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阁小说网 >  穿越之忘红尘 >   6

终于到洛都了,忘尘最先去的便是孤儿院,可是令她失望的是,孤儿院大门紧闭,翻墙而入也看不到一个人影。两人再心急的赶去酒楼。夜店。学堂。绣庄,全部都没有人。

“天哪,发生什么事情了?”风尘仆仆的赶回洛都,却发现该在的人都不在,所有的地方都没有该有人的痕迹,忘尘的确慌了。

“不急,我们先去官府看看。”展旭搂着忘尘,心疼的看着她疲惫的面孔。

“你说什么?官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进了官府,官大人却说这些人敛收金钱是为了造反,因此全部都被抓了进来,连孤儿院都被说成了是培养造反分子的老巢。忘尘已经快要被气得发疯,可是展旭始终在她的身边用无言的声音让她冷静。

“残败公子,这是王爷的命令,下官实在无能为力啊!”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啊!辟大人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的命令?他人呢?”忘尘已经有些咬牙切齿,她实在没有想到,那个该死的王爷居然来这招,她好想破口大骂,但是,现在却又不得不沉住气。

“我在这,残败,好久不见,游玩可愉快?”裴青笑着走了出来,仍旧那般不可一世。

“你要怎么样才会放了他们?”忘尘不想回答他的话,她知道他早已经算计好了。

“唉,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望了一眼展旭,裴青笑道。

“展旭,你先回家等我。”虽然所有的地方都被关了,但是乐雅院毕竟还有地方供两人落脚。忘尘望着担心她的展旭,轻轻说道。

“好,小心点。”知道此刻只得听她的,展旭仍然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难过。他有种预感,这个王爷的目标就是忘尘。

“说吧,到底要我做什么?”走进另一个房间,很安静,的确适合两个人谈话。

“先告诉我你的真名,身份!”裴青仍然笑着,只不过有些得意就是了。

“你不是早已经知道了吗?”忘尘有些嘲讽的说道。

“但那却不是我想知道的。”裴青耸耸肩,表示他并不满意自己之前知道的。

“忘尘,四新老板的姐姐。这够了吗?”胳膊拧不过大腿,忘尘这才明白这个道理。

“女扮男装,假名掩饰。忘尘,你的确聪明啊!”裴青满意的笑道,不过他还真没有发现忘尘会是个女儿身。再仔细的看看她,的确,虽然从面貌上看不出男女,但身形毕竟较为娇小。

“现在可以说了吧!”忘尘没有那个心情陪他聊天。

“做我的女人!”裴青笑道,有些高深莫测。

“我想王爷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吧!”忘尘也同样笑了笑,只不过,她压根不相信。

“哈哈不管是残败还是忘尘,你的镇定始终这般令人嫉妒。的确,那只是说来试探你的。你说得对,本王还真没有饥不择食到这地步。我要你帮我出谋划策。”裴青赞叹的拍了拍手,神情非常的愉悦。

“夺王位?”难不成这个人想要掌握大权?忘尘有些吃惊。

“不,不,不,本王没有那种想法,更何况凭借着失踪的洛晨公主是我的未婚妻的面上,我也不会有这等大逆不道的想法。我要你帮助我攻下天洛王朝的敌国风延国。”裴青笑着说道。

“洛晨公主是你的未婚妻?”裴青下面说什么,忘尘并没有听清楚,她的脑海中一直回响着洛晨公主和未婚妻几个字上。

“虽然她失踪了,但我们还未出生就已经订下婚约,当然算是。”裴青有些无奈的说道。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她?这副身体的主人是她,而她却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经许了人家,居然还是这该死的王爷!可笑的是,自己的未婚妻近在眼前,裴青却不知道,居然还想利用!懊死的,这真是太搞笑了。

“王爷抬举了,忘尘没那本事。”忘尘的心中已经哭笑不得了,脸上还得镇定,真是辛苦啊!

