

她不言不语,脑海里一幕幕回荡的是他温柔的守护,他贴心墓鼗常娉系陌担t坏某涨椋凰k保冢奘保冢蘩砣质保冢朔芸氖保故窃凇3に笪逅甑乃疵魑蛳铝艘惶赘呒豆3谒笱П弦档恼庖惶欤谒盏恼庖惶欤渲柑捉奈廾福咀潘墓槭簦叛镒哦运陌怠?br

可是再深情的爱都逃不过死神的阻挡,她和他,阴阳相隔,曾经以为伸手可触的幸福再一次从她的指缝中溜走,他闭眼前的一声声爱恋成了她心中永远的痛,终于,她无法承受了

看着墓碑上他的笑脸,父母的容颜,她痛哭失声,她的家,她的爱都冷冰冰的躺在了这三尺黄土下面,她怎能甘心,她又怎么能不伤心

全身都痛,锥心刺骨的痛,心痛,头痛,到处都痛,她抚着心跳过速的胸口,呼吸错乱,然而手指在碰到那一方白玉的时候,痛苦似乎都散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墓园的,她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了这片洁白的土地上,手掌上放着的是那洁白的玉佩,回忆紧紧的揪着她的心,突然胸口又是一疼,一股热潮在喉咙中破茧而出红色的鲜血与洁白的玉混在一起,连地上白雪上都滴着红血,这个画面多么的凄凉,还仿佛在嘲讽着她,洛晨二十二年悲惨的生命

“唉,万般皆是命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后的不远处出现了另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不知是活在古代还是现代的人,银白的头发,银白的长胡,银白的长衫,与白雪混为一起,他怜惜的望着洛晨,眼中是一种无奈却又认命的神色

洛晨看了看玉佩,再望了望他,突然间母亲的遗言让她明白老人的身份,只是唇际的红血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凄凉,她轻轻的开口,声音极其微弱:“你就是妈妈说的那个高人,对不对?”

“是的,孩子跟我来吧!”终究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唉!微微的叹息。

“你是说,我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人?”天哪!这是不是天方夜谭啊,她居然不是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该死的居然还是什么古代人,这老头,疯了不?

“二十二年前,也就是你出生的那一刻,我观天象,发现有异,我掐指一算,明白时空出现了意外。你的父母命中注定是无子无女的,竟然生下了你,由此可见你就是那时空转换的一个意外,你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如果被强留,会发生一连串不好的事情。我找到你的母亲希望能将你送返回去。可是你双亲死活不肯答应,即使我告诉他将来,你的存在会有一次次的血光之灾,他们爱女深切,仍然没有答应,我只得留下玉佩,盼望有一天你来找我,我能够引导你回去属于你的时代。”老人忍不住的叹息,是命啊,命运啊,唉,唉!

原来,他真的就是妈妈口中的那个高人,可是她不属于这个时代,那是属于哪个时代呢?洛晨听闻是惊奇不已,这太不可思议了!然而这一切都不是令她震撼的,最震撼的是她竟然就是害死父母和爱人的凶手,是她的存在,让他们丧失了生命她无法说清楚心中的感受,望着手中的血玉,怔怔的开不了口。久久之后,她终于相信,这个世界上终有些说不清楚的事情存在,不管是多么的令人意外:“那么你一定要送我回去,对吗?”

“是的,你愿意吗?可还有留恋的人和物?”老人赞赏的看着这个孩子,眼前这个女子非常的聪慧,短短几语居然就相信了,没有怀疑,有的只是暂时的无法接受而已。只是她眼底的悲伤,他却是无能为力了,一切皆是命啊!

“我”是啊,父母与爱人的离世,她本就痛不欲生,没了再次活下去的信心,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了,这个世界里只剩伤心,已经无法再快乐的生活下去了,既然如此,去另一个时代也未尝不可,不是吗?

“告诉我,他们真的是由于我才才”她颤抖着开口,却始终说不出死那个字,她的一切都由于这一个字天翻地覆

“孩子,这跟你没有关系这是他们的命,身为你的守护者这是必然的。”老人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开口,他很想减淡她心里的痛,但是这一切已经发生,他真的无能为力。

“命我不要他们的守护,我不想要,如果可以,我宁愿用我的命换回他们的,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心好痛,好痛,去他的守护,没了他们,她活着怎能快乐,怎能幸福!懊死的,谁要他们的守护了,天哪,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傻孩子”他想说,孩子这是命运的安排,你无法违抗,可是眼前这个孩子这般的伤心,这般的绝望,他怎能再忍心告诉她,她的这副身体也已经到了尽头呢?

