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阁小说网 >  穿越之忘红尘 >   8

“我是一个不相信爱情,不相信幸福的人。我可以很信赖一个人,却永远不会再爱上。由于我只爱他,只爱他。所以,展旭,你明白吗?”好痛,胸口好痛!

“我明白了。我不会再逼你,我会回去。但,我会等你。会一直等你。由于,我也只爱你,只爱你。”展旭虽然心中有些疑惑,忘尘的诉说中有一些他不懂的东西,但是,他还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想说,她不相信爱,害怕生死,不要幸福,要他离去!看着神色依常,眼睛却万分痛苦的模样,他终于决定离开,他知道她需要时间来想清楚一切,他知道他会逼疯她,会逼死她,他,只得暂时离开。

展旭,对不起,我不知道遣皇且桓鋈诵睦锟梢园礁鋈恕5也坏貌怀腥希野悖野恪5圆黄穑四悖冶匦肫恪2灰任遥憬涝抖疾换岬鹊玫轿摇?br

就在忘尘和展旭悲伤的对望时,千里之外的居城,却有一个人脸色大变,他就是那个高深莫测,给人神秘感的和尚,只见他望着天上的繁星,掐指一算,便急忙离开寺院,往外奔去。

这几天,王府的气氛很是奇怪。裴青跟珍珠也不吵了,展旭也不再看着忘尘,忘尘的身影也是越来越少见。让人摸不清头脑,这到底是怎么了?

“展旭,你真的就要这样离开吗?你不会不甘心吗?”珍珠望着展旭有些不愿的说道。她不想离开,可是却说不清心中的想法。

“不会。我们后天就走。”展旭的心很苦涩,可是他不想让忘尘难过。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忘尘对他是有情的,只是为什么会那样对他,他却不想再深究了,他害怕,逼她。

“后天?这么急?”闻言,珍珠大叫!

“怎么了,不想离开吗?”展旭望着一脸不乐意的珍珠轻声问道。

“没有,没有。”珍珠不敢直视那智慧的双眼,似乎害怕着什么。

展旭则是望着那有些落慌而逃的背影若有所思!这些日子,他将心力全部放在了忘尘身上,倒忽略了这个小妮子,不知道她又在想些什么东西了!

后天就走!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珍珠竟然觉得很不舍,可是究竟不舍什么,她又说不出来,只是心里会不自觉的升起一个人影,一个气得她牙痒痒的人,这令她相当的不爽!

第二日,沉闷不已的珍珠出去逛街,却发现以往最能让她开心的事情居然变成了变郁闷的事情。看见一边的墙下凑了很多人,如果是以往的她肯定会凑上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提不起一点劲,看都不看一眼,便离开了,只是在经过的时候隐约听见了什么采花贼之类的东西,但她却一点也不在意。全然没有发现,身后始终有一个人盯着她美丽的身影。

晚上,珍珠更加的郁闷了,想要找展旭谈谈。看着自己房间里送来的上好燕窝,她端起往展旭的房间走去。

“珍珠,你怎么来了?”展旭很意外的看着珍珠,明天要赶路,她不应该要好好休息吗?

“想跟你说说话。”珍珠放下的时候手一沉,食盘不经意的掉了个方向。

“怎么了?”对她,展旭是当妹妹对待,自然的关心还是有的。

“我们明天真的要走吗?”将两个碗乘满,她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很难过,这两天连裴青也看不到身影,忘尘也见不过,她就是无端的不爽。

“不想走吗?”展旭端起碗准备喝的时候又听到她的话放了下来。

“没有。展旭,很好喝,你也尝尝。”珍珠立马说道,还努力的喝燕窝来掩饰一些东西。

“好。”明知她心里有事,但她不说展旭也无法知道。不免一时也想到了不见人影的忘尘,他苦涩的将燕窝喝了下去。

“我去睡了。”沉默了很久,珍珠还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讪讪离开。

“好好休息,明天就要出发了。”展旭看着那有些自恼的脸庞笑了,他似乎感觉得到珍珠有话想说,可又说不出来,只好离开。笑了笑,或许以后风延国跟天洛国会一直友好了,由于她。

“该死,我为什么就是说不出来呢?真是讨厌,讨厌!”珍珠回到房间懊恼不已,就这样带着懊恼的情绪睡去。

就在空气无比宁静的时刻,一个黑影悄悄潜进了珍珠的房间。借着一丝月光,只见那露出来的双眼跟街上墙头的某个画像很像。

只见他轻轻的走向床边,估摸好时间之后,立马扑了上去。就在这个时候,珍珠醒了过来,见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开始大喊:“你是谁?救命啊?救命啊?”