“我认定你有,你就有。不然”裴青阴险的笑了笑,未说完的话很明显,就是要拿洛海一行数十人开刀了。

“给我三天考虑时间,而且这三天不能伤害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忘尘心知已经逃不掉了。

“好。忘尘,三天后见。”裴青的算盘似乎已经全部打好了。

忘尘淡然的出了官府,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乐雅院的。直到她感觉自己被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才回过神来,发现她被展旭紧紧的抱着。

“展旭,你有双亲吗?有弟妹吗?有妻小吗?”忘尘这才发现,她信赖的人她一直没有了解过,问出口才发现,她居然就这样将他留在身边,不管不顾于他的一切。

“有双亲,有弟妹,但没有妻小。忘尘,怎么了?”见她有些紧张,展旭觉得有些开心,但又觉得好笑,这个小妮子居然到现才关心他有没有妻小,这是不是也太过了。

“展旭,你走吧,回家吧!”她不能太自私,这一答应,自己的生死,福祸非常难测。她不想连累他,她一点也不想。

“为什么?不要我了?”展旭居然笑着调侃起忘尘来,可是他心里却已经有些明白,她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了,而且关乎生死。

“我只想安分,快乐的做个普通人。开四新都只是为了洛海四人过上好的生活,有自己的产业。开孤儿院只是为了收养像我一样无人疼爱的孩子,接下官府的通缉犯任务,只是为了好玩。可是我从来没想过涉及到政权或者国家相对的争斗中,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如果只是由于我就要造成无辜的百姓死于战乱,产生许多的孤儿,那么,我成了罪人。可是我不能害了洛海他们,他们是无辜的。我必须得将他们移送到安全的地方,平安的度过下半生。最重要的是,我不能连累你,我不想让你变在不孝,不仁不义之人。所以,展旭,你走吧,走得远远的。”忘尘低低的说道,倚在展旭的胸膛上,她觉得好温暖,好温暖。可正是由于它温暖,她就想让它一直温暖下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的话好奇怪,好严重,展旭听得心惊不已。

“那个王爷要我助他拿下风延国。”忘尘闭上眼睛痛苦的说道。

“风延国?”展旭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身子有些微微颤抖。

“但我不想,不管是谁都没有权利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利。风延国也好,天洛王朝也好,都应该是和平相处的,所以,我不能答应他。但是,我又必须答应他。等他把洛海他们放出时,你就将他们安排去安全的地方。你也走吧!”偎了偎他的怀抱,忘尘退开来,正色的说道。

“那你呢?”展旭的神情有些不太自然。

“哪怕死,我也不想由于我伤害其他人。”忘尘坚绝的说道。

“不要,我不要离开你。除非我死!”她的话吓倒了他,展旭重新抱紧她,有些害怕。

“展旭,求你,答应我。”忘尘轻柔的说道,语带乞求。

“我可以答应你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去,但我无法答应你离开你。忘尘,我这么在乎你,难道你不知道,你忍心推开我,忍心让我离开你吗?”这是第一次展旭直接的表白情意。

“就由于我知道,所以我才让你走。展旭,求你,走吧!求你!”就由于我知道你在乎我,所以我怎能让我在乎的你陪我生死。这句话,忘尘并没有说出口,她只是深望着展旭。然而她却发现胸口开始发疼,好痛,好痛!难道

“不要,我也求你,不要,不要。”直到这一刻,展旭才发现,他的感情已经好深好深。

“答应我,好不好”胸口越来越痛,快要不能呼吸了,忘尘仍然不忘记索取承诺。

“不要,忘尘,我爱你,我爱你,不要,不要让我离开。”毫无顾忌,再也无法控制,展旭大喊出心中的情意。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可是我必须让你活着,还没说完,忘尘便觉得胸口的痛像浪花般袭卷而来,眼前一黑,她便昏了过去。

“忘尘,忘尘”见她晕了过去,展旭大惊,连忙将她抱进房间,平躺在床上。见她满头大汗,他找来毛巾小心擦干,想要去找个大夫,却又不放心离开。只好,守在她的身边。

忘尘,既然知道我的心意,你又何心这样对我?为什么要将我推开?知不知道这样,很残忍吗?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我生不如死吗?你想要用自己的命来化解这场风波,可是,你死了,我活着怎么办?没了你,我怎么办?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你这般深,可是,既然爱了,我就无法放手啊!忘尘,忘尘

展旭轻握着忘尘的手,无声的倾诉着自己的心意

这个夜是混乱的

忘尘睁开眼睛,胸口虽然还有些疼痛,但已经不如昨天那般猛烈。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望了望趴在她床前的展旭,有些绝望。她爱他,忘尘爱展旭,只是为何要她在疼痛中发现这个事实呢?她以为,她不爱,她以为,她可以不爱,她以为,她的信任只是由于展旭的人格。可是,她错了,她爱他,她之所以相信他,是她爱他。仔细想想是什么时候发现喜欢靠近他的?哦,是喜欢他如阳光般温暖的笑容的时候开始的。她却笨笨的不知道还以为他是知己,天哪,她什么时候这么笨了!

