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阁小说网 >  穿越之忘红尘 >   7

尽管早就已经设想过两人见面的情形,可是当真的看到属于她的怀抱被别人占住时,忘尘的心仍然是痛楚不已。她的确没有想到这个叫做珍珠的女子就是展旭的未婚妻。她更没有想到,展旭以往不在乎任何女子的漠然会任由她抱住而且并没有挣开。或许,她真的是该退出,还他幸福。她的心口开始发痛,她无法再看下去,只好离开。却还没走出门口,就看见一个放大的脸庞在她的眼前显现。

“你是谁?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呢?你是展旭的什么人?”同是女子,珍珠很快的就发现了忘尘的真实身份。

“她是我的”展旭想要说明忘尘的身份,他想说是他爱的人,却被忘尘打断了。

“我是他的朋友。由于怕人误会,所以我才女扮男装的。珍珠小姐可千万不要误会了。”忘尘连忙打断展旭的话。

“忘尘,你说什么,你明明是我的”展旭当然不同意忘尘的话,可是他却没有开口的理由。

“珍珠小姐,你和展旭许见未见,应该有很多话要说,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忘尘笑了笑,同时也快速的再次打断了展旭的话。

“展旭,带珍珠小姐去乐雅院你的房间住吧,那是环境比较安静。适合你们说话。”忘尘又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给展旭,却在话落的时候急步而去。

“忘尘,忘尘”展旭想要追上去,却被渲樗浪赖睦攀郑弈危坏么渲槿ダ盅旁骸?br

忘尘很快的回到了王府,将自己锁进了房间。心口的痛让她快要不能呼吸,她连忙倒了一杯凉茶喝下,稍稍的平复了她激动的心情。待到胸口不那么疼时,才从枕头下拿出展旭的长笛,呆呆的望着。

“既然如此,又何必呢?”霁辰快马加鞭的赶来了洛都,正好就碰上了酒楼的那一幕,而现在,又看到了忘尘的这一幕。

“霁辰,你来了!”忘尘收起长笛,收起情绪,脸色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告诉我,是不是他负了你?”霁辰直视着忘尘,大声的问道。

“没有,霁辰,我只是需要你的帮忙”忘尘摇了摇头,轻轻的对霁辰说道。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天边落日让屋顶上的忘尘有感而发。

“你想太多了!”而坐在他身边的霁辰却是淡淡一笑,笑起来的他其实很好看。

“或许吧!”人生本就有太多无法预料的事情,不是吗?

“你还有我。”揽着忘尘的肩,霁辰深情的说道。

而展旭回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唯美的画面,一对男女映在黄色的余光下。郎有情,妹有意。可是,不该是这样的,那个揽着忘尘的人应该是他呀!

“忘尘”展旭一步步的走近屋檐,想要看清楚她的表情,可是霞光挡住了他的脚步,他怎么样也看不清她的神情。

“哦,展旭,你回来了?珍珠小姐安顿好了吗?她一个人在洛都不安全,你最好还是陪在她的身边。”忘尘跳下屋顶,站在展旭的面前轻轻笑着。

“他为什么在这里?”望着如守护者模样的霁辰紧紧的靠在忘尘的身边,展旭有些怒气的问道。

“我想他,他就在这里了呗!”忘尘灿烂的笑着,仿佛觉得展旭的话有些奇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忘尘笑得那般开心的依在另一个男人的怀中;他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忘尘露出那小女儿态的表情是由于另一个男人,他不能接受!

“尘,我想他误会了某些事情,你还是跟他说清楚比较好。”霁辰搂了搂忘尘的腰,亲昵说道。

“好,霁辰,你先回房去,好吗?”忘尘温柔的笑着,还带着些深情。

“忘尘,你你居然让他叫你尘,你们”展旭简直不相信自己所看到。所听到的一切,他不敢相信忘尘会这样,他不要相信!“展归,我想我不应该再骗你了!”忘尘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展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忘尘接下所说的话会让他心碎。

久久之后,房间外响起一声痛彻心扉的大吼,随即便见到忘尘泪流满面的走进房间,手里拿着的是那已经碎的不堪入目的长笛。

“你这又是何必?这样对他,你怎能忍心?”霁辰递上手帕,有些心痛,有些嫉妒的问道。

“只要他幸福”忘尘并没有接过手帕,只是用衣袖擦了擦。脸上已经淡然,但那语气里的无奈和痛苦也是显而易见。

“你能确定他一定会幸福吗?”霁辰轻声问道,脸上有着严重的落寞。

“这个不重要了。霁辰,谢谢你。”忘尘不想再被逼问下去,由于她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你好好休息吧!”霁辰苦涩的笑了笑,离开了房间。心却早已经痛的不行。初时,他接到忘尘的书信是激动的,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忘尘千里迢迢将他找来,只是为了配合她演一出戏,一出让展旭死心的戏。

看起来,他与忘尘格外的甜蜜,可是实际上,他与忘尘始终有点距离。他并没有碰到忘尘,只是紧挨着她的衣服而已。展旭大惊之下,自然不会看端倪,可是他却只偷得这一时的暧昧。但,也已经足够了。霁辰望了望天边的晚霞,心情很是低落。

而展旭呢,却是离开忘尘之后一路狂奔,最后来到了孤儿院。虽然早就已经关闭,但仍然是忘尘花钱买下的产业,仍然属于她,只是里面安静的可怕而已。

他怔怔的坐在屋顶,那个他与她第一次靠近的地方,脑海里回荡着那一句句残忍的话语。

“展旭,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我喜欢的人是霁辰。”她这样说道,可是那你为什么当时拒绝霁辰,说我是不可替代的唯一呢?

“由于这是我和霁辰串通好的,我知道你在场,所以才那样说。”可是,你为什么在骗我呢?

“我早看出来你的身份不简单,也许有一天可以借来利用利用。所以就选中你了呀!”那,为什么又信任我呢?