她使劲的想要挣开,却怎么样也挣不开,眼泪成串成串的掉了下来,就在男人的嘴要凑上来时,一阵酒气涌现,裴青出现在了房间。他摇摇晃晃的,不是很清醒,凭着对珍珠声音的熟悉发觉到了她的求救,连忙赶了过来。可是,他是醉了,不一会儿,便被男人打得倒在地上,动也动不了,全身都是伤。就在男人把珍珠点晕,想要带她离开的时候,忘尘赶了过来。她一个飞身便将珍珠安全的带离到了身边。

“你没喝燕窝?”男人疑惑的说道,他明明把藥下在了这个漂亮妞的碗里了呀!

“我。你展旭”惊吓过度的珍珠吞吐不已,让人听不出她的意思。

“什么意思?”忘尘心中已经开始有担忧了。

“那是我独门秘制的媚藥,无色无味,喝下去一个时辰之后发作,你怎么还不发作?”就在黑衣人有些沾沾自喜时,却发现,珍珠的神智很正常,不免很是恼怒。

“啊展旭忘尘展旭”珍珠一下子便想起来了,她放盘了时候,一不小心换了碗,那下了有媚藥的碗盛满之后,展归喝了。

忘尘已经明白了,准确的说,从闻迅赶来的展旭身上便已经明白了。那是不同寻常的绯红,他的脸上,连手上都是如此。她迅速的带着珍珠移到他的身边点住他的昏穴,塞进一粒藥丸。

“没用的,除了交欢,而且还得是百毒不侵的人。他将暴血而亡。”虽然无法尝到这个美丽女人的滋味,能害死一两人倒也不错,黑衣人很是嚣张的哈哈大笑。

闻言,忘尘便不再浪费时间,飞快的将珍珠带到房内,用茶壶里的水浇醒了裴青,将一颗藥丸塞进他的嘴里,将珍珠点了穴让她坐在床上,自己一个人飞身出房外。

“你,死定了。”忘尘淡淡的吐出一句话,便向男人攻去,又快又狠,对她来说,想要残害无辜女子者,必死。

男人的武功也很不错,很快的两人明白,两人都属于不怕毒的体质,用毒是杀不了对方了。但忘尘的武功毕竟高些,在一连串的银针发射下,男人的手脚开始慌乱,她抽出随身有些破碎的长笛直直的插进了男人的胸口,男人倒地,死了。

“照顾好珍珠。”留下一句话,忘尘扶起展旭便飞身而去,她知道屋内的裴青已经醒酒,相信,经此一遭,他会明白自己对珍珠的情意。

运气,快速的前进,忘尘终于将展旭带到了孤儿院,自己的房间。她将展旭轻轻的放在床上,看着他昏迷却依然烧红的皮肤,心里已经明白,他的藥力已经全部发作,需要与人交欢。她可以救他,可是唉!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点开他的昏穴,又迅速的点了他的另一个穴,忘尘在想,或许有些事情真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展旭,我知道你听得见我说的话。你要记住,忘尘名叫洛晨,是来自千百年后的一缕孤魂。依附在这个身体里生活。上一次跟你说过,爱我的人全都死了。我难以存活,便来到了这里,以为可以重生。在和洛海下无子山的前一天,服下了绝情丹。由于,再深刻的爱都抵不过死亡的召唤。于是我绝情绝爱。却没有想到,仍然对你动了心。我知道你对我的深情,我不想要你以后痛苦,便推开你。可是始终太执着,不肯离开,一直想要得到我的心。可是,展旭,你知道吗?我一旦给你心,便会死去。这样,留下你一个人岂不是很痛苦吗?我逃,我避,你都不让。而现在,终究是到了命运安排的时刻了。”慢慢的诉说,慢慢的流泪,忘尘一点点脱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也脱去展旭身上的衣服,可是她心口的痛已经开始越来越严重

迅速的解了展旭的穴道,中了媚藥的展旭如猛兽般的扑上她的身子,一连串的密吻就那样洒落下来,双手也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游移

“尘,我爱你”按道理是不清醒的展旭居然非常的温柔,口中也一直说着对她的爱语,连眼角都流下一滴滴的眼泪,掉落在忘尘的脸上。

这就够了!这个男人听懂了,却无法控制来自媚藥的无奈,只是那口中一遍又一遍的爱语让忘尘的心又痛又喜

欲火在整个房间里升腾,紧闭着双唇的忘尘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可是她那潮红的脸蛋却显露出她被挑逗的真实