“啊”大声的叫喊着,她想要喊出心中的痛,泪中的伤,却使得一口口的鲜血从嘴里喷洒而出,那醒目的鲜红,令人头皮发疼,眼眶发酸

老人迅速的握着她的手,将一颗藥丸塞进她的嘴里,瞬间的黑暗过后,她再次悠悠醒转开来,这一刹那,她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她告诉自己,她要回去,她要重新活一回

“我还能撑几天?”虽不识藥理,不懂医道,可她的心中已经明白,她在这个时代或许要结束了但是她还有另一个时代的生命,不是吗?

“傻孩子呀三天之后,月圆之夜,我送你回去。”这个孩子这般的聪慧,只是苦了她了

“我可以知道我回去之后的一些基本资料吗?”既然决定重新活一回,她便不再难过,她靠在椅背上,思绪仍然是停留在那一个白色却无情的医院里,在那里,她失去的太多了

“你想如何?”她这么一问,老人觉得有些疑惑,她似乎还有什么要求。

“如果可以,请给我五岁的身体,孤儿的身份,平凡的容貌,一个懂武,懂医,懂毒的收养人家。”她怔怔的开口,她不想再要别人来守护自己,幼小的年龄可以让她学到一切本领,平凡的容颜可以让她无顾忌的在古代成长,那样完美的收养人可以让她拥有重新活一回的资本

“好我答应你”风雨过后才能见彩虹不是吗?重生的她需要重生的勇气!

三日之后“洛晨,这个玉佩留你给,它拥有特别的作用。而我也照你的要求将你命中的相貌改变,你将是一个平凡到极点的女子。虽然你不问这是哪个时代,我仍然要告诉你,这是历史上并不存在的天洛王朝,你本该是王朝的公主,在二十二年前本就应该出生,可是命运使然。现在这个五岁的身体仍然是属于你在古代的身体,名字也跟你现代的名字一样叫做洛晨。只是你却要求是孤女的身份,而你在这个时代又并非孤女,而我也找不跟跟你磁场相吻合的身体,于是我从王朝中将你抱出,那么,你在这个时代就不能再用这个名字了,一个小时之后,你所要求的人会收养你,从此之后,你将会照着你自己的方式生活下去,只要你不进王宫,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已经失踪的公主就是你。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不管怎么样,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他们的生命不能白白的付出,他们多年的守护不能失去意义,知道吗?”耳边隐隐约约响起那个老人的声音,洛晨小小的身子昏迷在另一片白色的雪地上,她知道她的灵魂依附在了另一具磁场相近的身体中。意识的模糊中,过了不多久,她似乎感觉到有人抱起她,迎风而去。只是她想着,不能叫洛晨,就叫忘尘吧!忘记前生所有的一切红尘!是的,从今天开始,她就是忘尘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忘尘了!

清晨,鸟啼,花香,高耸的丛林深处有一栋绝世而立的小竹屋,左边房屋里床塌上的人儿睁开了眼,小小的身子离开了房间,她揉了揉眼睛,微微吐出一个哈欠,往一边的厨房走去。枭枭炊烟不一会儿在烟筒中升起,随着微风飘荡。

不一会儿,淡淡的粥香味袭来,只见她洗漱完毕之后,端上一盆水往右边走去,来到一间房门前停下了脚步,小手轻轻的敲动房门:“师父。”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她端起水盆便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极其普通的房间,没有上好的家具,一桌一椅,都是竹子所制,连床都是,一边的桌前,坐着一个温和的男子,就是她口中的师父,苍无。看起来大概约四十来岁,一身不凡的气质让他看起来像个得道之人,算不上特别俊帅,却也是个相貌不一般的男子了。

“尘儿,你怎么起这么早?昨晚深夜才睡,今日应该要多歇息才是。”男子温柔的看着眼前这个名叫做尘儿的孩子,脸上散发着柔和的笑意,话语里透露着丝丝关怀。

“师父,尘儿没事的,你先梳洗一下,呆会我们就吃早餐,今天喝粥,是师父的最爱呢!”小小的身子又立马的跑了出去,让他心里一阵阵的怜惜。

这孩子在他的身边已经有五年了,虽然只有十岁,可是他总觉得,她过于懂事了。他很清楚的记得,当她醒来时,他问她名字的时候,她滴医型荆撕斐臼钡牡睿且豢蹋坪跄芨芯醯玫剿谛牡耐闯2盼逅甑暮19拥牧成暇褂凶挪环纤昙偷那樾鳎趺茨懿涣В惶郯?br

