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阁小说网 >  穿越之忘红尘 >   3

“展某十分乐意。”初来乍到,就有落脚之处,何乐而不为?思考一番过后,展旭答应了。

“欢迎加入。”一时兴奋,忘尘竟不自觉的大笑出声来,那无任何距离的灿烂笑容居然让展旭差点失神,他有点无法理解,眼前这个人明明是男子,为何却总给他一种女儿身的错觉?还有自己从未着过任何人的道,为何会轻而易举的中了她的藥?只能说她的道行远在他之上了!

宁静的黑夜,一条人影快如闪电般的飞出一栋院落外,迅速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离洛都不远处的不知名小山村小路上,人烟稀少,此刻却有一人一马在行进之中,突然,缰绳轻勒,马停,人静。马上的人儿一袭黑衣,面纱遮脸,只看得一双灿若星辰的大眼在通黑的天色中凝视,像是等待着什么。

突然,在她的四周出现一群手持大刀的人,并在窜出的同时射出了无数的暗器,目标自然是马上的人儿,从刀上深蓝的颜色不难看出,必定是有剧毒的,怕是见血就封喉。

但是,那又怎么样,马上的人儿跃进,轻松的避过了射向她的暗器,双袖轻轻的几下挥动,暗器照着来时的路飞去,虽然有好几个动作,其实却是一刹间的事情,四周的人群瞬间减少了一大半,而剩下的人双脚也开始发软,怕是他们不曾想到,眼前看似单薄的人居然深藏不露,武功居然如此高深。

“还想打吗?”低沉的嗓音在黑夜中显得特别好听,可是却也是催魂之音。

没有人回答她,由于所有人咬紧了牙再次向她发起进攻,他们似乎看不见倒在地上的死人,怕是不知道自己的结局跟他们是有什么区别!

不,的确是有区别的,由于地上的是死人,但是他们最后却成了活死人,失去了身上所有的武功,双手被废,这跟死人又有何区别?

“杀人者,必自杀。”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黑衣人迅速的飞上马背,就在黑衣人走后不久,这个宁静的小路上又出现了一群人,只不过,当这群人看到非死即伤这样的情景时,一个个的心中疑惑不解。

“是谁帮我们先料理了这些土匪?”人群中为首之人疑惑的说道,他们是洛都的捕头,得知一些杀人抢劫的土匪老巢就在这附近,于是官府便派了一行人来围巢,谁曾想,居然捡了个大大的便宜。

同样是那匹马,同样是那黑衣人,此时天色已经微亮,马蹄声不再如之前的那般急促,缓步而行。而黑衣人似乎偏好于偏僻的小路,这条小路上仍旧是树木丛生,人烟稀少。还未大亮的天色让其有点阴森的感觉。但黑衣人似乎游兴正浓,时不时的停下来研究路旁的一些花花草草,还顺便放进一个小口袋里带走。突然一个树枝绊住了面纱,不经意间,面纱随风飘落,真面目暴露。啊,原来是忘尘,只是,她怎么会在这?而且又是女扮男装?

只是,突然间她的神色凝重,脚步也往一旁的草丛中走去,沿着下坡走了一段路程之后,一个满身都是伤痕的男人出现在她的眼前。忘尘立马上去伸手把脉,很快的,她眉心又舒展开来,还好,人还有救!她望向四周,终于有前方不远处的一处茂密的林中发现有一处山洞。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人扶起,终于好不容易将人扶到马上,她也迅速的骑上马背,不一会儿便来到了的森林深处。她将马拴在一棵隐蔽的大树之后,费力的将人扶下,运气,提升,轻功的辅助之下,过了山涧,很快的便来到了那个背光的山洞里。山洞很大,洞中央的地方居然有一块平地,正好让男从躺上去。

忘尘从怀中拿出一颗藥丸放到男人的嘴里,再拿出随身携带的水袋喂他喝下。从一个包袱中将一件衣服撕碎,拿出几块较小的用水浸湿,将他的伤口清洗一遍,再从身上拿出治伤用的金创藥将男人身上,手上,腿上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伤口全部涂尽,最后用布条绑好。最后,再把脉,探鼻息,终于大功告成,再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

之前由于急于救人并没有仔细看清楚这男人的长相,现在借着外面的亮光才发现这男子长得十分的好看呢!脸色虽然苍白却仍然无损于他的英俊,浓黑的眉毛,紧闭的双眼使得睫毛看起来格外的修长,高挺的鼻梁,饱满的双唇,有型的下巴,个性的脸蛋。身材也是非常好,至少有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胸膛的肌肤也是小麦色的,相当结实。如果放在现在,应该算是一个格外性感的巨星吧!不知道是不是古代的空气好呢,为什么他们的相貌都长得格外帅气呢?忘尘这样想着!只是她看了看男子的打扮,应该是类似于一个首领的模样,手掌上的硬茧可以看得出此人的功夫非常不错,只是他为什么受伤呢?万一救了个大坏蛋,岂不是亏死了!想着想着,忘尘居然睡着了!也是,一个晚上不是杀人,就是救人,又奔波了那么久,能不累吗?