就在展旭掉泪进入忘尘的时候,她的嘴角流下血来,随着展旭越来越猛烈的动作,嘴角的血也越流越多,就在展旭一声大吼将一股炽热埋进忘尘体内的时候,忘尘终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扩大。

展旭,我好想告诉你,你的泪水让我的心好痛,好痛,简直快要不能呼吸了。

展旭,我也好想告诉你,你的温柔,你的笑容,能够遇到你,我很快乐。

展旭,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笑起来的样子,好帅,我好喜欢。

展旭,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伤你的时候,我好痛,看你难过,我更痛。

展旭,答应我,不要悲伤,这是我自愿的。

展旭,我爱你,愿意将最后的一丝爱恋化做这声命运终结的欢爱,原谅我,原谅我一直伤了你的心。请好好活下去,好好活下去。在展旭最后撒出爱的种子时,忘尘被胸口的痛楚淹没,双眼里展旭的影像越来越淡,终于没有

“尘”随即房间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那痛苦仿佛是失去了生命里最宝贵的东西一般悲伤。是展旭的声音,是他的,他当然知道忘尘是怎么了,他当然明白,忘尘是为了救他死了。不,如果可以,他宁愿死,也不要她救他。他爱她呀,他那么的爱她呀!

“施主,请将女施主的衣服穿好,或许我能救她。”就在展旭痛哭出声的时候,一路狂奔而来的那个和尚敲响了房门。

于是,房门很快打开了,紧着单衣的展旭抱着白衣的忘尘,床上有血,有泪

“让我看看她,你先出去吧!”和尚摇了摇头,对展旭轻轻说道。

“求求你染人!崩崴剐竦牧撑忧逑吹暮芨删唬冻隽吮纠吹拿婺俊v徊还钦藕每吹牧成希丝坛送纯嗑褪抢崴?br

“贫僧会尽力的。”和尚轻轻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好白,到处都是白。为什么脚底下觉得软绵绵的呢?想要伸手环抱住自己却发现,身体竟然能被穿过,难道我已经死了?可不是吗?绝情丹的作用便是与人**便吐血而亡,想来现在她的尸体被展旭抱着哭吧!那样一个男人啊,万事不放在眼里,却独将她放在心里很深的位置,她这一死,他必定是后悔终生,这一生都不会快乐了吧!想到这里,忘尘,不,忘尘的灵魂竟然觉得心会痛!她一直想要避免让展旭难过,可阴差阳错,到最后,他还是只有一个人了!展旭,展旭,展旭忘尘念着这个令她感觉温暖又丧失生命的名字,心里很难过,很复杂,她好想他,好想再看看他,摸摸那漂亮的浓眉,吻吻令她颤抖的双唇

可是,这一切毕竟是自己种的因啊,必须得自己来收果。在这个时代居然只活了十三年,真是有些短暂呢?前生的他,这生的展旭,每一个人都让她爱得这般痛,也让爱她人痛。还真是苦命呢?不过,她到底该不该爱展旭呢?这样的她,是不是太薄情了!

“唉,命啊!”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居然还有点熟。

“谁?”虽然是灵魂,但说话的声音还不小呢,忘尘想道。

“孩子,你的重生,为何变成了这样?”声音化为实际的人影,居然是那个高人。

“或许高人说得对,命,一切皆是命啊!”忘尘想了想,轻轻说道。

“这里不该是你来的地方,回去吧!”高人说道。“回去,回哪?”忘尘有些疑惑。

“你该去的地方,还有你存在的位置。”高人一副神秘的模样。

“我想见一个人。”忘尘沉默之后,说道。

“好。”高人并没有觉得奇怪,反而爽快的答应,一刹那便没了身影。可是他是不是忘记了,他没有问忘尘想见方便哎!

“雷,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一会儿,忘尘激动的声音响起,由于她看见一个人,一个她一直想要见,却在此刻见到的人。

“是我,当然是我!”来人正是洛晨前生的爱人—雷。他一如前生宠爱的望着忘尘,眼里笑盈盈的。想要一如既往的抱住她,却发现灵魂无法相拥,只得站好。

“雷,我好想你。”忘尘轻轻的说道,如前生般同样的撒娇。

“傻瓜,我也想你。但是,答应我,好好活着。他是一个值得你爱的人。我只是你的过去,他才是你的将来啊!你并不矛盾,也不花心。别想太多!”雷是个细心的人,他看着忘尘便能了解她在想些什么,帅气的脸庞上除了疼爱还是疼爱。

“可是,你会不会怪我?”忘尘有些紧张的说道,不错,她的心结也正是这个问题呢!