若不是昨晚心口发痛,绝情丹起了作用,她想她会一直认为他只是她的朋友。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她服用了绝情丹,无法回就他的感情,这对他来说并不公平。她不能自私的将他留在身边,她必须得让他走,可是,要怎么才能逼他走呢?

“忘尘,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展旭似乎感觉到了忘尘凝望的视线,醒了过来。只见他着急的问道,十分担心她的身体。

“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有点饿了,你去帮我弄碗面条好不好?”听到他关心的话语,忘尘的心中一动,胸口又有点疼了,她不禁连忙转移话题。

“好,我马上去,你等着。”唉,都说爱情中的男人是弱智的,看来,展旭也逃不过此命运啊!

展旭,对不起,我爱你,但是却不能爱。所以请原谅我接下要做的事情。望着展旭离去背影,忘尘苦笑道,心口仍然痛楚不已。

“我想见洛海四人。”忘尘趁展旭去弄面条的时间来到了府衙,见到了裴青。

“可以。”裴青也未多想,似乎根本就不会在意,他心中已经成竹在胸了。

“姐”官府的大牢内,洛海几人一看到忘尘便失声叫喊,但还好,身上没有什么伤口,看来这个王爷倒也没做屈打成招的事情。

“我想跟我的家人单独谈谈。”忘尘望向一边笑吟吟的裴青,淡淡的说道,但语气是不容拒绝。

“姐,你怎么回来了?”洛海见到裴青一走,便急急的问向忘尘,由于忘尘的脸色实在是有些苍白,看起来不太好。

“别问这些了,下面,你们听我说,一定要仔细的听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忘尘正色的说道,为了防止隔墙有耳,她还采用了密音之法将她所要说的只传给了洛海与洛泉两人。

“姐,不要!”听完之后,洛泉首先表示不满。

“洛泉,你是我的弟弟,这一辈子都是。所以你应该要听我的,我有责任要保护你们。答应我,好好的照顾梅和莲。洛海太急躁,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听到了吗?”忘尘有些痛苦的说道,把信赖的家人推离身边,她的心情也并不好受。

“我知道了,我答应你,姐。”洛泉轻声答应,最后那声姐却叫得有些落寞,是的,只是姐姐。她这一辈子只是他的姐,这个事实不会改变,永远不会。

“那么,一定要幸福,一定要。”五个人的双后紧握在一起,忘尘轻轻的说完,随即转身而去,只留下一个背影让洛泉心痛不已。

“真是姐弟情深啊!”走出牢外,裴青有些嘲讽的说道。

“两天后,请王爷放了他们。忘尘会在良辰美景等王爷。”忘尘淡淡的微笑,似乎没有听见裴青故意的刺激,只是将话说完,大步离开。

“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花样?”裴青望着忘尘瘦小的背影,有了些好奇。

“忘尘,你跑哪去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之前遇到任何事情都无所谓的展旭现在却是变化太大,他的情绪在忘尘身上再也无法隐藏。煮完面条的他却找不到人,心急如焚的在家里等,又等不下去,刚冲出大门口,便见到往回走的忘尘。

“我没事。回去吧,吃你弄的面条。”忘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轻轻说道,主动拉起展旭的手往屋内走去,胸口却在隐隐作痛。

“我再重新弄一碗吧,时间长了有些糊了。”展旭望着两人相牵的手,急急说道。

“不要,我就吃这个。”你的心意大过一切,展旭。忘尘在心里说道。

“展旭,我们谈谈好吗?”忘尘吃完面条,坐在躺椅上淡淡说道。

“只要你不坚持让我答应你离开你,其他的我都答应。”展旭也有着自己的坚持。

“好,我不坚持。但让我看看你的真实面目吧,整天易容,不累吗?”忘尘的神情已经全部恢复,是那副淡然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她此刻在想什么。