不知不觉两个陌生的人就在这个山洞里睡过去了一天,当满天的晚霞射进洞里时,男人终于醒了,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再发现身上的毒竟然已经解了,而全身的伤口似乎也已经得到了处置,他动了动身子,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痛得他直呼!忘尘立刻就被那声微弱的痛呼声给惊醒了,她睁眼就刚好对上地上男人打量的眼光

“你醒了?让我看看!嗯,毒性已全部消失,伤口上的毒也已经没了,脸色也不错,看样子是不是会有大情况了。”看就看呗,反正又不会少块肉,忘尘心里想道,也就任他看去了。

“是你救了我?”男子嘶哑的开口,声音却是非常的冷漠?

“是!”忘尘刻意的声音非常的低沉,当然也是为了掩饰她女子的尖细音色。

“不要这样看着我,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啧,啧,这男人是什么眼神嘛,好像她有什么天大的企图似的,先别说他身上没有价值连城的宝物,就算有,她忘尘也不会多看一眼,好吧!

“你不认识我?”男子再度开口,声音好上了许多,但语气似乎有点不满!

“我为什么一定要认识你!”这男人真是好笑,为什么一定要认识你!

“是吗?”低头望了望手臂上那独有的刺青图腾,男子显然仍觉得不可思议。

“嘘。”忘尘没有仔细去听男人在说什么,由于她似乎听到有许多的人往这边奔了过来。

“走。”她迅速的将男子扶起来,再顺手将沾了血的布条全部毁尽,将痕迹消除之后便往洞里面走去。

看着她的动作,男人显然是有点讶异,特别是当她靠过来时身上那独有的藥味竟然让他安心,从来没有这样脆弱过,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安心,男人不免认真的看了这个救命恩人一样。比他矮上许多的个子,有些瘦弱的身子,十足十的书生模样,但却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个认识让他有些迷惑!只是如果当他知道救了他的人还是一个女子的时候,他会怎么想?

“老大,血迹到这里就没有了?他应该就在里面?”吵杂的声音随着风传了进来,忘尘感觉到男子身子一僵,如果她所料不错,那么就是这些人伤了他吧!

“趁他还是身受重伤,一定要趁此机会杀了他,不然我们一个都别想活了。”对话还在延续。

“老大,我们杀了他,焰盟就是你当家作主了。我们就再也不用过那种水深火热的日子了。”

“就是,妈的,霁辰这小子也太不上道了,霸道的不行。兄弟们早就想对他不客气了。”

当有人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忘尘看了男人一样,意思是原来你叫霁辰啊!见男子脸上的凶狠越发的厉害,她差点轻笑出声!

“可不是”“别说了,这边有个山洞,进去看一下!”就在某个人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个沉稳的声音打断了,目标很快的就转到了忘尘两人的藏身之洞,忘尘也敏锐的感觉到了男人浑身的杀气。她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他是好是坏,但既然救了他,她就不会允许别人来伤害,如果到最后她确定她救错了人,那么她会亲自了结他。因此她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手臂,意思是让他不用担心。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忘尘知道,他们已经往里面走来。

“老大,这边有血迹!”一个尖锐的声音大叫,忘尘心道不好,但脸上仍旧平静如初。

“往里面搜。”所有的脚步声急急的往里面走来,忘尘心知是躲不掉了,将面纱绑上,扶起男人,飞一般如大雕般飞了出来,在洞中央与那些人正对上。

“好,果然是你。陈刀。”在看见为首之人是谁之后,霁辰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还没死?”受了那么重的伤,这男人居然没死,之前沉稳之人已经有些慌乱了。