“不这样,你也不会相信啊?”那,你的吻呢?

“哦,没关系,霁辰并不介意,为了让你答应我带洛海他们走,我不得不这么做,也没关系,只是一个吻而已嘛!”你为什么会拿着我送你的长笛哭呢?

“哎呀,我跟霁辰分开了好久,不自觉的想起了他就哭了呀!”可是,你又再次让我吻了呀!

“你的吻还不错,我觉得再一次也没关系啊!”她那样满不在乎的说着,似乎换成任何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人她都会献吻似的,那样说的她听起来好随便,好随便。

“你真的不爱我,一点都没有吗?”他艰难的开口,可是却是重重的伤心。

“一点也没有,瞧你长得那样,男不男,女不女的,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你呢?”她轻蔑的说道,仿佛嫌恶似的退开他的身边,眼光还会时不时的望向房间,似乎那才是她想要的。

“真的是这样吗?”他最后问道,心却已经碎成了一片一片。

“当然是真的,对了,这是你送我的长笛,还给你哦!”她一点也不在乎的递过长笛。

“你既然不要,那就毁了吧!”既然不要他这颗心,就不要吧!他略施内力,长笛碎了,他也忍不住心痛大叫,飞身离开了。

直到此刻,坐在两人曾有过痕迹的地方,他仍然无法相信那些伤人的字句会是善良的忘尘所讲出来的。那信赖的眼神,夺目的笑容,甜蜜的拥吻,每一样都在提醒他,她对他是不一样的。可是,她却说,只是由于利用,才当然不一样。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她怎么会设计了这么一个大的骗局,欺骗了他这么久?可是,她的笑,她的娇,如今却为另一个人绽放,他又不得不信。但可不可以不要相信,可不可以不要当真,可不可以只是做了个梦,忘尘不会这样对他的。可是,他为什么会坐在这儿,为什么不是抱着她拥着她仰望天空美丽的星星,而是在这儿,独自一人难过心碎呢?她在干什么,是不是在那个人的怀里说道星星好美之类的话呢?

不要想了,不要再想了,可是,心为何会这么痛,这么痛,简直快要不能呼吸了,简直快要暴炸了,似乎全身的力量都被抽走了,他好难过,好难过!

突然想起,今天下午对珍珠的话,这时候觉得是个极大的讽刺。为了不让珍珠纠缠他,他告诉珍珠,忘尘是他的挚爱,唯一想要共度一生的人,而且非她不娶。当珍珠问他,忘尘是不是也爱他时,他是怎么回答的。他说,她不用说,他就已经明白了她的心。可是现在,谁能告诉他,到底是谁明白她的心,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难道他爱上的女子真的是这般,这般狡诈,这般势力,这般令人看不透吗?

不,他不相信,忘尘一定是有什么难言这隐,半年的相处不可能有假,她不是这样的人,他一定要搞清楚,她到底怎么了!

打定主意的展旭收起心情,往王府奔去,只不过是格外的小心,似乎不要任何人发现

他走了,他真的走了,这一次是真的走出她的生命了吗?夜晚,天很黑。忘尘却是独自一人在窗前独坐,她的一颗心跟着展旭的脚步也一并离去了。她无法入眠,一闭上眼脑海里就放映着她说着伤他话语的一幕又一幕,看着他的神色由慌乱转为伤痛的点点滴滴。刹那间,她居然觉得好好笑,她曾以为她会一直这样孤独,重生过后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人,这才服下了绝情丹。可是,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除前生未婚夫以外的人,她算不算花心呢?可是,要爱上展旭,真的很容易啊!那温暖的笑容,温和的嗓音,你会不自觉的沉浸在他给的柔情里啊!那么前生的那个他呢,她是怎样的爱?是不是她变心了?不,这个时刻,她分不清楚了,再也没了初时的那般坚定。可是,这一切已经都不重要了,看着不管怎么努力也无法复原的长笛,她清楚的明白,逝去的终究是无法挽回的了!

胸口好痛,好痛,一动情便疼,一刹间,忘尘居然想起了现代看过的神雕,里面杨过中了绝情谷的花毒时也是这般痛苦呢!只是,她好像更惨点,连想要光明正大的动情都不可以,还只得在心里偷偷的痛!不自觉的忘尘又想起了展旭离开的那个画面,心中一动,一首赵微的渐渐轻唱而出:“你转身走向来时的街阳光刺出眼中的泪原来离别正上演挽回终究是无解渐渐不见你微笑的脸会不会是你在表演眼泪干了只是盐哭过没有感觉你渐渐不见你那样坚决(爱渐渐不见)爱消失眼前眼前是白天但夜般黑胸口正下一场大雪寒冷将灵魂冻结我却还不肯熄灭应该是任你渐渐走远但两个我正在对决感情在心中沉淀已过保存期限爱渐渐不见将我心冻(你渐渐不见)感觉我已被撕裂爱渐渐不见爱渐渐不见(看不见这一切一转眼太遥远)地转天旋(看不见这一切)你渐行渐远(一转眼都已经熄灭)爱渐渐不见(看不见这一切一转眼太遥远)爱渐渐不见(看不见这一切)爱已经熄灭(看不见这一切一转眼太遥远)地转天旋(看不见这一切)你渐行渐远(一转眼都已经熄灭)感觉(看不见这一切一转眼太遥远)渐渐不见(看不见这一切)爱已经熄灭”是的,爱已经熄灭,爱已经不见!