“忘尘,你”展旭大惊。

“你的易容技术其实已经很好,但是还未到出神入化的境界。第一次见面,我下了春藥,你的脸却没有泛红,这不是有点奇怪吗?”忘尘喝着凉茶,淡淡的说道。

“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说?”展旭笑了,他的确低估了忘尘。

“由于那时候不重要。”是的,不重要,可现在重要了,展旭。忘尘想道。

“你等等。”展旭背对着忘尘,头低下盆里的水中。待他再回头时,惊住了忘尘。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很中性化的面孔,介于女子和男子之间,却是好看得紧。得天独厚的白晳却不失阳刚之气,刚毅的脸庞又不失俊美之貌,特别是那双深隧的眼睛散发着压目的光彩,再配上有些微红的双唇,会让人忍不住就凑上前去。即使有些阴柔,但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再加上他笑容的温暖,简直就是如神仙般的可望而不可及。然而,他所表现的不俗气质则让人一眼便会爱上这个像极了太阳之子的男人。

“展旭,你好帅。不会就是因此而易容的吧?”只不过哪是一个帅字了得,忘尘微笑。心念一转便明白了展旭易容的原因,见到他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便知道自己说中了。

“忘尘!”展旭有些尴尬,天知道这张脸给他惹了多少的麻烦。

“再说说你的真实身份吧!”忘尘笑了笑,立马将话题转开,然而却更加令人吃惊。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此时那张没有遮掩的脸上是全副的讶异。

“你的谈吐,你的风度,你的知识,你的武艺,你对金钱的态度,对我行事风格的从容,这不是一般的富家公子所能拥有的,你的身份必定是高贵的。展旭,说吧,我听着。”忘尘一点点的指出他的破绽,心里却在想道,如果不是发生这种事,我想一辈子就这样将你留在身边,不顾忌你的任何东西。可现如今,是不行了!

“我叫风展旭,风延国的三王子。”展旭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多疑点让忘尘知晓,他不得不佩服起她来,毕竟从来没有人看破过他的伪装,他有些讶异,但更多的是了解。忘尘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她能够看出来,他是心服的。再一次为自己爱上她感到荣幸。

“那么,你答应我将洛海一行人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那么就去风延国吧!”忘尘心中苦笑道,她自然想过展旭的高贵身份,可是她还真没想到他会是一个国家的王子。这太令她震撼了!还有一丝丝的自卑,她这么平凡,跟他终究是没有缘份的呀!

“好。我一定护他们周全。我一办完事,就回来找你。”展旭应承。

“好。”如果我答应的话。忘尘微笑了,笑得有些凄美,有些绝决。

“忘尘,答应我,我回来之前,你要好好的。”展旭看到她的笑容却心底发颤,忍不住的拥她入怀,确定她的存在。

“展旭,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忘尘将心口的痛压下,扯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好。”展旭这才想起了,那最初吸引他的歌声想必就是忘尘所唱。

悲伤的韵律响起,是那种锥心刺骨的悲伤,会让人觉得从心散发一种痛:“一开始,我只相信伟大的是感情,最后我,无力的看清,强悍的是命运。你还是,选择回去,那刺痛你的心你不肯觉醒。你说爱本就是梦境,跟你借的幸福,我只能还你。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泪水完温柔,只剩离歌。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拥着沉默,就心跳送你,辛酸离歌。原来爱是种任性,不该太多考虑。爱没有聪不聪明,只有愿不愿意。你还是,选择回去,那刺痛你的心你不肯觉醒。你说爱本就是梦境,跟你借的幸福,我只能还你。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泪水完温柔,只剩离歌。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拥着沉默,就心跳送你,辛酸离歌。看不见永久,听见离歌。”上一次唱没有你的日子真好孤单是由于想起前生的他,可是,展旭,这一次唱离歌却是为了你。这一别,我不能肯定还是否有相见之日。展旭,展旭忘尘边唱,边弹,心里却一遍又一遍的叫着那个令她心痛的名字,展旭。展旭不过歌词有些改变“不要,不要这么悲伤,我的心好痛,好痛,忘尘。”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再也无法让忘尘继续往下唱,他用力的抱紧她,怕一松手,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忘尘抬起头来,凑上自己唇,贴合住了那令她心痛不已之人的双唇,泪水就那样沿着她无力的脸庞流下,混合在两人的热吻里展旭没有料到她会有此举动,一刹那的怔住之后便热烈的与她纠缠起来只是展旭可曾知道,忘尘的吻是离别之吻呢?

三日之期已...日之期已到,忘尘坐在良辰美景的大厅内,面前摆着的是那张为展旭所弹奏过的琴。她在等着,等着裴青的到来,等着展旭的离去。她知道她在慢慢的失去展旭,失去她限难中产生的爱情。对于前生的爱人,她痛,痛得想要死去。对于这世的展旭,她愧,愧得无地自容。难道是上天在处罚她吗?再一次爱上,却等于永恒的失去,不管是前生还是重生,她始终无法获得幸福,是吗?