“你还没死。”疑问句变肯定句?可是陈刀却懂了,霁辰的意思就是自己还没死,他怎会死去?但那害怕也是一瞬间的事情,看着他身边那个的蒙面男子,他并不放在眼里。

“为什么要杀他?”在地上铺上一块方布,轻手轻脚将霁辰扶着坐上去。忘尘淡淡的问道。

“你是谁?”看不见忘尘的表情,陈刀却仍然感觉到了不安。

“我问你为什么要杀他?不要让我问第三遍。”忘尘有了些不耐。

“不管你的事,你最后赶紧离开。”虽然眼前这个瘦弱的男子一副书生模样,可是却给人一种奇怪的不安感,不满意忘尘的自傲,人群中有人抢声回答了。

“我说过的不要让我说第三遍。”一个身影闪过,再看,忘尘还在原处,可是

谁也不曾想到,谁也不曾看到是怎么一回事,之前说话之人却已经倒在了地上,手脚无力,显然已经是被废了武功。

“他是魔头,杀人魔头,人人得而诛之。”众人惊骇的望着这一幕,终于久久之后,人群中再次有人出声。

“哦?”忘尘仍旧是那样淡淡的发问,她看了一眼霁辰,并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丝毫表情,但她就是感觉得到他在看戏,看她如何面对,试她到底为何救他?在心中忍不住咒骂几声,这男人真是太冷血了!

“那那是当然。”可是,显然的,说话之人有些底气不足。

“可是,我救了他,那么他只能死在我的手里,你们只得放手。”忘尘一步步往前走去,一字一句说道,她满意的看到随着她的动作,那些人一步步往后退出。

“你小子也太狂了!啊”看来,这说话的人没有明白自己的下场,果不其然,当他还未落音之时,自己同之前的那位一样,被废了武功,只是他还有些不一样,由于他脸上还被扇了一巴掌,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动也没动的忘尘,心中大骇。

“怎么样?”唉,真疼,甩了甩手,忘尘已经有了不满,这些人皮真硬,打的手好疼!

“得罪了。”陈刀大喊一声,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所有的人全部往她攻去。

为了不让身后的男人再次受到伤害,忘尘不能退,只得迎敌,也幸好这些人的武功不是太高,她一人对数十人仍然是游刃有余。但还不清楚眼前这些人的身份之下,她并不想杀生,只是想让他们吃到苦头即可。然而她的好心,人家却不领情,一波又一波强攻向她袭来,就在她下定决心手下不留情的时候,陈刀的一枚暗器往身后的霁辰飞去,一心不能二用,双拳难敌四腿。她一声怒吼,内力化做掌力往前使劲一推,数十人被伤得倒在地上。可是陈刀毕竟是有些份量的,他仍然是紧追于她,不让她有机会化解那柄飞刀的去势,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忘尘竟往后退去,不但吃了一掌,更是刚好被飞刀射中手臂,一口鲜血吐出飞洒的地上,分外的凄美。

见此情景的霁辰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显然没有想到,忘尘会以命相救,胸口中有一股暖流慢慢升起,对于那个瘦弱书生,他不再怀疑,有了些许感动。

既然你不仁,我何须再义!一咬牙,提起内气,忘尘往前扑去,与陈刀再刀纠缠起来,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撒出一把粉末,再飞出一片竹叶,丝毫不差的将陈刀射中,倒在地上。

忘尘终究还是心善之人,陈刀仍然是没死,只是瞎了,残废了而已。

而忘尘真气散乱,又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她迅速的从怀中拿出一粒藥丸吞下,再处理好伤口,坐在地下调息,这段时间中,她望都不望霁辰一眼,由于这是她自找的,多管闲事!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她睁了眼,内伤已愈,虽然伤口还有些疼,但已经无大碍了。望着一身血迹的狼狈模样,她心中还真是有些不爽。

她走到霁辰的面前,将一颗藥丸递到他的面前:“吃下去,可恢复你的三成功力。”见他仍然看着她,一动不动,她差点就忍不住破骂出声:“怎么,怕我下毒害你?”

“为什么救我?”伸手接过,吞入口中,霁辰轻轻出声。

“不重要。”她怎能告诉他,看到他一个躺到那儿,让她觉得有些心酸,她怎能告诉他,他眼里的冰冷,让她心生不忍。同样的孤单触动了她的善心,所以她救了他。

“我是杀人魔头,你不怕救错了吗?”霁辰再次出声。

“我既然有本事救你,自然也能够杀了你。好了,我没有时间再陪你了,这里有三颗藥丸,每两个时辰服用一次,待到明天天亮之前,你的功力便会全部恢复,我想你应该不会在那之前死掉。我走了,后会有期。”将藥丸放在他的手里,忘尘笑了笑,准备离开了,这是她离开的第六天了,如果再不赶回去,怕是洛海他们要急死了。

“你要走了?你叫什么名字?”很奇怪的,听到他要走了,霁辰竟觉得有些失落。

“人称我残败书生。如果我确定你真的是杀人魔头的话,那么,终有一天,我会来取你的性命,你记好了。再见。”随着轻盈的轻功飞出,忘尘消失在洞内,只是她却留下了一个假名,还是自己取的假名,难道她还嫌名字不够多吗?