“既然这么痛苦,你又何必这么残忍,伤了他,也伤了你!”霁辰竟出现在了房间里,他怎么进来的。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呢,只是那说话的口气为何那般辛酸。

“你不懂。”忘尘倒没有注意那些,只是望向窗外的明月,淡淡的说道。

“忘尘,我真不明白你,既然非他不可,又何必伤他?我不得不承认,他很在乎你。”尽管说出口有万般的不愿意,但是霁辰仍然说了,或许他比展旭更爱忘尘也不一定。

“人世间有许多情感,亲情,友情,爱情,可是不管是哪一种都抵挡不住死神的阻拦。你也罢,我也罢,只要阴阳相隔,再浓郁的爱也会消失。万事又何必强求?”如果可以,她怎么会不要幸福?如果可以,她何尝不想与展旭共享人间繁华?可是,她不可以,不可以。

“你到底隐瞒了我或者他什么事?”听到这里,再不明白她心中有苦衷的话,那么霁辰就是笨蛋了,而且是大大的笨蛋了。

“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霁辰,答应我,做一个好人,千万不要做对不起百姓的事。这是我救了你最大的回报。”知道又能怎么样,她自己炼制的藥丸她清楚,没有任何解藥。那是一味藥,也是一味毒,下在心中,下在腹中,下在情中。无法动情,无法爱人,更无法与深爱之人结为夫妻。这样一个等于残废,绝症的她,给谁谁都是折磨,都是累赘!那么又何必呢?

“忘尘,我做不了你心中的那个人,却还想做你的朋友,或者你的亲人。我想关心你,或许你并不需要,但是,我想。”霁辰走到忘尘的面前,用一种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他早已经放下,现在拿起的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和照顾而已。

“霁辰,不要这么对我,我不值得。”听到霁辰的话,忘尘既感动也愧疚。她感动于霁辰的关心,愧疚于他的真情,但她觉得自己并不值得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焰盟盟主这般在乎啊!

“难道我连做你朋友的资格都没有吗?”她的身上有他羡慕的真心,他不强求感情,却只想以一个朋友的名义呆在她的身边,她的心里。不会有任何复杂的感情,只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情谊,可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不,够,当然够。霁辰,你当然是我的朋友。”忘尘并不是一个无情的人,她怎能拒绝这来自于霁辰的心意,她明白霁辰早已经看开,只是仍然留情罢了。但她无法拒绝。

“哇,真是热闹啊,我才出门几天啊,王府里居然就这么热闹了,真是不容易呢,看来,我们忘尘的魅力还真是无穷呢?”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门边又出现了一个人,居然是裴青。

“王爷夸奖了,忘尘乃一小女子,哪有什么魅力呀!这位是忘尘的朋友,路过洛都,过来看看而已。”忘尘的语气仍然是不温不火,不咸不淡,不高不低,只有淡然。

“哦,是吗?看来忘尘的朋友还真是多得很哪!”裴青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看来是刚回府不久,脸上却是那副嘲讽到极点的表情,令人相当不爽。

“忘尘不像王爷,位居高官,需时刻掩饰真心,距人于千里之外,不能有朋友。忘尘只是一个平常的老百姓,对人是真心相交,自然有那么几个朋友。这毕竟是尊贵王爷和普通忘尘之间的区别了。”忘尘淡笑一下,带着几分讽刺几分自嘲的说道。

“你忘尘,你嘴硬是吧!那么你看到这个人还会嘴硬吗?”裴青气得脸色发青,却下一秒钟又笑盈盈的,居然还是那种令人心寒的笑,只见他拍了拍手,一个人被推到了忘尘的面前。

“展旭?”忘尘见到被捆绑着的人是展旭时,的确掩饰不住惊讶和担忧叫出了声。可是她也在下一秒钟恢复了表情。只是,心里面却已经隐隐作痛。

那个潇洒的男人此刻变成了什么样,脸上,身上都有着刺目的伤痕,似乎还被点了哑穴,一张嘴发不出任何的音节。更为恐怖的是全身无力,仿佛被人施以了某种手段。一双仍然幽深的大眼深深的看着忘尘,想要说些什么。

“不错,这就是那个你只为他唱歌的男人呢?只为他留泪,只为他表情变化的男人,可是现在,他却是我的阶下泅,哈哈”裴青显然十分满意见到忘尘失态的模样,居然大笑出声。

“我想王爷弄错了,这个男人只是忘尘拿来利用的人而已,并不是王爷所说的那样。王爷,我看你是误会了。”忘尘转身坐在椅子上,看也不看展旭。还倒了一杯凉茶喝着,冷漠的说道。

“哦,是吗?如果我没记错,前些日子也是在这里可发生了一幕久别重逢的热吻戏呢!相当的感人,你确定他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吗?”裴青似乎没有相信,也似乎有点相信。

“他只是我孤儿院的一个教书先生,会点武功。而忘尘又需要一个人做护卫,自然而然就选择了他。能让一个男人死心塌地的方法不外乎让他尝到甜头,王爷不正好见到了吗?”忘尘的双手交叉相握,漠不关心,眼神也避开展旭那咄咄视线,然而交叉的双手指甲却已经陷进了肉里。

“忘尘,你想要救他,也不用这样来哄骗于我,难道真的不怕我杀了他吗?”裴青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所言非假,对着展旭居然还踢了几脚。

“王爷,你想做的事情,能有人阻止的了吗?”忘尘有些讽刺的笑着,但脸上依然淡定。

“只要你求我,我就可以放了他。大胆!”裴青伸手想要抚上忘尘的脸,被制住的展旭一脸大惊,毫无办不,忘尘却动也不动,一直沉默的霁辰却闪到了她的面前,挡住了裴青的去路。

“王爷,你不会认为,忘尘身上的毒已经没有了吧!”忘尘倒不以为意,站起身来,走过霁辰,站在裴青的面前与他对视,一点也不畏惧。

“你哼,既然你不在乎他,那么,我就杀了这个惊了本王的人。哈哈忘尘,你知不知道,惊了王驾,也可以处死哦!”裴青先是有些恼怒,收回了禄山之爪,然而看向地上的展旭时,却又大笑出声。