“只要你能幸福,我怎么会怪你。现在我已经有了新的生活,在另一个时代找到了幸福,难道你会怪我吗?”雷轻笑的,看着忘尘,他故意的反问道!

“当然不会了。雷,真的吗?你还活着,还有了幸福”听到雷活着,忘尘很开心,虽然她也疑惑为什么雷也在另一个时代里,但那些不重要,她只是希望他幸福。

“真的,所以,答应我,你也要幸福好吗?”或许这一别真是永别了,雷说得有些激动。

“嗯,我会的,雷,我爱你,谢谢你曾经爱过我。”忘尘的心结终打开,她笑得格外灿烂。

“尘,我也爱你,也谢谢你曾经爱过我。”雷笑得很开心,他明白她想通了。

“我们都一定要幸福,好吗?”忘尘终于明白,她对两人的爱并不矛盾,她可以不愧疚,不疑问的爱展旭了,看着那个依然宠爱她的雷,她坚定的说道。

“好,我们一定都要幸福”雷依然宠爱的望着她,也同样坚定的说道。

“好了,该回去了。”高人再次出现,顺便也将雷带走了。

“好。”忘尘终于没有负担的笑了,但是,她心中有了个坏注意。

“忘了告诉你,当初为了改变你的容貌,我给你下了咒。只要你进了王宫,你诞生的地方会让你的容貌恢复。还有,你的鲜血染上脸庞时也会改变。现在回去的你便是那个本来面目的洛晨了。你有什么想法?”高人沉吟一番,轻轻说道。

“让我独自生活一段时间,我需要时间来好好想想。”忘尘说道,她一直都知道那副身体的本来面目应该是非常漂亮的,但却不想恢复,可这一次,看来是逃不过了。

“他呢?”高人问道。

“他,就留给他一个希望,也借此考验一下他的心吧!”忘尘有些坏坏的笑道。

“大师,到底怎么样了,你到是出一声啊!”展旭等在门外,却是心神不宁,他害怕,他害怕,他真的害怕,那个在他心底最爱的人会离开,会真的离开他。他不停的拍打着门,盼望能得到一丝心安,却始终听不到任何声音,直到外面的黑暗退去,阳光升起,终于他再也ug8rhf忍受不住,一脚踢开了房门,可房中的情形,却是令他大惊失色。

房间里哪还有人,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张布满了鲜血的床,床上却早已经冰凉,没了忘尘的影子,更没有那个和尚的影子“尘”这一声呐喊别之前的痛楚还要绝望。

展旭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失了神,散了魂,呆呆的坐在了地上,没了思想,没了生气。

“展旭,展旭展”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呼喊声,却是珍珠和裴青。珍珠一路喊着,却在看到展旭时顿住了。

“展旭,你怎么了,忘尘呢?”珍珠蹲在展旭的眼前,大声的问道。床上那刺眼的红让她很担心,很不安,仿佛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不知道。

“她死了,她死了不,她走了,她走了”展旭呢喃的说道,没有逻辑,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的脑海中只有忘尘两个字,没有其他。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珍珠不明白的,只得用力的摇晃着展旭,希望他能说个明白。

“她死了,死了我却连个尸首都看不住被人抢走了。”该死的,都是那个和尚,居然这样对他,居然将他的忘尘带走了。如果不能救,就直说,何必骗他,害他傻傻的让别人带走了心爱的女人。不,是他的错,他不应该留在她身边的,如果没有,就不会发生这些事,她就不会死!是的,是他的错,就是他的错,他该死,他该死,他该死!展旭用力的捶着自己的脑袋,想要就那样死掉

“展旭,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这样说?忘尘到底怎么了,什么叫做尸首被人抢走了,你到底在说些什么?”珍珠拉住展旭的手,却又被他大力的给推开了来,她火气上涨,怒吼道。

“看,这里有张纸条!”一进房间便沉默不语的裴青发现了什么。他没想到,仅仅一个晚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因珍珠要走,郁闷酗酒,珍珠差点被辱,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而忘尘,那个曾经让他邪恶的女子却不见了。

“展旭,不要难过,不要悲伤。我跟大师走了,我知道你会很悲伤,但大师说要一个无情无爱的环境来救我,这里有你,我无法做到。于是,我跟他走了,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活着回来。不管怎么样,你要好好活着,找到自己的幸福”纸条是一些凌乱的笔迹,很无力,仿佛是垂死之人写出来的。