“残败书生?”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去找你的。第一次,对于陌生人,霁辰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不舍。看着他离开,他没有阻止,但他有种强烈的感觉,他们一定会再见的。

“哎唉,糟糕!”快马加鞭的赶回城内,却发现自己身上惨不忍睹,由于衣服给霁辰包扎了伤口,她没得衣服换,只得穿着这满是血迹的衣赏赶路,幸好赶上了时间!不然可是如果这被洛海他们看到了,那就不好了。不能先回家,那么就先去孤儿院里,把衣服换了吧。心念稍定,她便往孤儿院赶去。

幸好没有人注意!忘尘迅速的飞入房间,将衣服换下,想到即将要去见洛海等人,她便除去了伪装男子的障碍,一身淡黄色的衣物将她身为女子的曲线表露出疑,一番穿戴之后,她开门出去,却不曾想,一开门便对上了那个如太阳般温暖的男子—展旭。

“你?”由于看见没人住的房间有亮光,展旭有些不放心,就想要过来查看一番,谁曾想正好与推门而出的忘尘对上。眼前的人虽然不是十分貌美,但分明是个女子,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就有些怀疑,而现在

“展旭?”呀,忘尘也被吓倒了,她也没想到会被他发现她女儿身的真相,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得怔怔的看着他眼里一闪而逝的讶异。

“我早该想到的。”是啊,之前就一直觉得她太过于瘦弱,虽然外表看出起像个书生,但毕竟还是有些娇小,不是吗?

“呵呵”见到他有些懊恼的神情,忘尘不好意思的笑道,她并非想要故意让人家误会,只是男儿身份比较好办事吗?

“你受伤了?”房间里有股血的气味,展旭想要不发现都难!

“小伤,没事。孩子们好吗?”忘尘笑了笑,轻轻搪塞过去,将话题带开。

“好。如果我没来,你应该不会受伤吧?”电光石火间,展旭很快明白,他是她故意找来的。之前一直是她照顾孩子的,她把他找来,就是出去做某种事的,难怪最近老有孩子问他她的去向,这一刻他明白了!

“呵呵展旭,跟我去一个地方,好吗?”从今以后,孤儿院归他所管,那么,他就要见见洛海四人了,该让他了解孤儿院的一些基本信息。虽然这仍然是两人第二次交淡,但是他总给她一种安全的感觉,这个朋友,她交定了呢!

“好。”虽然不知道她要带他去哪,但展旭却明白,肯定跟他有关。

“姐,你去哪了?”几乎是刚走进大门,洛海四人就围了上来,话里满满的担忧。

“嗯,出去玩了。给你们介绍一个,这是孤儿院的老师,展旭,从今以后,以后有关于孤儿院的事情都直接找他即可。”忽略掉那个问题,忘尘直接将展旭推了出去。

“展旭?他?”洛海惊问!他十分了解,忘尘信任的人不多,一直都是他们四个人,这会儿哪跑出来的人,就这样洛海原本对忘尘一大堆问题很快被忘到了脑后,就那样疑惑的看着展旭。

“是的,怎么,有意见!”轻轻坐下,不例外的一杯泡好的凉茶递到她的手上。

“没有,姐”洛海小声的说道,有些害怕,虽然他有怀疑,但是他却不敢惹忘尘生气。

“那么,这事情就这样定了,我饿了,梅,去添碗筷,以后,每次。”大步走向餐桌,忘尘淡淡的说道,明解的表示,以后,这个家里有了第六个人的位置。

展旭始终微笑看着忘尘的一言一行,看着她轻而易举的压制住了四人的疑问,看她轻描淡写的将他放进他们的世界,看她在四个不一般的弟妹间拥有至高的威信,也看着她用宠爱的眼光望着这四人,她的一举一动,都令产生了兴趣。而他仍然不了解,她对他的信任来自哪里?

于是乎,一场镑怀心思的晚餐开始了,洛海几个一边吃一边打量忘尘和展旭,而洛梅虽然见过展旭,也知道他会是孤儿院的老师,却不曾想他会成为这个家庭聚餐上的客人。洛莲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忘尘,显然也是不了解。最令忘尘食之无味的便是洛泉和展旭的目光了,但她却选择忽略掉,当没看见。

由于她无法解释,她不可能告诉洛泉,她是由于展旭的笑容和不凡的谈吐信任他吧!她也不能对展旭说,她就是想要他接下孤儿院,便于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她更不能对所有人说自己就是为了好玩,所以潜入官符偷看了一些通缉犯的资料,再跑出去做义务捕头吧!她当然也不能说,自己由于救了一个陌生人而受了伤吧!肯定不能说,从今...从今以后,她一直会这样做吧!怕是她一旦说出口,就会被口水淹死,虽然她贵为四人的姐姐,也不能仗势欺人吧!唉,既然不能说,就不如不说,只好是努力的安静的吃饭喽!