“如果王爷真能在忘尘的眼前下手的话,那么忘尘也不阻拦。只是这展旭跟我毕竟还有一点交情,虽然忘尘并不曾对他独特。但也不允许有人杀了他呢!”忘尘闻言心中一紧,脸上却扯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但那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那么就看我敢不敢?”裴青哪受过这等气,运气将内力施于掌上,就往展旭的头顶挥去,如若真拍下去,必死无疑。

“啊”可是,手还未到展旭的头上,他的手便无力的垂了下来,而且颜色发黑。

“王爷,忘尘事先提醒过你了!不过这毒不会致命,只会让你手软而已,一个时辰后便会解开。”忘尘似笑非笑的说道,在看向展旭时,倒隐隐透出松了口气的错觉。展旭自然发现了她的目光,他想要从中发现些什么,却徒劳无功。

“你哼,算了,还给你。”裴青一生气,便不在意的将展旭拧起扔向忘尘,大步流星的离开了。他试探的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留着一个对他没好处的人在身边。

“你没事吧?展旭?”裴青一离开,扶住展旭的忘尘便急急问道,连忙解开他的哑穴,为他把脉,察看他的伤势。

“能看到你,我就没事了。”恢复说话能力的展旭轻轻的说道,他望着为他忙碌的双手,忍不住的去握在手里,痴痴的凝望着忘尘那担忧的脸庞,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展旭,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不愿意在我面前有人丧命而已。你现在也没事了,虽然受了伤,但还好,没有伤及内腑,这是一些疗伤的藥,你拿回去擦擦。天晚了,你走吧,我们之间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忘尘立马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之后,马上放开了他,淡然的将一瓶藥放进他的手里,冷漠的说道。“真的是那样吗?”不知道为何,展旭居然笑出了声,他只是看着忘尘,看着“是的,你走吧!”忘尘背对着他,冰冷的声音传出。

“好,我走。但,忘尘,不管你怎么赶,怎么伤,我不会退缩。我并不是笨蛋,我有眼睛,有心,有感觉。”展旭仍然那副温暖的笑,深深的望了忘尘一眼,留下一些别有含义的话便离开了。然而,他心里却在说,忘尘,你的人,你的心,我可以看,可以感觉,但不是盲目的。你曾说过,你信任我,那么,就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只光看表面的人,你的内心,终有一天,我会明白。不过想起之前被裴青抓住,而且毒打还是有些郁闷的,毕竟自己给忘尘带来了麻烦。但双拳难敌四手,一人对阵十大高手,他被裴青折磨也是必然的。

忘尘忍住心口的疼痛,听着远去的脚步声,直到一切都重新安静下来之后,她才发现,她居然忘记问展旭是怎样落到裴青手里了。不过,只要展旭离开这里,一切都不会有事。可是,该死的,他走时档哪谴嘶笆鞘裁匆馑迹巡怀伤懒诵┦裁矗坎唬獠豢赡埽训浪诨骋陕穑坎唬庖膊豢赡埽苌说谋砬椴皇羌俚摹?傻降资俏裁矗尤换鼓茄担尤换共豢贤怂酰獾降资俏裁矗恳皇敝洌揪尤慌磺宄恕?br

“忘尘,你低估了他对你的感情和他的智慧。能在你的心里放下位置的人绝对不是傻瓜,不可能只凭几句话或者看到的一些画面就会让他相信,你不在乎他。忘尘,你应该要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有着不一般的聪明,你的戏他未必会相信哪!”霁辰望着忘尘的神情和展旭说话时的坚定,有所顿悟的说道。这一刻,他不得不对展旭心生佩服,爱上忘尘不容易,爱着她更是不容易,他自付他没有那样的耐心来猜测一个女人的心。他的感情很简单,也直接,不会这么千回百转,所以,他最后的一丝希望都消失了,或者,他该回去了。

“是吗?我低估他了吗?”忘尘低低的问道,心里却像被人打了一拳似的疼痛不已,却也在刹那间明白了些什么,或许霁辰说得对吧!

“是的,你将你自己看轻了,由于你认为他对你的感情是表面的,随便一些变数就能改变的。可是,忘尘,你初时信任他是由于什么,现在你却在这上面作假,他不会相信的,即使现在弄不清楚,可只要给他时间,他就会明白,你的心中所想。所以,忘尘,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伤害他,我都要奉劝你放弃。由于他爱你的心很坚定。这里,也没有我的必要了,我回焰盟了。但我会做一个好人,来回报你的救命之恩。”霁辰坚定的说道,同是男人,他明白展旭并不会就那样放弃,初时的慌乱,不能接受只是暂时,他明白那个男人以一颗炽热的真心在爱着忘尘,他放心了也死心了,于是便是离开的时间了。

“霁辰”忘尘轻轻的叫喊,却没有停住那飞奔而去的身影,她明白,她伤了霁辰,上一次,这一次,都是,甚至这一次更加的严重。只是,她也明白,霁辰的世界里并不是只有感情,还有很多很多的事物,他这一去,必定会有一番作为。至于他的幸福,忘尘也只得在心里祈祷了。

离开王府的展旭并没有回乐雅院,即使他知道那有珍珠在等他。可是他就是不想回去,他再次回到孤儿院,他需要时间来好好想想他和忘尘之间发生的事情。也只有想清楚了,才能知道忘尘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才能知道她是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推开他?只是,他却仍然忍不住的自嘲起来,被称为风延国最冷静三王子的他居然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天洛王朝的宫殿里,此时正听见一老一少正在吵闹着,只是令人觉得有些奇怪,年纪轻的自然是那个该死的王爷裴青了。可是那个头戴王冠的人不应该是稳重到不行的王上吗?怎么也会这么没形象的大呼小叫呢?

“王上,我一定能拿下风延国,请王上准许我出兵。”裴青望着仍是不同意他的王上,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可把忘尘弄进府里也有两个多月了,白吃白喝的伺候着,整天还带进一个又一个乱七八糟的人,真是实在头疼。他可不做亏本的事情,怎么着也要完成自己的愿望不是?