外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她知道裴青来了。信手一拨,一首同样哀伤的歌曲随即从口中逸出:“寻寻觅觅在无声无息中消逝,总是找不到回忆,找不到曾被遗忘的真实,一生一世的过去,你一点一滴的遗弃,痛哭,痛悲,痛醒,痛恨,痛失去你,也许分开不容易,也许相亲相爱不可以,痛哭,痛悲,痛醒,痛恨痛失自己,情深缘浅不得已,你我也知道去珍惜,只好等在来生里,再次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生生世世,在无穷无尽的梦里,偶尔翻起了日记,翻起了你我之间的故事,一段一段的回忆,回忆已经没有意义,痛哭,痛悲,痛醒,痛恨,痛失去你,也许分开不容易,也许相亲相爱不可以,痛哭,痛悲,痛醒,痛恨,痛失自己,情深缘浅不得已,你我也知道去珍惜,只好等在来生里,再次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展旭,没有今生,但愿有来世,我一定回报来自你的深情,珍惜我们之间的缘份。

“为了他?”一曲完毕,裴青轻轻的问道。

“我们走吧!”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忘尘径自往前走去。丝毫不留恋这她改变的地方,或许早已经记在了心里,也或许,她根本是真的不在意。

“告诉我,是不是为了他?”可是裴青并不想就此算了,在忘尘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拉住了她的手,眼里满是阴狠。

“王爷如果不想手烂的话,最好拿开你的手。”忘尘也不恼怒,只是淡淡的提醒道。由于她在自己的身上下了毒,这毒并不伤害她,由于她百毒不侵,可是却会伤害想要强行碰触她的人。

“你你敢?”把手赶紧拿开,裴青却发现手上已经有了些红肿,不禁脸色大变。

“我答应帮你,可没答应你可以碰我。”除了展旭,谁也不要近她的身,她不喜欢。

“哼!”裴青愤怒的离开,也不在乎身后的人会不会跟上,又或者他知道忘尘一定会跟上。

而忘尘的确跟了上去,她只有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展旭一行人平安无事。

展旭重新易上之前的容貌,带着洛海四人和一些伙计,孤儿院的孩子往风延国走去。他们化装成了搬家的商家,每次过关卡就说是带着孩子出去见世面。这样的借口让他们平安无事的离开了天洛王朝。经过了一个月的奔波,风延国终于到了,展旭带着他们来到了国都—元城的某一处大院里。

“洛海,这个别院是我私下买来的,非常安全。这是忘尘要我交给你的银票,应该够你们生活一段时间了。这些孩子,她说一定要好好的扶养长子,她相信你们这点本事还是有的。”不亏是王子买下的地盘,足够这几十个人全部住下来了。而展旭拿出一大把银票,也的确为数不少,节俭点也能过上好几年了。

“谢谢你,展旭。”洛海笑道,心里却好痛苦,他好担心忘尘,好担心。

“不用谢,这是我答应忘尘的。好,你在这里就安顿下来,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我现在就回去,不知道忘尘怎么样了?”展旭也很担心。

“展旭,有点事,我想跟你谈谈。”洛泉对着展旭平静的说道。

“好。”见洛泉往旁边走去,展旭也不疑有他,也跟着走了过去。可是就在他转身之后,洛海在他的颈上重重一捶

“你们”顿时展旭觉得后脑一疼,就晕了过去。

“对不起,这是我答应姐的。洛梅,赶紧喂他服下去。”洛泉轻轻的说道。

“姐现在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我好担心。”洛梅有些悲伤的说道。

“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要成为她的累赘。”洛泉望着那一弯月,坚定的说道。他很明白,忘尘是为了他们的安全才答应了那个该死的王爷某些事情,他们不能再继续留下,否则忘尘会更加危险。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度日如年的忘尘在王府也已经呆了二个月。这期间,好战的裴青一直想要说服王上开战,却一直没有成功,她也很幸运的没有成为裴青残害生灵的帮手。有好几次,裴青想要让她一起进宫说服王上,可她一直坚持不同意。开玩笑,她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高人就已经告诉过她,千万不能进王宫,她又不是没事找事型,哪能送羊入虎口,好好的日子不过,去送上门给裴青当未婚妻,甚至会成婚!她脑袋还没出问题呢!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上拿着的是展旭的长笛,不知道胸口的痛是思想还是动情,只是分别的时间越长,疼痛越来越厉害。但即使这样,她仍然不后悔将展旭留在风延国,她相信,洛泉一定会听她的。