于是乎,一顿饭吃得所有人都不轻松

听洛梅说,洛泉有急事找她,忘尘只得往学堂走去。但,她知道,她的行为引起了最为细心洛泉的怀疑,唉,有个聪明的弟弟也不是好事。由于受了伤,她不敢轻易出城,这几天怕是要在城里了,自然而然,给了他们机会来询问她了。唉!

走进学堂,首先便宽敞的空地,还有一些古代能做得出来的简单运动器材。最醒目的怕就是那一块又一块的木板吧,虽然矮上很多,但跟部队里的模样是一模一样。这相当于一个小小的新兵训练俱乐部。当然啦,只有严格的如同军训般的折磨,那些孩子才能脱胎换骨不是?

“泉,找我有事?”走进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里面有张大桌子,还有书柜,会客用的小桌子,是洛泉专有的办公室。由于招进了几个武馆的武师,学堂已经不用洛泉事事亲历亲为了,因此,忘尘便轻易的找到了他。

“姐,你的伤好了吗?”倒上一杯茶放在忘尘的面前,洛泉轻轻的开口。

“呵呵好了不用担心。”忘尘就知道不会逃过洛泉的眼睛,听他一说,她只能心虚的笑道。

“怎么受得伤?”坐在他眼前的女子啊,机智勇敢,聪明能干,目光长远,事事细心,想法特别,简直是个奇女子了!可她爱玩,好吃的本性也是奇特的!

“不小心嘛,别问了啦。我没事的,最近学堂的生意怎么样?”无法直视洛泉的眼神,忘尘再次试图转移话题。

“嗯哼!”洛泉哪那么容易就上当,他不说话,只是从鼻孔里表示不满。

“泉,我有分寸,只是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答应你,每次聚会时都会让你看到健康,平安的我就行了,好不好?”既然无法转移话题,那就只得坦然面对了。

“好吧!”她不想说,洛泉也不能逼迫她。

“你还没回答我,学堂的生意怎么样?”忘尘不依的说道。

“我这边还好,但是哥那好像有点问题。”洛泉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

“什么问题?什么时候的事?”谁那么大胆?

“前两天我们发现有许多酒楼开始盗用哥的菜名,还有不少人到店里闹事,说酒楼里的东西不干净。”这怕是洛泉说话最长的一次了。

“哦,是吗?”忘尘闻言不怒反笑,只是那笑容倒是有点奸诈。

“姐,你想怎么做?”看着她的模样,似乎已经是成竹成胸了嘛!

“天机不可泄漏。我先走了。”扔下一句高深莫测的话,忘尘挥挥袖子轻松而去。

回到孤儿院的忘尘开始在房间里奋笔疾书,不知道她到底写了些什么,只知道当她出来的时候笑得更加的贼了。

“展旭,今天忙完了吗?”忘尘走出房间,在院子里找到了与孩子嘻戏的展旭。

“嗯,有事吗?”瞧她一脸算计的表情,展旭没来由的竟觉得有些寒意。

“我们出去走走。”忘尘轻轻的说道,心里却在想,你敢不答应,我对你不客气。

“好。”她今天又要玩什么花样?见到她再次恢复男儿装扮,展旭心里疑惑不已。

其实忘尘之所以女扮男装,只是图个方便。只不过她叫上展旭自然是目的得。

唉!脚真疼,忘尘挂在脸上的淡淡笑容由于脚疼开始变形。望了身旁依然是温和笑容的展旭,忘尘不免有些气愤,这男人对谁都是和颜悦色,虽然这是她聘用他的原因,但也不要什么时候都笑得那么温暖好吧,现在可是大热天了。

“怎么了?”见着她有些怪异的脸色,和不太正常的步伐,展旭关心的问道。

“没事。”还能怎么回答,总不可能告诉人家,她很懒,连走路都不愿意,导致现在走了没几步就脚疼吧,真是的。

她真要强!展旭在心里想道,这个女子每一次都会带给她惊奇。第一次折服于她的捉弄,第二次感叹于她的身份,第三次则是她丰富的表情,不知道第四次又将是什么?当然,他并不知道,他期待的第四次,很快就来临了!