这五年来,不是他照顾她,居然是小小年纪的她来伺候他的生活,而且他想要反对,都会被她义正言辞的说服,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觉得自己成了虐待孩幼童的人,可是她的坚持,他居然没办法。久而久之,也任她去了。可是他总是会怀疑,一日三餐,洗衣做饭,学武,看书,采藥,她无分身之术,哪来的精神支持她这般努力呢?特别是她学武,学医的那一股坚定的劲,他更是迷惑不解,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她是聪明的,更是体贴懂事的一个孩子。

她是忘尘,现代穿越而来的洛晨,在无子山上已经度过了五个年头,这些日子,她努力的吸收着来自师父所教的一切,现在的她虽无法跟一些武林高手相比,却也没有多少人能够伤害到她,再加上她的医术和毒术,她游走江湖都不会有问题。出于对师父收养的恩情,她尽心尽力的照顾他,即使,她仍未长大。

“师父,今天我要下山一趟。”突然间,喝粥的忘尘出声了,提了一个她从未涉及的话题。

“你要下山?有什么事吗?”在山上这么些年,她从未要求过,甚至有好几次想要带她出去玩,她都不曾下山过,苍无不免觉得有些奇怪。

“我就是想下山买点东西,没什么大事。师父不用担心。”忘尘微笑着看着师父,对于他眼里的关心,她很受用。

“好。需要多少钱?”虽然两师徒与世隔绝,但是苍无仍然留有一些银两,供两人的生活用品的基本开销。

“嗯,师父,随便给点吧。您最好先告诉一下徒儿一些常用东西的价钱,我不懂。”忘尘哪里知道古代钱的用法啦,毕竟之前可都是刷卡的她哪知道这里的钱是怎样用的!

“好是这样的”苍无望着一脸迷茫的徒弟,笑出声来,想想也对,那时候昏迷在路边的她才五岁,哪里用过钱,他耐心的一点点说清楚

洗好碗,烧好水,泡了一壶茶之后,忘尘拿着师父给她的五两银子下了山,运用轻功,她很快的就到了山脚下,师父说过,山脚下的不远处就是镇子,她收好钱,收好轻功。徒步往前走去,只是心底却还在想,需要给那么多钱给她吗?

不知道这是什么镇,只是今天也是格外的热闹,远远的就听见小贩们的吆喝声,忘尘慢慢的往前走着,这是她来到古代的第一次逛街呢!是要好好看看!其实古代跟现代差不多,所售的商品也都是些关于衣食住行相关的东西。身体十岁,灵魂却早已经成熟的忘尘自然不是来玩的,只见她的眼光始终往那些衣衫破烂,满脸肮脏的小叫花子看去,只是她的眉越来越皱,似乎没看到满意的,再看她的唇,居然微有些翘,像要不到糖吃的委屈。只是可惜了她现代的花容月貌,现在的她,却是个平凡到极点的小孩子,唉,这也是她要求的不是吗?

逛了许久,她终于有些累了,在一个小吃摊下坐了下来,而老板却是怔怔的看着这位小彼客。

“老板叔叔,麻烦你给我一碗馄饨。谢谢。”抬起笑脸,刻意忽视掉眼前男人看到她的迷惑,忘尘主动的开口。

“好,小姑娘,你等等啊,马上就来。”虽然没有见到过小孩子单独来光顾过他的小吃摊,但他还是立马的回过神来。

唉,古代就是古代,当然不知道,在现代十岁的小女孩出去吃饭逛街是相当正常的事情,忘尘在心里喃喃道。

 ...p; “小姑娘,你慢慢吃啊!”很快的,一碗香气逼人的馄饨便送到了忘尘的面前。

拿着筷子,慢慢的将一个个馄饨往肚子里塞,正吃着开心呢,前面不远处却传来一阵吵闹声。

“小叫花子,敢偷我的东西,我打死你。”忘尘望过去,发现两个瘦小的男孩被打倒地,脸上身上都有着不少的伤痕,可是显然的,那两个男孩并不认输,仍旧叫着。

“我们没有。”虽然已经被打得很惨,但是两个男孩仍旧扑上去与比他大上许多的男子扭打着。

“我亲眼看见的,你想抵赖?看我不教训你。”高大的男人一身质地不错的衣裳,应该是有些小钱人家的少爷,只是用得着如此对待两个手无寸铁的孩子吗?在他伸手狠狠打向孩子头的时候,一根筷子准确无误的击中的他的手臂。

“啊。谁打我谁?”男人握着发麻的手,凶狠的目光往四周扫去。

“我。”看样子是没有心情吃下去了,为了不连累已经开始害怕的摊主,忘尘只好付了钱,丢下未吃完的馄饨往男人的方向走去。

“你?小丫头,你开玩笑的吧!”就这小丫头片子,哪来的本事?