“你倒是好,一天到晚的死人样,摆脸色给我看哪!”不例外的,在朝上受了气的裴青一回到王府便要来这里撒气一番,这不,又来了。

“王爷也可以不看。”迅速的收好长笛,忘尘淡淡的说道。

“你,哼!”裴青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一个月来,不管他如何试探忘尘始终都没有动气动怒,反而把他气得半死,真不知道她脸上淡然哪来的。

“王爷,请喝茶。”倒了一杯茶放在裴青的面前,好歹也是白吃人家的,怎么说也不要一下子就气死他了。

“那是他的?”他虽然气,可没有忽略忘尘那收起长笛的动作。

“这个跟王爷并没有关系。”忘尘的身子一缓,可随即再次淡然说道。

“他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一定会当着你的面杀了他,看你是不是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哼!”手一使劲,茶杯碎成了好几片,裴青落下了凶狠的话,他实在是不喜欢忘尘脸上的淡然,仿佛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挑起她的情绪,没来由的,他就是不喜欢。

“展旭,你可安好?”不自觉的,忘尘轻言出声,少了裴青怒火的房间再次以沉默回答于她。

“洛泉,给我解藥,让我去找忘尘。”这一个月来,不知是展旭第几次向洛泉乞求,可是每一次都是让他焦急的答案。当他再次醒过来时,便成了这副只能躺在床上的模样了,试了试运气丹田才发现内力全无,手脚想要动动都很难,更别说下床去找忘尘了。这样一呆便是一个月,他担心的快要发疯,可是洛泉却仍然不理会他。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不例外的洛泉还是这句话。

“洛泉,你明知道我放不下忘尘一个人,你明知道以她的性子留在王府会很危险,你明知道她其实只是个十八岁的女子,你明知道她其实很脆弱,你更明知道她此刻需要有人在身边,可是,洛泉,你为什么不答应我,为什么不答应我?如果忘尘有个好歹你怎能安心,如果忘尘有个万一,你怎么办?”展旭再也无法忍住情绪,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对洛泉破口大骂。

“姐,不会有事的。”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不能违背姐的话。洛泉心里自然清楚,可是他不得不这样对展旭,给他服下软筋散。

“如果我告诉你她让你们离开,只是为了没了后顾之忧,到时候以死结束自己。你还会认定她没事吗?是,她是会医,会毒,武功也非常好,但你能阻止她自我了断吗?”尽管全身没有力气,但是展旭的话还是很大声,由于那是他几乎吼出来的。

“姐”这一下,洛泉真的有些不确定了,他心里只是认为聪明的忘尘会解决自己的难题,可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么极端啊!

“不要姐了,你再犹豫下去,再见忘尘便是她的尸体了。快给我解藥,让我去找她。”展旭仍旧吼着,脸上青筋暴现,相当着急。

“你爱她?对吗?”尽管说出来心很痛,但洛泉仍旧问了。

“是的,我爱她,我爱她胜过我自己,如果有个万一,我会以我的命来换取她的存在。洛泉,我知道你了解她,她的个性非常激烈,但相当重感情。这一次那个王爷逼她出谋划策要拿下风延国。她那么善良,怎么会制造无端的祸事。她把你们推开,是为了保全你们。甚至我,都居然骗了,可见她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洛泉,我求求你,让我去找她,再晚,我简直不敢想了。”展旭好忧心,好忧心,他真没有想到那刻骨铭心的拥吻居然是忘尘绝决的告别方式,更没有想到她会让洛泉使出这一招推开他,他简直是快要担心的疯了!

“你会带她平安的回来吗?”洛泉的心中已经有些松动了。

“是,我会,即使我死。”展旭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给你解藥。”洛泉终于答应了他,与其说他答应展旭,不如说是他担心忘尘。

忘尘,我来了,不管你怎样费尽心机推开我,我还是来了,由于我爱你!对着天空,展旭终于笑了!

裴王府的一个院落里传来了一曲悲伤的音律,仿佛是在思念远方的爱人,又仿佛是在自艾自己死去的爱情,丝丝扣扣间,是吹笛者悲凉的心情,哀伤的落寞,浓郁的相思

“既然念我,又何必要推开我?”缓缓的走近房间,展旭独有的嗓音轻轻响起,望着二个多月未见的忘尘,他的心实在疼痛。消瘦的身子,有些苍白的脸色,流着清泪的脸庞,离愁困扰的双眸,这样的她,他怎能不心痛,怎能?