终于走到忘尘快要崩溃的时候,酒楼到了。她悄悄的走进去,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可即使如此,由于展旭长得够醒目还是惹来许多人的眼光。当然,只是一会儿。

忘尘和展旭选了一个居高临下的雅间坐好,点了几个招牌的小菜之后,便一直是沉默不语,而展旭也是沉默不语。不一会儿,原本安静的酒楼便传来阵阵吵闹声,大有想要闹开的感觉。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动作的忘尘开始走到窗边,平静看着楼下的人群,自然也看到了酒楼大门口是怎样的热闹了!

“乡亲们哪,洛都有四新,相信大家都应该知道,排在这首位的便是这四海归一酒楼,我慕名而来。当时觉得这味道确实是不错,可谁曾想刚回到家便开始腹痛如绞,痛得我是死去活来,赶紧找了个大夫一瞧,原来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这一点,内子可以作证,在下所言句句属实。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现,我希望乡亲们不要再到这里来吃饭了”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酒楼外是大声的宣扬,大有一副想要让全世界知道的模样,而站在他旁边的女子也是情绪高涨,愤怒不已,一张小嘴叽叽歪歪的说个不停,完全的配合了她唱演俱佳的丈夫。

而酒楼外与他对叫的是一些不善言辞的伙计们,还有一边始终沉默不语的洛海。自然,忘尘也不会忽略在对面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站立着两个人影唉,想当初是忘尘是为了少生是非才留下了这些个人,没想到今日却吃了这么大的哑巴亏,不知道忘尘看了此情此景是怎样的感受?

“展旭,你说可笑不可笑?”如果她没有看错,这个人是被支使这样说的,只是,忘尘觉得这种手段太过三流,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可笑,太可笑了,简直是可笑至极!即使她的表情仍旧没有笑!

“可笑。”虽然不知她为何有此一问,但她语气里的肯定大过疑问,再看看楼下,他轻轻出声。

“那么,我们就一起来打破这可笑的闹剧吧!”凑近展旭的耳边,忘尘微笑道。

于是一个所有人都不曾知晓的小把戏在两人之间流转,或许,正是下面那场闹剧的死穴。

宁静的深夜,只有点点星光洒在街上,不时会从远处传来阵阵打更声,无人的空气中除了宁静还是宁静。

突然,四海归一的酒楼后门闪过一个人影,来人以极快的速度翻进院内,驾轻就熟的走到厨房前面,从怀中拿出一根铁丝在锁眼里动了不一会儿,咔的一声,锁开了,人进去了。只见来人在厨房翻了一遍之后,发现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拿的东西之后便往灶房走去,他的行动很快,做了一番手脚之后便开始往外走,却不曾想,突然心口发疼,头脑发晕,瞬间就倒在地上。

突然一阵风吹过来,他醒转过来,敏锐的感觉到空气分外的阴冷,点点寒意在他的衣襟里流窜。灯火忽暗忽明,一闪一闪,几个恐怖的脸映进了他的眼眸,让他又再次差点晕了过去。

“啊鬼啊!”一黑一白的长舌头人在他面前飞来飞去,时不时的转过头来看向他一眼,连带着那快要掉下的眼珠,简直是恐怖之极。

“你已经是鬼了,难道你不知道吗?”这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他望去,更是让他差点又晕过去。一个长相十分威严的人在他的前方就坐,一张桌子,上面有一个本子,再看看四周,有燃烧的火盆,还有一些十分眼熟的刑具,还时不时会听见悲惨的尖叫声。他的冷汗一滴滴的落下,他不禁开始疑问这是在哪儿?

“别看了,这里是冥界,也就是传说中的地府。你已经死了!”白色的人在他的眼前出现,离他的脸不到一寸距离,刺骨的冰冷让他浑身打颤抖,他好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

“我死了?”不会吧,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白无常吗?男人吓得语不成句,更别说听到自己已经死了的消息了

“你作恶多端,当然得死啦!”黑色的人又出现在了男人的眼前,也是同样的冰冷。

“我我”他想要说没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竟然说不出来了。

“王麻子,本王已经查明。你在阳间阴险狡诈,坑害百姓,骗取钱财,不择手段,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居然借刀杀人,现在将你打入十八地狱,受尽折磨,永不超生。”威严的声音数落着男人的罪状。

“我这”他是阎王?天哪,男人的身子发抖的更加厉害了,他已经无法辩解,只得在一旁发抖,害怕

“王麻子,你对于在四海归一酒楼下毒想要谋财害命一事,有何解释?如若不然,你将会在十八层地狱每日受尽三千五百刀的剐刑。”阎王的声音越来越大声,越来越阴森。

“我只是受雇于人全是城中那家吃满楼的老板叫我这样做的,我没有下毒,只是叫人放出风声而已我真的没有下毒”男人结巴着说完,心里却已经心死如灰,他不曾想到自己竟已经死了,还要下十八层地狱,此时不坦白,难道真的要享受那三千五百刀的剐刑吗?