“是吗?”很快的,围观的人们觉得眼前人影一闪,还未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发现两个原本躺在男人脚下的男孩已经立在那个小姑娘的身后了,再看看,凶狠的男人居然倒在地上狼哭鬼嚎起来,脸上身上居然布满了黑色的疹子。

“啊你个小贱人你敢你”只是他仍然是嘴里不留口德,叫骂个不停。

“不好意思,我就是敢。”似乎是不满意男人所制造出来的噪音,两手一指,点了他的哑穴。

“告诉我,你们多大了?”这两个孩子真是可怜了,瘦得皮包骨似的,还被打得惨不忍睹,真的是令人心里发酸,忘尘老气横秋的问道,似乎她忘记了,此刻的她也不过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我十岁,他是我的弟弟,九岁。”其中的一个男孩对着救了他们的忘尘轻轻说道。

“呀,你跟我一样大,你们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吗?”拍了拍两个人身上的灰尘,忘尘心中有了主意,脸上笑得是特别的灿烂,只是那笑意中似乎别有含意。

“我叫小海,他叫小泉。我们住在城外的庙里。庙里还有两个妹妹。”虽然不明白眼前这个像似姐姐的人问他们这些做什么,但是他还是一五一十的答了。

“好,带我去庙里。”呀,刚好四个人,岂不是?忘尘笑开了花。只是她是不是忘记了还有一个男人被她整得还倒在路边?

“啊”小海跟小泉就被忘尘硬拉着往前面走去,只是他们在经过一家包子铺的时候露出一种快要流口水的表情。“想吃吗?”唉,这么瘦,想是讨不到什么能吃的东西吧。

“弟弟和妹妹两天没吃了”这时候,小海的声音小了下去,似乎还带着一些自责。

“老板,给我十个大肉包子。”小海的模样让忘尘心酸不已,冲着老板就喊出声来。

“来,快吃吧。”把包子塞进两兄弟的怀中,督促他们吃东西。

“我想留给妹妹明天吃?”明明已经饿得快要昏倒了,可是男孩仍然是不肯去咬上一口,他拿出一个塞给弟,剩下的包好,大有一副收藏起来的感觉。

“吃吧,明天,后天,以后,你们会一直有东西吃的。”听着小海的语,看着他的模样,忘尘觉得好难过。她拿出一个包子,放在小海的嘴边,轻轻说出一句承诺。

“真的吗?”小海希望的问道。

“愿意跟我走吗?把以后的日子都交给我,或许会很辛苦,但是,我保证你和你的弟妹一定不再饿肚子,受人欺负了。但是以后,你们都得听我的,这样,愿意跟我走吗?”走到一个安静的巷子前,忘尘正色的说道。

“我们愿意。”小海怔怔的望着这个说是跟她一样大的女孩,看着她眼里的真诚,他应承了,由于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她不会伤害他们。他小小的心灵永远的烙下了这一幕,永远记得,在这一天,他和弟。妹的人生有了另一番变化。

“我叫忘尘,今年十岁,比小海大上几个月。听小海说你们没有姓,那么从今以后你们就叫洛海,洛泉,洛梅,洛莲,我们以兄妹相处,你们可以叫我姐姐。好不好?”回山的路上,忘尘知晓了小海四人的身世,他们都是孤儿,没有血缘关系,却仍然有着亲兄妹般的感情,她将名字为他们取好,带她们上山,由于她的未来跟这四人密不可分。

“好。从今天开始,我们四人将随姐姐终生,直死方休。”小海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他感动着忘尘的好心与善良,他也有着自己的原则,虽然他也才十岁。

“不用那么严重,有一天,你们想离开了,我也不会反对。只要你们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也就满足了。”忘尘看着一双双直视着她亮晶晶的眼睛,心里好温暖,这是她的亲人了!

“尘儿,你这是?”还未到屋前,苍无就已经迎出来,只是当他看到忘尘身后的四个孩子时,不解,相当不解徒弟是去买东西,可没说是买人哪!