“不管你能不能回来,我都要等你。哪怕生生世世,我都只要你。”展旭手里紧握着那张用鲜血写的纸条,心中坚定不移。

三年后,江湖上出现了一个恶人闻之色变的女侠,她的名字叫做完整。虽然所有的人都疑惑,为何女侠的名字叫得这么奇怪,但由于她行踪飘忽不定,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只是,在这个名字同时传到天洛国和风延国的时候,如同一个炸弹般在一些人中间爆炸开来。

“完整,你说这个人叫完整?”风延国王宫的三王子宫殿—念尘居。一身白衣,玉簪束发,俊美依常,脸孔消瘦,神情憔悴而眼睛此时却散发着希望的光茫,此人是谁,展旭是也。

“是,殿下,她叫完整。”一个黑影跪在地上,恭敬的肯定说道。

“完整?完整?残败?残败?忘尘,可是你?”展旭挥退黑影,独步到内室,望着墙上那副画像,轻轻问道。内室很简单,甚至大部分都是很普通的东西,可是却是展旭从孤儿院里忘尘的房间里带过来的。正中的一面墙上,是忘尘的画像。很朴素的色彩,很拙劣的画技,然而却看得出画者对于画中女子的深情。那女子嘴角泛起的微微笑容竟让整张画你变得夺目不已。画像的右下角写着一行小字:至爱忘尘,展旭泣作。

原来这竟是展旭画的,三年来,怕是他也只得如此来告慰相思吧!不知忘尘是生是死,不知要等待多久,他只是将满腔的爱恋,满腔的相思寄托这一张满薄薄的画纸上,怎能不苦?他瘦了,脸上不再带着那温暖的笑容,反而散发着一种悲伤的气息。举手投足间,除了些许哀伤便是思念。这个男人,是真的爱惨了忘尘呀!

而现在,他坐在忘尘用过的琴面前,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也问苍天:忘尘,可是你?可是你?三年的等待,三年的音讯全无,三年的愁肠,是不是真的可以结束了,忘尘,可是你?

不,我不能在这里继续等待了,不管她是不是,他也要亲自去看看,是不是她,是不是那个他爱到骨髓里的女子,是不是他心心念念的爱人!

打定主意的展旭,很快的将内室锁好,往外飞身奔去。心里却在大声的呼喊:苍天模肴梦胰缭福m褪俏业耐荆?br

天洛国裴青王府,吵架声很是热闹。

“我也要去,她不是别人,她有可能是忘尘哪,那个救了我们命的人!”女音,只是有点熟!

“不行,你现在怀孕了,不能奔波,不可以!”男音,很激动,也有点熟!

“裴青,你让我去嘛,我真的好想去。”咦,这是谁?

“珍珠,不是我不让你去,只是我担心你的身体。”啊,是裴青和珍珠,他们在一起了吗?

“我知道你担心,可是,如果没有忘尘,我们哪能在一起。青,答应我,让我去,好不好,我保证我会乖乖的,绝对听你的话。”还真是珍珠,只是她现在的肚子好像不小了哇!

“可是,你万一生在路上怎么办?再说了,恩儿也还小,需要娘亲在身边啊!”裴青看着一脸希冀的珍珠很无奈,语气也柔和了许多。

“可是,人家是真的想要知道那人会不会是忘尘嘛!三年了,我听爹爹说,展旭变化好大,整个人仿佛像活在痛苦里。你知道的,如果不是展旭阴差阳错喝下了藥,忘尘便不会送命。我们也不会弄清自己的心意,我好想亲眼看到忘尘没事。”珍珠有些落寞的说道。不错,她现在是裴王府的女主人,裴青的王妃,三年前成了婚,有了一个儿子叫裴恩。现在肚子里又有了一个孩子。她生活的很幸福,虽然也常常跟裴青斗嘴,可是她心里很明白,裴青是真的爱她,在乎她。但是,她越是幸福,心里就越不安,忘尘的无影无踪,让她觉得心里有愧。

“好吧,我带你去。”裴青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爱上这个蛮横的相府千金,更没有想到好战的自己竟娶了敌国的宰相女儿,还将敌国的三王子给弄进了府。但是,他并不后悔,由于他找到了这生的最爱。珍珠虽然有些娇蛮,但本性还不坏,他和她的结亲让两国也更加的和平。或许,忘尘当年说得对,无端的战争会造成许多后果,现在这样,也挺好!