“裴青啊,不管怎么样,孤是不会同意你出兵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说起来,你年纪也不小了,晨儿也失踪了十多年了。要你死守这个婚约也不公平,这样吧,就由你素姨做主为你挑一门好的婚事,找一个文才兼备的妻子吧!”被称为王上的洛尔先是狠狠的驳斥了裴青的请求,然而又有些语重心长的无奈说道。仔细想想,他的女儿,最爱的王后生下的女儿居然在五岁那年无缘无故的失踪。现在长大也应该有十八岁,快十九岁了,唉!看着面前这个老嚷着要攻风延国的爱将,他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他的战绩,这么些年天洛王朝很和平,全都是他南征北战。可是,这孩子不知怎么搞的,居然没战也找战打。难道他不知道国与国之前和平是很重要的吗...重要的吗?像今天这般的争执就连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他胸有成竹的把握从哪来?

“回王上,不需要王后操心,微臣会看着办的。”并不是一定要苦等那个不知还能不能找到的公主,只是他现在的兴趣被忘尘给吸引住了,虽然无法肯定到底是不是喜欢她,但,他想怔服她倒是事实,而且他隐约觉得她和他存在着某种联系。但又无法具体说明。

“晨儿是不可能了,你如果有动心的女子也抓紧吧!甭不想见你一直这样下去。”天天想着打战,王上还有半句没有说完藏在了心里。

“是,臣告退。”看来今天又要无功而返了,裴青郁闷的说道,恭敬的退了下去。

“这孩子啊,真是像极了我兄长。”裴青走后,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从后面走了出来。

“素儿,身体好些了吗?”倒是王上一见这名女子连忙过去将她纳进怀里,好像风一吹便会倒似的,不过仔细一看,这女子的身子倒真是十分瘦弱,连脸色都有些苍白。

“王上不用担心,我很好。只是,想起了晨儿。”原来她就是天洛王朝的王后—裴素。裴青的姨,忘尘在这个时代里的娘亲。

“唉,都十三年了,真的不知道她还是不是活着。不过素儿,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吉人自有天相,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洛飞见到心爱的人一脸愁色,心情也跟着沉重了起来。想起那个无缘的女儿,心也忍不住难过起来。“是吗?还能再见吗?”裴素轻轻的问着洛飞也问着苍天。

“一定能的,上天会怜悯我们这颗想念女儿的心。素儿,我们找个时间去一趟裴王府吧,裴青这孩子最近有点奇怪。一天到晚嚷着要开战,而且极度的自信,我倒想看看他的自信从哪来?”洛飞轻言细语的跟裴素说道。

“好,说起来,这孩子自幼就失去了父母,我们是他的亲人。该去看看。”裴素应随道。

离开宫殿的裴青回到王府,习惯性的又走到了忘尘所在的地方。入眼的便是一身白衣的忘尘站在竹林前静静的,不知在想些什么。就这样看着她,他觉得她有一股高贵的气质,又有一股神秘而又脱俗的气质,说不清楚,那种感觉是什么?但是,他心底却有某个声音告诉他,眼前这个女子不属于他,不属于王府,甚至不属于这个地方。可到底为什么不属于,他又说不出来!这样的感觉令他很不爽,相当不爽。

“陪本王出去走走。”不自觉的,每次遇到她,他总会变得很暴躁。

“是,王爷。”被人打断吹风的忘尘依然没有生气,移动脚步,跟上前去。

走出王府,马上有一等的狗腿子来效劳,但裴青既不坐马,也不乘轿,只是冷着一张脸在大街上穿梭。活像谁欠了他很多钱似的。而忘尘也不说话,沉默的跟在他的向后。今日她一身女装,虽然如此,但看起来,倒也跟男装没多大的区别。

一直走,一直走,倒也不知不觉来到了之前的四海归一酒楼。看着大门紧闭,忘尘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这个给了她成就感,给了洛海事业,给了孤儿院资金的地方,曾经热闹一时,现在却是冷清清的耸立在这儿。世事无常,难以预料啊!

“在想什么?”裴青见忘尘直直的看着那酒楼的牌匾,却不说话,便开口问道。

“没什么。”收起心里的思绪,忘尘淡笑。只要他们都安全了,平安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恨本王吗?”裴青突然说道,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但就是问了。

“不恨。”这是实话,毕竟恨一个人需要时间和精力,她没那个闲情逸致。

“本王并没有派人守住你,为何不逃呢?看得出来,你并不想留在这里。”难得,很难得,裴大王爷居然是心平气和的说话,还说着这个这么敏感的话题。

“洛都城里的任何一个百姓都可以让忘尘留下来,王爷不早知道了吗?”忘尘自嘲的笑了笑。

“你太聪明了,这对你来说不是好事情,知道吗?”裴青并没恼怒,只是有些冷就是了。

“其实忘尘并没有王爷想得那般聪明。忘尘只是想要过一个普通的人,平凡的老百姓。其实王爷应该经常来看看外面。有很多家庭是破碎的,战事一旦开动,会有更多的家破人亡。王爷,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一个国家这样做,会损失很多。”这是第一次忘尘说服裴青,也是第一次面对他说了这么多。

第二十七节绝望的爱恋(五)

(更新时间:2009-5-1323:42:00本章字数:3686)

穿越之忘红尘|第二十七节绝望的爱恋(五)|全本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四五全本小说网

“本王不需要你来对我说教。”果不其然,裴青的脾气又暴发了,他恨恨的瞪了忘尘一眼,随即转身就走,却在一个角落处撞上了一个华丽的身影。

“是哪个不长相的下人敢撞本小姐我?”咦,这个声音好熟,好像那天酒楼里发飙的人。

“可恶,是你撞到我,嘴巴放干净点!”裴青的怒气被挑得老高,真是够了,怎么老是碰到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忘尘是一个,这个女人更为夸张,居然这般讨厌。

“你说什么,本小姐走得好好的,你撞上了我,不向我赔礼也就算了,还出言不逊。你找死吧!”还真是珍珠,只是她为什么跑到这来了?