“展旭?”忘尘不可思议的转向声音处,模糊的眼睛看不清朝她越来越近的人影,直到那个熟悉的怀抱再一次围在她的身后,她才终于相信,展旭来了,来到了她的身边,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是我,我来了,这一次别想再推开我。”说完,展旭低下头,吻住了那双朝思夜想的红唇,吻去了那滴滴为他而流的清泪,吻上了她那无力的眼睛,吻上了那属于他的脸庞

尽管心口很痛,她仍然没有阻止,反而热烈的回应,痴痴的沉醉于他给的暧昧,他给的亲密

“真是好令人感动啊,久别重逢,是不是?”就在两人沉浸在热吻时,一个嘲讽的声音响起,两人看向来处,不错,正是裴青。

“我有没有说过,如果他回来了,我会在你的面前杀了他,看看你是不是仍然这般淡定。可是,很遗憾,不用我杀了他,也看到了你这般梨花带泪的模样,真是赚哪!但是,忘尘,我还是要杀了他,由于我决定了,我要你。”裴青有些憎恨的看着展旭,凭什么,凭什么只有他才能牵动她的心绪,凭什么只有他才能近她的身,又是凭什么,他才能得到她的心。一种征服的冲动在裴青的心中升起,使他改变了最初的想法。

“哦,是吗?看来,王爷是真的饥不择食了?”忘尘淡淡的笑道,泪水在她从容的擦拭下一点一滴消失,再清晰的依然是那张淡定的脸庞,漠然的表情。

“那么,他是不是也是饥不择食呢?”裴青有些恼怒,由于他见到的依然是她蚓驳牧场?br

“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忘尘的心。”展旭笑了笑,将深情的目光望向忘尘,意思是,我爱你,并不在乎外貌,而是你的心。

“等着吧,忘尘,你会后悔的。”裴青在心里大声的说道。

“是吗?我等着!”忘尘也是笑了笑,但那笑容却并不是发自真心。

“傻瓜,你怎么来了?这里很危险,你知不知道,你没听刚才他说的话吗?你干嘛还要回来!”待裴青一走,忘尘便开始向展旭责问起来。

“由于,这里有你在,而我爱你,不能没有你。”展旭捧着忘尘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

“傻瓜,你真是傻瓜。”可是,展旭,知不知道,即使你来了,你仍然无法拥有我,我仍然无法爱你,你真是傻瓜!靠着他温暖的胸膛,忘尘在心里苦苦的想道。

“可是,我只为你傻。”展旭再一次吻上她的唇,掠夺那属于他的甜蜜,或许只能这样他才能确定,她在,她在他的怀中,她好好的在他的怀中

心口好痛,可是却并不全是绝情丹的作用,而是苦涩的疼,他的痴情,她无法回应,就让他好好的享受这吻吧忘尘无法拒绝来自于展旭的索求,她只能垫起脚尖,半绝望的投入

又是一个深夜,王府的人正好眠,在忘尘隔壁房间的展旭也睡着正好,可突然,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连忙坐起身来。而这时候已经有一个黑影半跪在他的面前。

“参见王子。”黑影人的声音很镇定,但又有一丝压抑的喜悦。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展旭无奈的问道,心里却已经知道了原因。

“王子在洛都呆的时间过长,而且中途又带人回国又返回来,属下才能探寻到王子的下落。”

“你回去吧!”果然,唉,仔细想想自己在洛都还真的呆了很长的时间,足足有半年多。之前他为了逃避王宫中人找寻,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例外,可没想到会是在这里被发现了。但他并不后悔,毕竟他认识了忘尘,这个比什么都强。

“王子,国后请你早日回宫完婚。”黑影人仍然是恪尽职守,将话传到。

“你回去告诉国后,我已经有了意中人,我是绝对不会与她成婚的。”展旭坚定的说道,在遇到忘尘前他本就不同意这桩利益婚约,而现在,他的心中已有至爱,更不能同意了。

“王子,国后交待,如果王子不回去,那么就让属下不择手段。”黑影似乎早已经知道展旭的回答了,一副想要用强的模样。

“大胆,难不成你想要跟我动手不成?”这个时候权势还是非常起作用的,只见展旭闪着怒气的大眼凌厉的看着黑影人,黑影人的气势便马上低了下去。

“属下不敢,但国后说”黑影人还想要说些什么。

“不要老拿国后来压我,你回去告诉国后,过一段时间我会带着三王妃回去拜见于她。”等解决了这里的事情,就要带忘尘回去。展旭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他的妻除了忘尘,别无他人。

“是,属下一定转告。但是,王子,明珠小姐留书出走,就是来找你了。国后要你好好照顾明珠小姐。”黑影人终于难得的答应了,只是后面又加上了句不怎么令人开心的话。

“什么?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展旭一听,不免有些惊讶!那个娇气刁蛮的相府千金居然来找他,天哪,真是不妙!