“青,谢谢你。”珍珠扑进裴青的怀中,虽然有个肉球隔在中间,但相拥的两人却情意浓浓。

忘尘消失的这三年,很多人都有了变化。霁辰的焰盟成为了...成为了天洛的第一大义帮,帮内弟子全部都是正义之人,从不欺凌弱小,伤害百姓。而霁辰在得知忘尘有可能命不能保的时候,也终于明白忘尘初时的逃避,更是狠狠的打了展旭一顿,但看到展旭那了无生气的脸,他也无法怪罪于他。这三年里,他不知出去寻找过多少次,但都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这一次,当完整这个名字传进焰盟的时候,他便放弃一切事情,决定去江南,去看看,那是不是忘尘?

洛海四人运用自己的一些资本和智慧,在风延国开起了与之前一样的酒楼,夜店,学堂,绣庄,孤儿院。由于展旭,所有人都很安全,生意做的也很大,但是四人的脸上却很少看到笑容。而洛泉则变得更加的沉默寡言,甚至在听到忘尘没命的时候,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深夜的时候一拳又一拳的打在树上,血流了一地。当展旭站在他面前时,那个承诺他会平安将忘尘带回来的人一脸悲伤的来请罪时,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不是他不想发火,只是他明白,展旭的痛大过他,那个失去挚爱的男人早已经不知给了自己多少刀,他做什么,都是多余。

四人常常出去找忘尘,但是,三年来,四人得到的只有失望。但这一回,四人几乎就能肯定,那个人就是忘尘,就是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姐姐!于是,四人将生意放下,全部出发!

居城,客栈,一个绝色的女子迎窗而立,有些激动有些怀念的神情让人移不开目光。她静静的望着窗外,一身雪白的长裙将她的皮肤映得更加雪嫩。浅浅带笑的嘴角竟有些像展旭内室中画像里的女子,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把长笛,有些久了,也有些破损,但似乎她却非常珍惜。

她很美,真的很美,天地间跟她一比都黯然失色。浓淡适宜的凤眉,黑亮幽深的双眸,小巧高挺的鼻梁,不点而朱的红唇,完美无暇的白嫩脸蛋,此时却有些红晕,更增添淡淡风情。既有古典的纯美,也有现代的性感,整个就是一个令人不敢直视的女神。

“展旭,我来了!你找得到吗?”那轻柔的嗓音好好听,此时有些夹杂一些淡淡的愁思,令人骨头都是软的。如此的完美女子是谁?她就是忘尘,整整消失了三年,不知是生是死的忘尘。

忘尘的三年,其实很苦。虽然灵魂未灭,但那副身体受伤太重,整整休养了两年才恢复过来。这其中有好几次差点就活不过来了,幸好那个和尚费尽全力,医术十分高超,终于将她一次又一次的从鬼门关救了回来。由于服下绝情丹后又与展旭交欢,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创,光是将这些伤医好,便花上了许多的时间。之后,又休养了半年,忘尘的身体才真正好完全。她拜谢了大师的救命之恩后便离开了。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这个大师是受高人所托,在这个时代守护她的人。

而她果真如高人所说的,恢复了那身体的本来面目,很美,美得令人窒息。可是皮相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她在乎的永远是心灵的平和。

离开了大师,她便四处游荡,顺便又开始抓坏人,完成侠女的心愿。走着走着,便到了风延国,她也很想去看看展旭,她也知道这三年,他很苦。可是,最后她还是来到了居城,这个令她和展旭互相信任,互相理解,互相关心的地方,她知道,如果他想见她,肯定她,他会来的。

不过,忘尘也真是调皮的紧。她留下了一大串的疑问给认识她的人。比如说这一次的名字,居然是奇怪的完整二字。其实,她想得很简单,凡是跟她有些相处的人都知道她曾经以残败为名,由完整便会联想到她。虽然有了个大弯,可是她深知,展旭,会来的!

望着长笛,忘尘笑了!没想到当时都快要死了,还惦记着这长笛,一定要带走。毕竟这是展旭送她的,能够让她寄托相思的东西。每当身体痛得想要放弃时,只要想起展旭,看到长笛,她便有了坚持的信念。而这三年的分离中,她心里所有的郁闷全部消失,她的情,她的爱,她的心,全部不再残败,已经完整,所以,她是完整,不再残败的忘尘。

胸前有块冰凉的东西,是那块玉佩。后来,她也知道,这是属于这个时代洛晨的东西,也是属于前世洛晨的东西,它代表着忘尘的身份,一个公主的身份。

笑了笑,或许,她的到来,其实只是由于爱。她想要新的父母之爱,朋友之爱,家人之爱,情人之爱。在这个令她重新得到这一切的这个时代里,她起的作用,就是维护和平。她是天洛的公主,是风延王子的爱人,能有什么比她的身份更合适吗?