“师父,他们都是孤儿,尘儿看怪可怜的,所以就带了回来,没有事先得到师父的同意,请师父原谅。”忘尘半跪在屋前,乞求似的望向疼爱她的苍无。

“傻孩子,快起来,你这么善良,师父又怎会责怪于你,既然带回来了,就住下吧。”苍无忙不跌的扶起跪在他面前的忘尘,心里发酸,这孩子,唉!

“谢师父。师父,那你可以教他们识字,学武吗?”忘尘眨着期待的双眼望向苍无

“当然可以,你先去收拾一下那一间没用的房间,让这小男孩住下,这两个女孩就跟你一个房间吧。”怜爱的望着眼前这四个孩子,苍无觉得自己有必要扶养他们长大,这是他的责任。

“洛海,洛泉,从今天开始,你们每天都要认真的跟随师父看书,识字,学武,两年一次下山半年学习一些必须之技,能不能成功,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告诉我,能做到吗?”将一张写得满满的大纸放在房间的大桌上,忘尘开始了她的培养计划。

“我们一定会做到。”虽然现在不知道上面写了些什么,但是洛海深信,他们可以。

“洛梅,洛莲,你们跟小海,小泉一样,看书,识字,学武,特别要将轻功学好,也是每两年一次,下山半年学习上面我所写的东西,告诉我,你们可以吗?”怎么感觉这个忘尘心里都有着一套独特的计划,至于是什么,暂时可能还真想不到。

“我们可以。”洛梅跟洛莲迅速的答应,即使她们同样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好,我们一起努力吧!”五个人,五颗心,这一刻,一齐努力。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眼,八年的时间过去了,不知不觉,忘尘在这个时代已经呆了十三年,此时她正呆在丛林深处的山洞里研究藥草,十八岁的她跟小时候的相貌没有多大变化,仍旧是那平凡到极点的容貌,一身中性打扮的她看起来倒比较像个书生少年,只是个子倒长高了不少,而那双幽黑的大眼里盛满了智慧,全身散发着一股非同寻常的气质。

“姐,我们回来了。”突然,宁静的空气中响起了男女混合的声音,显得特别的响亮。

“终于回来了,累不累?”忘尘闻言立马跑出了洞口,微笑的望着四人,话语里是满满的关心。

“姐,不用了,我们不累。在竹屋找不到你,就知道你在这里。”洛海开心的说着,语气是理所当然的认为,十八岁的他倒是变化很大。比忘尘还高上一个头的他,浓眉大眼,强壮的身子,由于练武的关系,手上的肌肉结实有力。虽然算不上特别的帅气,但有着另一番滋味。

“姐,你吃饭了吗?”在洛海身边的洛泉淡淡的开口了,他与洛海差不多高,只是略微白些,看起来有些书生之气,有些瘦弱的身子让他的书生之气更加浓厚,剑眉,星目,有型的脸庞,相当吸引眼球,是白马王子的不二人选。

“嗯吃了!”忘尘避开洛泉的直视,小声的说道,若说她有什么畏惧的,那便是洛泉了,洛泉总是能够轻易看破她的心思,别看他平时少言少语,可是他一旦开口便是一鸣惊人。

“姐,骗人。”另一边的洛梅与洛莲异口同声的说道。十六岁的年纪,如花似玉的岁月,两人也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清妍秀丽,典型的小家碧玉型美人。

“吃吧!”这时候,洛泉将一直隐藏在身后的食盒打开,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蛋炒饭在忘尘的眼前出现,她欣喜的望着,双手立马的接了过来,坐在石凳上就狼吞虎咽起来。

“唉!”见此景,另外三人全不由自主的叹息,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聪明绝顶,目光长远的忘尘是个超级挑食者,而且又懒,以前师父在的时候还好,天天做饭,可自从师父远游之后,她是越来越懒,除非饿到极点,否则,她的日子都会在这个石洞里度过。

“这里有几颗藥,你们赶紧服下。”吃完饭,从一边的盒子里拿出四个黑色藥丸放到四人的手里。

“这是万能解毒丸,以后不管是任何毒藥,春藥都不会伤害到你们。”忘尘还未解说完,就见到四人已经毫不怀疑的吞了下去,对于他们的信任,她是极其感动的。

“洛海,你们赶紧下去梳洗一番,晚上做些好吃的,我们明天就下山。”是时候了,忘尘在心里想到,望着远处的深山,她知道,这些年的努力就快要看到成果了。

“是。”一眨眼,四人就已经消失在忘尘的眼前,八年的历练,四人的武功都已有成。

四人一走,忘尘眼里的愉悦瞬间淡化下来,她怔怔的望着远处,心中隐隐作痛,即使来到这里好长一段时间了,她仍然无法忘记那血腥的一幕幕,她不知道,此次下山,迎接她的是什么,但是她必须的往前迈进,由于她知道,那撕心裂肺的痛依然没有平息,她重活一回的目标仍未实现。江湖也好,商界也罢,她,忘尘来了!