“女人,我警告你,再乱说话休怪我对你不客气。”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个女人也太蛮横了吧,真是的,可恶。

“别女人的叫,还有谁对谁不客气还不一定呢?”珍珠就是堂堂的相府千金,哪受过这等气?

“你,不要惹我。”裴青还真是遇到对手了,瞧这个女人长得是漂亮,可嘴巴还真是不怎么样。

“我也告诉你,不要惹我,本小姐心情非常不好。”珍珠也同样的吼回去,比起嗓音来,她可一点也不输给大吼的裴青呢!

“你心情不好关我什么事,让开。”裴青火大的叫道,想要离开,却发现她正挡着大路。

“凭什么,这路是你们家的吗?我偏不让!”珍珠非常嚣张的望着裴青,毫不退让。

“你让不让!”“我不让!”“让开!”“我不让!”

就在两个针锋相对的时候,一边走来一个人,同样的一身白衣,一个是展旭,一个是忘尘。只见两人行是怔怔的看了看对方,后来又怔怔的看着冒火的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死女人,你让不让!”“臭男人,我不让!”“让开!”“我不让!”

战火依然在升级,显然,王爷大人和相府千金都没有发现两人此刻的行为非常幼稚吗?也是幸好这个角落没什么人过往,否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珍珠”展旭看不过去叫道。“王爷”忘尘看不下去了,也叫道。

“是你?”还真是有默契,原来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还居然都同时停下来,发出同样的疑问。

“是我!”另一对也不落后,也是异口同声的答道。

“不要跟我说一句话!”呀,默契太超过了吧,王爷跟千金居然又说了同一句话。

“谁要跟你说一句话!”不得不说,两人真的是太默契了。

“哼。”再一次默契。两人同时的一哼,转头。

这一会儿,空气终于宁静了,只是气氛仍然很奇怪。展旭深深的望着忘尘,忘尘望向远方,裴青则一脸不悦的看了看展旭和忘尘,暴怒的看向珍珠。珍珠则是在三人的脸上来来回回的看,有些落寞,有些不满,有些怒气。

“你,你,你,全部跟我回王府。”最后,裴青终于开口说话了,却是不容抗拒的命令。

珍珠闻言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展旭凝重的表情之后,便无奈的闭上了嘴。

“唉,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王爷,凭什么命令本小姐?”一进王府,珍珠终于忍不住了。

“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本王不能命令你?”裴青一听,心里更加的恼火。

“我是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珍珠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却及时改了口。

“是什么?说不出来了吗?”裴青嘲讽的说道。

“本小姐不是说不出来,是对你这个臭男人不屑说。”珍珠也不甘示弱,顶了回去。

“你这个死女人,你在我的地盘还这么蛮横,小心我杀了你。”裴青也是同样火大的吼道。

“你的地盘又怎么样,你杀啊,杀啊,杀一个弱女子是什么男人?”奇怪的是,珍珠听到裴青的话倒也不害怕,她心里就是认定这个人不会杀她,不禁胆子大了很多。

“你最好不要再惹到我。哼!”裴青真是不明白,这个女人都这般无礼了,他怎么就是不想杀他呢?真是非常的奇怪,不禁掉头就走。也不管是不是自己把人家弄来的。

“谁怕谁啊!”珍珠倒是不怕死的继续顶回去。浑然没有发觉自己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环境中。一个敌国的相府千金在别人的地盘上大呼小叫,不是脑子坏了,就是胆太大。

而忘尘和展旭呢,除了看他们两人表演,似乎都没有其他的事做。只是展旭会时不时的看忘尘几眼,看到她越来越瘦的脸庞时,心里真的很疼。

“你就是展旭爱的人?”珍珠望向忘尘,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

“你误会了,我不是。”忘尘闻言笑了笑,淡淡的否定。

“是吗?可是展旭说过,今生非你不娶。不管有多少个我这样的女子站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看上一眼,在他的心里,你才是至爱和唯一。”珍珠极度的落寞,她是蛮横不错,但也有真情。她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自然是想要找回失踪的未婚夫,可是却没有想到,最后得到的却仍然是不要接受她的展旭,她的自尊心的确有些受到打击。

“珍珠小姐,别听他胡说。我说不是就不是。”听珍珠那样转述着展旭的痴情,感受着一边炽热的视线,忘尘的心里的确是感动的,但疼痛又同时提醒她,她不能要这份感情。只得违心将痛苦的话化作淡然的语言轻轻说出。

“忘尘,我讨厌你,讨厌你占据了展旭的心。可是最令我气愤的是你居然这么不珍惜,不在乎展旭的感情。甚至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你真是一个懦夫。我真是看不起你。”珍珠倒是破口大叫,字字句句都是对忘尘否认的不满。

“我”忘尘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如果是我,哪怕失去一切,我都不会否认这个事实。能够得到展旭的爱,你知道你有多幸福吗?我和他从小就认识,就有了婚约,然而这些年,他始终都不曾正眼看我一眼。而你,得到了这一切,得到了他全部的注意,得到了他最真挚的爱恋,然而却这般退缩。你不知道吗?伤了他,难道你的心不会痛吗?”这个时候的珍珠是强势的,由于她打断了忘尘的话,这个时候的珍珠也是感性的,由于她想要忘尘明白。

“长痛不如短痛。珍珠小姐,你不会懂的!”忘尘笑了笑,很淡然,却让人觉得很惨然。

“我是不懂。但你知道吗?我竟然连恨你都做不到。你不肯承认你有情,你有了展旭的心,我连恨你,跟你作对的理由都没有。我爱展旭,从不掩饰,可是你呢?为什么要逃呢?”珍珠有些剖心剖肺的说着,如果不是她对展旭心存爱恋,怕是她会努力的说服忘尘吧!