但她毕竟过惯了自由的日子,不会喜欢在宫中那种束缚的日子,或许等和双亲相认之后,她和展旭可以找一个偏僻的清静之地,过着属于两人的幸福生活!

洛海四人也已经长大,都不是三年前的幼稚了。她对商业的想法已经全部告诉了他们,相信在他们的实行下,会发扬光大。而她更是相信,那个义务的孤儿院也会一直开下去。最重要的是,她与展旭的感情会让风延和天洛一直和平无战事,这比什么都美好不是吗?

展旭,我已经等不及与你重逢了。快来吧,我会告诉你,我真的好爱你!

展旭一走进居城,就到处听人说,最近这里来了一个神秘的女子,她的歌声很特别,能让人忍不住掉下泪来。一瞬间,他几乎就能肯定,那是他的忘尘。只有他的忘尘能那般感性,能唱出一些非常特别的曲调来。

展旭那有些苍白的脸色上迅速的扬起希望。经过一个月的奔波和寻找,他终于来到了居城。这个他明白他爱上她的地方,这个两人最快乐地方,他最想念却不敢独自一人来的地方。他好想急急匆匆的走进客栈,却在抬起脚的那瞬间,又放了下来,他有些害怕。准确的说,他非常的害怕,他害怕,一切都会成空。外面的霞光开始布满整个天空,很漂亮,可是,他却迟迟不敢往里走去。三甑牡却甑南m甑墓录牛甑耐纯啵甑谋耍旰每唷?br

就在这个时候,一首清灵的嗓音混合着浓浓情意的歌声传出:“在爱的幸福国度,你就是我唯一,我唯一爱的就是你,我真的爱的就是你。失去才会懂得珍惜,让我珍惜你,伤越痛就是爱越深,我永远不相信,你和我屏住呼吸,每一次我们靠近,你让我忘了困惑,忘了所有烦心,我被你紧紧拥在怀里,将你放在我心,谁让我真的爱的就是你,在爱的纯净世界,你就是我唯一,永远永远不要怀疑。我把你当作我的空气,如此形影不离,我大声说我爱的就是你,在爱的幸福国度,你就是我唯一,我唯一爱的就是你,我真的爱的就是你。改版之王力宏爱的就是你。”歌声里是深深的爱意,深深的思念。字字句句中,是那令人窒息的感情。展旭还未听完就已经像疯了般的冲进客栈,在歌声传出的房间前停足。久久,直到歌声完了很久,他却依然没有举动,他在想什么?

是她,是她,那是属于她独特的声音,是她,是他的忘尘!可是,真的是她吗?真的吗?门外的展旭心情很矛盾,他相信那歌声是忘尘所有,由于只有她能唱出这样的歌。可是,他又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是忘尘?他伸起手,却又放下,全身颤抖着无足无措!她曾说过她是一缕来自千百年后的孤魂,她说她叫洛晨,她说她爱的人全死了,她说,她爱他。可是,这一刻他退缩了,他的心好紧张,都快要跳出来了。不管她是人,是魂,是鬼,他都不在乎,他要的只有她,忘尘,忘尘

就在展旭仍然不敢敲门时,门却打开了,笑盈盈的忘尘站在门前,不过,此时的她相貌已经大变,展旭还认得出来吗?

“公子,你站我的门前有什么事情吗?”忘尘有些坏坏的笑道,似乎在

“你”展旭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响起,连忙看过去,谁曾想,他看到的是一张绝美的脸庞,也是一张陌生的脸庞,更是一张他失望的脸庞。可是那双眼眸为何像极了心中她的黑亮,那声音酷似着她的好听但她不是她,不是她

“公子,是不是小女子的歌声吸引了你,是不是你想起了某些人啊!”见到他一下青一下白,一下迷惑一下失望的表神,忘尘的心有些疼痛,但是,她还是要

“姑娘,在下失礼了。只是姑娘的歌声让我想起了在下的妻子,唯一的爱人。所以才促足姑娘门口,抱歉,告辞。”不是她,即使声音,眼睛再像,仍然不是她!那么他在这干什么?展旭收起神情,淡淡的说道,准备离开。

“哎呀,公子,别急着走嘛!难道公子不喜欢奴家吗?奴家长得很丑吗?”听着他的话,忘尘的心里又开心又难过,他眼里的痛苦让她也跟着痛了起来

“不,姑娘很美。但是,在下爱的却只有她。生生世世都只有她,在下希望你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在下告辞了。”展旭很快避开她扑过来的身子,微微欠身,就要转身离开。