“洛海,你的厨艺是越来越好了,不知道其他的有没有学好?”将肚子填的七分饱之后,忘尘悠悠的开口说道,她的考试来了!

“姐,吃喝嫖赌,除了嫖,我跟洛泉都已经将其他三样学精。还有,这半年我们在酒楼,布店工作,跟顾客的沟通也不成任何问题。”洛海自信的回答着。

“好,洛泉你的另一项任务呢?”忘尘将目光移向言语较少的洛泉身上。

“已经完成。”果然精简。“海和莲呢?”该轮到两个美女了!

“琴棋书画,女红,厨艺,我们都已经完成。这半年,我在一个妓院里做丫环,八面玲珑的本事,没有问题。”洛梅笑着开口。

“我在一个大户人家负责照顾孩子,对于与孩子的沟通也不成任何问题。”洛莲应答。

“好,这些年辛苦你们了,这杯酒,姐装满感激。”举起酒杯,忘尘微笑着说着,眼里满是感动。这些年,她将一系列的任务交出去,而今天她收获了满满的回报,她怎能不感动?

“姐,我们应该感激你。”同样举起酒杯,洛海等人脸上溢满了感动,连甚少有表情的洛泉都扬起了嘴角,这几年,他们很忙,而忘尘的要求也很苛刻,甚至都有些惊世骇俗,可是,他们仍然义无所顾的去做。不是他们盲目,而是他们始终相信,这个改变他们命运的人有足够的智慧来分辨事非,她那么善良,不会伤害他们,由于他们是一家人。

“我们是一家人。”五双眼睛,五颗心,紧紧相连,由于是一家人。

深夜,忘尘独自做在屋前,月光洒在她的身上,银白亮丽,她仰首凝望天空,神情有些悲凉,似乎那些悲惨的回忆又袭上了她的心上。她掏出在怀中的一颗红色藥丸,呆呆的看着,久久没有转移视线。在山中的十三年,她每天都在努力的学武,学医,学毒,一年前学成之后,师父也放心的远游。这些日子,她研制了许多藥丸,有治伤的,治痛的,解毒的,下毒的而这一颗,她却是几个时辰前才炼制出来。十三年来,她清心寡欲,心如止水,没有什么能令她的情绪特别波动,除了师父与她的四个亲人,其他的人,她不会有一丝的情感在里面。可是,她却仍然没有底。此次下山,踏入王都,她无法肯定有着怎样的变故?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对于亲如兄妹的那四人,她一心要好好的守护,她不能允许由于自己给他们带来一丝的危险。可是,吃下去,真的就能做到吗?“姐。”就在忘尘发呆的时候,洛泉坐到了她的身边。

“泉,怎么还不睡?”迅速的将藥丸隐藏起来,忘尘望向洛泉,微笑道。

“那是什么?”他看到了,那红得像血般的藥丸。

“绝情丹。”知道瞒不过他,也知道瞒不过的只有他,忘尘实话实说。

“作用?”她刚才的神情好凝重,洛泉明白此物非同寻常。

“绝情绝爱。”是的,绝情丹,绝情绝爱。如果吃下去,这一生,她,无情无爱。更不能与任何男子结为夫妻,如果勉强结合,她便会心痛至死。

“姐!”洛泉虽然不懂医,但他也知道此藥的严重性,他惊喊出声。

“没事的。泉。”看着一向很少有表情的浮动的洛泉激动的拉着她的手,忘尘却笑了。

“姐。”一时间,其他三人也都已经出现在她的身边,满心的担忧。

“没事的。没事的。”看着他们仍然像小时候那样围在她的身边,她笑了,没有爱情,不算什么,而且,她已经没了再次爱人的心,不是吗?

这个深夜,无子山上,忘尘和她的兄妹们拥在一起,而那颗让她无情无爱的绝情丹也在不经意间进入了她的口中。只是,未来,不管怎样,她还有他们,不是吗?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