“此话可当真?冥界内不空话撒谎,每件事实都是会自动记录下来,如果你一旦说了假话,那么你在阳间的亲人也会受苦受难,你更是要魂飞魄散!”阎王继续无情的叙述。

“小人小人没有撒谎,句句属实。”男人抬头一看,差点吓得魂飞魄散,天哪,他刚刚看到了什么,牛头马面,这这他能不害怕吗?

“好,将你的供状写下,签字画押。”阎王冷酷的说道。

“是是”男人马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伸出大拇指画押。

“王麻子,你在阳间还有哪些亲人?”突然间画峰一转,阎王竟转到了另一个话题。

“小人还有七十岁的老母,重病的老婆,三个孩子。”虽然不明白阎王此举有何用意,但是男人还是一五一十的回答得清清楚楚。

“唉,也真是可怜!她们老的老,病的病,小的小,而今你一死,她们如何生活呀!”阎王也有同情心?这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

“啊阎王大人,小人不想死,她们离不开小人啊!”直到这个时候,心酸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出声求饶,阎王的话更是让他心痛不已。

“我也想饶你,但是阳间有人由于你而受害,你也做了这么多的坏事,我怎么能饶你呢?唉!”阎王轻叹一口气,大有想要留情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只要阎王爷能饶了小人,小人做什么都可以?”听阎王的口气似乎有些留情的意思,男人赶紧连叩带求顺便再掉下两滴不值钱的眼泪。

“这个啊!让我想想,看你有心悔改,再加上家人情况特殊,我本该饶你一命,可是,如果放你回去继续为恶,这实在是违天之举唉,这个”阎王深思中

“不,小人回去一定向善,再也不会做违背良心和对不起百姓之事了,求阎王爷大发慈悲放小人还阳吧!”男人一听有可能捡回一条命,心里是又急又喜,连忙打断了阎王的话,表明心迹。

“那你要怎样从善呢?”阎王疑惑的问道。

“小人将不法之财全部归还,再对曾经坑害过的人一一道歉,说明真相。还有,还有,自动到官府面前将四海归一酒楼的事情说清楚。”男人急忙的说道,就怕晚说一会就失去了还阳的机会。

“这样啊,让我想想。”阎王听了之后,表情缓和了些许,但似乎仍然在考虑之中。

“小人一定会痛改前非,决不会再走回头路。”男人生怕阎王再次变卦,保证了再保证。

“好吧,看在你亲人和你有心悔过的份上,本王给你一条生路。但是如果回去之后有一丁点向恶之心,那么再不会轻饶。人做事,天在看,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你家里所私藏的菜谱也要物归原主,不要再帮吃满楼作恶了。”久久之后,阎王终于开口了,还有些语重心长。

“谢谢阎王爷,谢谢。小人一定会照您的话去做,小人回去也一定要给您做个牌位天天供奉,以感谢你的活命之恩。”男人一听,连忙不停的叩起头来。

“好了,黑白无常送他回去吧!别忘记了王麻子,你该做的事。冥府可一直会盯着你,你一旦再走错一步,再也别怪本座无情了。回去有人问起你为何这样做,你要好生找个理由,不然我还真的会收了你!”吩咐完黑白人之后,阎王正色的对男人说道。

“是,是小人一定谨记。”随着黑白人上前揪住他的手臂,见到阎王在他的眼前一挥,他感觉头脑开始发晕,直到最后彻底晕了过去。

不久之后,城外的某个荒郊野地里,刚从冥府走过一趟的男人醒了,他一醒见天色已经有些微亮,立马向城内奔去,而他进了城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官府,或许这一次,他真的决定痛改前非,一心向善来实践自己在阎王爷面前的诺言。毕竟人做事,不仅仅是天在看,不是吗?而他始终没有发现,有几条人影始终跟随在他的身后,不快不慢,不远不近,刚好看得见他的举动

洛都官府里,此时正在审问一起关乎于四海归一酒楼食物有问题的案件。正常之上,坐着的一位十分威严的中年男子。正常两侧自然就是捕快之类的男子了,而正常的正中间此时跪着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他正一五一十的向官府认罪,顺带将四海归一酒楼食物有异的问题老老实实清清楚楚的交代了,直到最后认罪画押。

就在这个时候,那天在酒楼外闹事的夫妇也来了,居然也是来认罪的,而且没有任何的辩解,都是直接的认罪画押,声明是为了不违背自己的良心所以来揭发吃满楼老板的恶行。

这样老实的罪人官府从未遇到过,所有的人心里都有些疑惑不解,而在外面看热闹的百姓们同样心中也是不解。前些天说酒楼有问题的是他们,现在说没有问题的也是他们,这实在是令人太奇怪了,看样子要弄清楚事实的真相,还得和事件的正角对质了!