展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发现,隔壁的忘尘已经将他们全部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她心里是五味俱杂。一方面她听见展旭有婚约时,很不开心。另一方面又感动于他对她的痴情,然而更多的却是来自心中的无奈。她是忘尘,忘了红尘的忘尘,可她也是残败,残了情,败了爱的残败。这样的她根本无法带给展旭任何的幸福,她的绝情绝爱只会让他是单方面的付出。她不能这么的自私啊!还是趁他还能脱身的时候,放他走吧!忘尘也好,残败也好,只是来自现代的一缕孤魂,不该有情,不该有爱。既然如此,她就来成全别人吧!

焰盟里,霁辰收到了一份飞鸽传书,居然是许久不见的忘尘写来的。虽然他不知道,她为何能精准无误的将书信送到他的手中,但是在看了内容的下一刻便连忙策马奔去洛都。

这一天,忘尘趁裴青外出时难得和展旭出了王府,只不过并不光明正大罢了。一身男装打扮的忘尘依然非常潇洒,只是身子有些瘦弱罢了。而一边的展旭虽然易容但仍吸引了许多路人的眼光,但他并不在意,由于他的目光全部都给了有些异常的忘尘了。这些日子,她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淡然,不管在谁的面前都是如此,连在他面前也不再表现真性情。更别说若有若无的距离了,每当他想要靠近她,她就会像此刻一样往一边退开。

“忘尘,你怎么了?”展旭忍不住的抓住了她的手,眼里满是疑惑。

“没什么。别这样,大家在看。”忘尘想要挣开,才发现他握得极紧。见路上看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她只好轻声的乞求道。

“我不在乎。你这些日子到底是怎么了?”展旭哪会顾忌别人,他的眼中除了忘尘,还是忘尘。

“我”忘尘明白,这些日子的前戏,展旭已经察觉到了。她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由于,前面的某一处传来了喧哗的吵闹声。

“我告诉你,本小姐吃多了山珍海味,你这菜正不正宗,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一个衣着光鲜,身份有些高贵的女子对着一酒楼里的小二正大呼小叫着。

“小姐,这真是鲍鱼,小的真没有骗你”一边的小二呿嚅的说道。

啪,一个五指印立马在小二的脸上显现,都红肿起来了,可见女子的劲有多大。

“小姐,小的”小二依然想要开口解释,却发现那秀气的小手再次袭来,他闭上眼睛等着疼痛,却久久没有感觉,不禁睁开了眼,便看见了一幕奇怪的情景。

一个白衣公子拦下了女子的一只手,女子的另一只手便想要向他打去,然而却被另一个高些的白衣公子拦下,而女子的眼中却是闪闪发亮,似乎非常的惊喜

“展旭?是你啊,展旭,我终于找到你了!”拦下女子打小二手的是忘尘,而拦下女子打忘尘手的是展旭。而女子在看到展旭,立马扑上前去,抱着展旭就大声的叫道。

“珍珠,放开我。”展旭这才发现,原来竟是那个相府小姐珍珠,他不知道她为何认出他来了。他使劲的想要挣开,却挣不开,又不想用内力伤了珍珠,只得是让她主动放开。但他的眼睛却始终忘着一边沉默不语的忘尘,忘尘淡然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

“展旭,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刚到,你是不是早知道我要来了?”珍珠终于放开了展旭,可仍然不忘拉着展旭的手。仔细看了看他,嗯,易了容果然平凡多了!想到这不禁庆幸自己偷看了他易容过后的画像,要不然就是在面前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我知道你来,但并不知道你今天到,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展旭见忘尘递了一个藥膏给小二,留下了锭银子之后便要向门外走去,他急得不得了。

“咦,他是谁?”珍珠疑惑的望着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有了一丝兴趣,便放开了展旭。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