“珍珠小姐,你既然爱他,就好好的把握,我相信你们会幸福,忘尘在这祝福你们。”不逃便是一个悲伤的结局,那么为何不逃呢?忘尘在心里苦笑道,然而表面上,她却忽视掉展旭深情的目光和珍珠探寻的视线,就那样说出淡然之语,挥挥袖离开。

“真的要祝福我吗?真的要我们幸福吗?真的不要我吗?”一直不说话的展旭却在忘尘离去的时候拉住了她的手,一连三个真的让他说得有些哀伤有些落寞。

“真的,真的,真的。”同样是三个真的,可是却是坚决的肯定。忘尘抽出被温暖包围的手,淡然的望着展旭,离开。

“不管是不是真的,你也无法接受我,对吗?”这个时候的珍珠又是极其聪明的,她看着展旭留恋与痛苦的脸庞,盛满爱意的双眼,全身上下都仿佛刻上了一个名字:忘尘,忘尘。她明白,这个人,这颗心没有她的位置,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加没有。

“对不起,我只要她。”展旭抱歉的看向珍珠,他不想伤害谁,然而,他却不得不伤害她。

“我明白了。从小到大你就一直不喜欢我,不管我做什么,在你眼里都是错。有的时候我真想看看你的心,它到底在想些什么?”珍珠忍不住的掉下泪来,非常低落的说道。

“不,我只是将你当妹妹,这种感情无法转变成男女之情。我不是认为你错,只是我无法接受你的感情而已。”展旭清楚的说道,在解释,也在说明白。

“我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人。这个忘尘虽然相貌很一般,可是在很多方面,我不得不承认,她比我好。她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女子,爱上她是必然的。展旭,不要放弃。她是爱你的。只是,可能心里有苦衷。”这时候的珍珠又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她很爱展旭,但是,她更明白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毕竟这些年了,够了。

“谢谢你,珍珠。我不会放弃的,只是我怕到最后还是无法得到她的心。”展旭笑了笑,脸上带着浓郁的无奈。

“不,我相信,你会得到的。”同是女人,珍珠倒看得比较清楚。

“是吗?”“是,我相信,她的心或许本就是你的”爱一个人就是要他幸福,哪怕他爱的不是你,不是吗?在某种程度上,忘尘和珍珠的爱同等深刻。只是,珍珠爱得比较简单轻松,而忘尘却爱得很复杂很辛苦。

这几天的王府可是特别的热闹,不管是大到王府的总管,还是小到看门的护卫,都知道一向火气暴躁。爱大吼大叫所向无敌的王爷碰到了对手。而这个对手却只是一个陌生的美丽女子。

这不,这大厅内又开始上演对骂的情形来了,起因只是盘菜。

“这明明是炒的!”女音,很大声。“错,明明是煸的!”男音,也很大声。

“炒的!”“煸的!”“炒的!”“煸的!”“炒的!”“煸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干炒四季豆,当然是炒的!”“干煸四季豆,当然是煸的!”只是由于一盘四季豆?

“炒的!”“煸的!”“炒的!”“煸的!”“炒的!”“煸的!”声音越来越大,吵闹的两人也越来越激烈,甚至大有一副不罢休的架势。只是苦了一边还未开始吃的忘尘和展旭,两人都已经没了吃饭的胃口,特别是挑食的忘尘更加,看都不看桌上的菜一眼,只是坐在一边喝茶,顺便再看着两个像孩子般吵闹不休的人。心里却在纳闷,这两个人怎么了?

“我说炒的就是炒的!”“我说煸的就是煸的!”“炒的!”“煸的!”战火继续升级。

倒是展旭不知什么时候离去了,当他再出现的时候,手里端着一碗普通到了极点的面条。只见他轻轻的将面条放在忘尘的面前,没说话便走到另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忘尘闻着熟悉的味道,胃口大开。但来自展旭的关怀又让她不知该不该吃,思想斗争了老半天,见忙着吵架的两人没有消停的迹象,她也豁出去了,端起面条就吃了起来。

忘尘见到面条时复杂的眼神没有让展旭错过,他知道,她是想吃的。只是,她很久都没有动手,他以为她又要拒绝他的心意,就在他有些灰心的时候,忘尘吃了,那亮晶晶的眸子一闪一闪,好漂亮。每当她吃到满意的东西时都会这样,这个是她表示满足的意思。

“我说炒的就是炒的!”“我说煸的就是煸的!”“炒的!”“煸的!”鹣戎皇亲彀投牧饺瞬恢问本谷欢鹗掷矗郎系耐耄辏伺蹋谎幼乓谎耐苑饺尤ァs泻眉柑于疾畹愦蛏艘槐叩耐荆弊詈笠桓鼍票敝钡姆上蛲臼保剐瘢17恕?br

“够了,你们俩多大,怎么这么幼稚,还像个孩子一样的吵闹。”展旭是很少发脾气的,可是,一旦他发起脾气来,是惊天动地的,毕竟他是个王子,一些架势,可不是假的。

“谁幼稚了?我才不是孩子!”呀,默契再度袭来。

“不要跟我说一样的话,就是你幼稚。”呀,默契度非常高嘛!

“你幼稚,你幼稚!”呀,两人是不是太过默契了!

“哼!”随着一声哼,两人各自转头,只是心里都忍不住的纳闷,自己刚刚怎么了?

“裴青,我还没见过你这样呢!”就在这个时候,雄厚的声音稳稳传来。

“王姨父,你怎么来了?”裴青一见来人,差点大叫出声。由于来的人竟然是国王的洛飞。

“不止我,看看,还有你姨。”洛飞笑了笑,手牵出另一个人,正是裴素。

“青儿,我现在才知道,你除了带兵打战,嘴上功夫也不错哦!”裴素笑出声来,格外美丽。

“姨”裴青的脸难得有了一些可疑的红晕。

“这几位是?”洛飞看了一眼厅内的三人,各各都是气质不凡,不简单哪!