就在所有的人有疑问的时候,派去带好吃楼老板过来问话的人也回来了,自然,他的身后跟着的是一脸不满的满肥,还有这一事件的另一个正角洛海。

可是还未等官府老爷问话,满肥和地上的三个便先吵了起来,到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满肥认输,不仅仅是由于他以一人对三人,而是他的确理亏。而所有的人也终于明白,的确是这吃满楼做出了这等陷害之事来打击四海归一酒楼。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官老爷身边不说话的师爷开口了:“你们三个为何同时来认罪呢?”一张俊秀的脸庞,有个性的眉。眼。鼻。唇,五官单看不怎么样,可凑在一起,却也称得上同帅气之容貌,而他的声音也是非常的好听,不严厉但也并不让人觉得可以敷衍,刚劲修长的身材,如此出众的外貌,这个人只是师爷吗?

“小人上有老下有小,不想再为非作歹下去,如果我真的恶有恶报了,我的家人怎么办?”虽然不是实话,但却又是心里话。

“我们还想过一辈子,并不想阴阳相隔,人做事,天在看哪,我不能再违背良心了。”男子望了一眼身边的女子,轻声开口,却是个有情有义之人,或许那样做只是为了一时的利益吧!

“好一个良心,希望你们能说到做到。”有些淡淡的嘲讽,但仍然不失为语重心长的劝诫。只是他的言语却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气势,这个人不简单!

“那么,这事就算完了吧。满老板,明人不说暗话,现在你可以告诉大家,究竟是我偷了你的菜名,还是你窃了我的菜名呢?”洛海轻描淡写的问道,但是他语气里的在乎却也是不容小视。

“当然是你偷了我的,吃满楼在洛都已经开了好多年了,你是突然冒出来的,当然是你偷了我的啦!”满肥还真是够肥,立马扭动肥胖的身躯抗议道。

“哦,是吗?”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的百姓群里传来一声淡淡的询问。

“谁?”师爷望着坦然走进官府的男子,大白天的,一身白衣,却围着个黑色纱布,这让他有些不快,而那人如无人之境界的模样更是令他疑惑。

“官大人,好长一段时日不见了,最近可好?”走进来的正是忘尘,至于她为何有此打扮,自然是极大的作用的。

“残败公子,你怎么来了?”更令所有人大开眼界的事,居然正座大堂的官大人居然走下堂来,尊敬的迎向似笑不笑的忘尘。

“还不是由于酒楼的事情。但是,官大人这件事,你应该是最有权利发言的对吧!到底谁盗用谁的菜名,我相信很快就可以水落石出了吧!”看不见忘尘的表情,但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显示着她在笑,在得意的笑。

“残败公子,你开什么玩笑,这当然是吃满楼盗用您的菜名了。”官大人伸手抱拳礼。

“什么,大人你只凭一言之词就断定这一切,岂不是太武断了?”咦,原来这满肥脑袋里也全不是肥油啊!

“大人”而另一旁的师爷自然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残败公子,你稍等,我去去就来。”就在这个时候,官大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向忘尘低声说了一句话之后,就离开了大堂,惹得所有的人叽叽喳喳,满是议论。而忘尘在对上师爷眼光的那一刹那,她看到了不屑,不满,不快,甚至鄙视。但她依然视而不见,只是将目光移向了一边的洛海身上。

“公子”洛海在一边叫出声,在吵闹的大堂上依然很多人听见了。于是,大家终于回过神来,原来这就是酒楼的幕后老板呀,跟官府都有交情,难怪呢!然而在这其中,有一个人只是微笑,并不掺与任何人的议论中,自然就是温暖的展旭了,只见他也是一身白衣,然而却让他散发着比太阳更加夺目的光彩!他笑意盎然,眼睛里是那化名为残败的忘尘,似乎对她有了另一番感悟,也体会到了来自她身上源源不断的力量。看着她那样凛然的站在大堂之上,不需要刻意的语言,却仍然溢出致命的吸引力,那一闪一闪的眼睛里带给他无限的惊奇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