“这几位是裴青的朋友,这是珍珠,展旭,那是忘尘。”裴青只好一一介绍。

这就是她的父母亲吗?这副身体的父母亲?忘尘看着洛飞和裴素,从裴青那及时收回的一个王字猜测到,眼前这两个尊贵气质的人必然就是天洛王朝的国王和王后了,也是她的父母。她怔怔的望着两人,男的帅气,女的美貌,真可谓是天作之合。想不到一向以孤儿自居的她居然还有这样出色的双亲,忘尘的心里不能不说没有感觉。只是,她明白,自己早已经被高人改变的外貌令他们看不出自己就是他们的女儿。但或许是血缘天性,在见到的这一刻,她的心是暖的。

而展旭和珍珠除了看了看之外,倒也没说什么,脸上的表情也很镇定。只有珍珠似乎不满意裴青说她是他的朋友,恶狠狠的看着裴青。

如果说忘尘见到洛飞二人是激动的,那么洛飞和裴素在看到忘尘时,心里便是震撼的。那双黑亮的眼睛像极了洛飞,里面转动的聪慧却像极了裴素,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两人的心底泛开。他们竟有些失态的走到了忘尘的面前,仔细的打量着她,仿佛想要看清楚,在那双明亮的大眼里藏着的到底是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裴素有些紧张的问道,她刚刚似乎听到了一个晨字。

“我叫忘尘,忘记的忘,红尘的尘。”忘尘笑了笑,恭敬的说道。

“忘尘?”裴素有些失望的和洛飞对视一眼,感觉到心中有个地方疼痛了一下。

“是,两位先坐下吧!”终究是这副身体的双亲呀,忘尘仍然感觉到了裴素瞬间低落的情绪,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她的心中竟有些疼痛。忍不住的扶着两人坐下。

而裴青三人却都是惊奇的望着忘尘,他们不了解一向有些漠然的忘尘居然这般温柔。最惊讶的便是展旭了,他和忘尘相处的最久,他自然知道这是忘尘心底的关心,只是什么原因让她这样?

这一天,在裴王府里,洛飞和裴素两人一直拉着忘尘的手不肯放开,跟她不停的说话。虽然忘尘只是偶尔回一句,但看得起两人仍然非常高兴。而裴青呢,则是开始疑惑,自己到底是怎么就把那个跟他作对的女人弄进府来了?珍珠则是一脸不悦的看着裴青,显然没吵到胜利,她还不满意。而展旭只是一直沉默的看着忘尘,若有所思。

“姨父,姨,走好。”终于到了晚霞满天的时候,洛飞和裴素两人终于离开了。

“素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忘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轿上,洛飞开口了。

“是,我也这样觉得。我曾经怀疑过她会是我们的洛晨。可是,晨儿从小就像我,相貌不可能会差异这么大。但看到她,我就是会激动,会开心。王,你说,她到底会是谁?”裴素一脸激动,让她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不少。

“不管她是谁,我都要知道她是不是晨儿。”洛飞握着裴素的手,坚定的说道。

而裴王府内,回到房间的众人也是各有所思。

心情最为复杂的自然是忘尘了,她知道两人已经对她的身份产生了怀疑。高人曾说过,她不能进王宫,便会暴露身份。她也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个是有父有母的孩子,可是现在,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洛晨,不是这个时代的洛晨!可是这副身体又却是这个时代的,那双亲也是这个身体的,看两人那样的神情,也必是极宠爱自己孩子的。可是,他们的孩子只有身体已经没有了灵魂了呀!真是乱,太乱了!这里越来越乱,展旭和珍珠又还不走,真是够乱的。到底要怎么办才好?不行,她要找展旭谈谈,得赶紧让他离开。打定注意的忘尘站起身来往门外奔去,却碰上了那个她要找的人展旭。

“你要去哪?”展旭见她形色匆匆,不禁有些担心。

“找你。”忘尘老实的说道。

“找我?”展旭讶异的问道,这阵子她避他都来不及了,会找他?

“是,找你。我们谈谈。”情况越来越危急,她要跟他好好淡淡了。

“好。”展旭笑了,不管是她为了什么跟他谈,但要肯跟他谈就是好的。

“展旭,我曾说过,名也好,利也罢,我都不在乎,我要的只是曾经那属于过我短暂的幸福,可是,那只是曾经,即使我万般怀念,但也是曾经。你还记得吗?”房间的屋顶上,忘尘淡淡的说道,但却有压抑着的悲伤在蔓延。只是可以疑问一下,为什么非要到屋顶吗?

“记得。”他当然记得,由于那时候的她好悲伤,好悲伤。

“我本来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疼爱的父母。他们对我简直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凡事都依我,对我万般呵护。可是,这样爱我的他们却在一瞬间失去了生命,我成了没人要的孩子,幸福从手中溜走。他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在我七岁那年就一直陪着我。父母死后,我一直都不肯说话。也不会反抗别人的欺负。只有他会一直沉默不语的陪在我的身边,抱着我,看着我。不管做什么,他都会想到的。其实他才比我大上五岁,也是个孩子。可是,我作恶梦的时候,他却会整夜整夜的不睡守护着我。慢慢的,我从父母惨死的阴影中走出来,可以在阳光下微笑。在有一天,他给我买了一栋房子,很贵!我知道那些年其实他很辛苦,可是,一旦我需要他时,他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抱着我看星星,让我快乐。他不曾说过他爱我,可是我就是知道他爱我,他爱我。我没有说过我爱他,可是我也是爱他的。在他买下房子的那一天,我成了他的未婚妻。我以为,属于我的幸福便会到来了。可是,几个时辰之后,他却说着他爱我,死在我的怀里。于是,幸福再一次从手指缝里溜走,这一次,我成了世界遗弃的人!”再说那段往事,忘尘没有哭,说得很轻,很慢,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手心里狠狠的嵌进了指甲,胸口的痛也已经开始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