“可是,如果我的幸福是你呢?展旭,你还要离开吗?”忘尘终于不再使坏,她明白这个男人是真心的爱她,不受美se诱惑,他爱的是她的心,不是外表。

“你到底是谁?”是那独特的有些悲伤的声音,是那喊他名字时淡淡的情意,可是,她是谁?展旭听到她的话迅速转过身来,却仍然是迟疑的问道。

“我是一缕来自千百年后的孤魂,我叫洛晨,也叫忘尘。三年前与你相识,相知,相爱。我总是想要逃避你给的真情,害怕我死后,独留你一人痛苦。我明明长得很平凡,可你却舍弃一切也要爱我。展旭,三年了,你还爱我吗?还要我吗?”忘尘眼中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掉下,她就那样低低的说道,点点滴滴是他与她独有的情爱。

“你是忘尘,是我的忘尘,真的是我的那个忘尘吗?”不,这不是梦,她说的是只有他和她知道的话,可是她的外貌,她真的是他的爱人吗?

“是,我是忘尘,是你的忘尘。不要怀疑,我知道我的变化让你不敢相认,你害怕,可是,展旭,在我和你欢爱的那一夜,我的血染红了脸庞,解开了束缚我相貌的咒语。展旭,展旭,三年了,我好想你!”忘尘轻轻的说道,模糊的眼睛看不清展旭的表情。

“尘,尘,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是的,现在的你让我不敢相认,我害怕,我害怕不是你,尘,你怎么能这么残忍,这么不相信的问我?你明知道,哪怕隔三十年,三百年,三千年,我还是爱你,我还是要你。你知道吗?三年来,我夜夜梦到与你重逢,可醒过来只有孤单。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展旭终于相信这个是他的忘尘,他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仿佛想要融进自己的身体里,泪水那样沿着他狂喜的脸庞流进忘尘的颈上,滴滴都是他炽热的真心。

“展旭,我终于不用再逃避,我可以告诉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能有什么比相爱的人重逢更加感人呢?忘尘终于可以大声的说出心中的情意,不再害怕生死相隔!

“哦,尘”展旭闻言,泪水流得更中的凶了,可心底却是满满的喜悦,他疯狂的吻上那令他想得发疼的双唇,将深深的爱恋化为最深刻的口舌纠缠。

不再顾忌,不再等待,来不及顾忌,也来不及等待,三年的相思,三年的情爱在房门关上的瞬间爆发

深夜,展旭紧紧的抱着忘尘,却没有入眠。他怜爱的梳理着她乌黑的秀发,宠爱的看着她睡着时带着微笑的脸庞,有些愧疚的望向那与他激情时被他留上的点点红印,心却在此刻得到了莫大的满足。那痛苦的心底终于可以微笑,那因她离去无法展露的笑容再次展开,亲亲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他满心欢喜,满心幸福。但是,他还是怀疑,这真的不是梦吗?

“怎么了?还不睡?”忘尘在睡梦中感觉到了展旭有些微颤的身子,她睁开眼来,入眼的便是展旭那眼都不眨的凝视,她有些疑惑。

“我不困,我要这样看着你,我怕,明天醒来,还是一场梦。”展旭有些恐惧的说道。

“傻瓜。”忘尘闻言差点又要心酸的流下泪来,突然她狠狠的往展旭的手上使劲一掐

“尘,痛,你干什么?”展旭的手竟然被忘尘给掐青了,可见她手劲真的很大,没留情。

“痛就代表你不是在做梦啦,笨蛋!”忘尘娇嗔出声,心里却觉得很酸楚。

“可是,我只做你的笨蛋。”展旭笑了笑,吻上她的唇。

“不要了!”他的热情整整持续了一个晚上,那凶猛的欢爱令她的身子还微微有点疼,见他眼里仍然闪着**的亮光,忘尘在唇齿间求饶。

“哈哈尘,嫁给我吧!”展旭的确还想要,似乎这样他才够确定他爱的人儿在他的怀中,但是见她那样疲惫,他没想继续。只是她的弱势,令他忍不住大笑起来。心中一直徘徊的那句话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却又害怕,会听到她的拒绝。

“好。不过要等等!”眼前这个男人是真心向她求婚的,没有庄重的求婚仪式,没有现代的结婚戒指,可是,他的情,他的爱却成了不可替代的浪漫。忘尘想都不想的答应了。

“还有什么事吗?我快要迫不及待将你娶回家了,难道是你嫌我求婚不够诚心吗?”展旭听到那声好时是兴奋的,可是她后面的几个字又让他的心冷下来。

“不是啦,我怎么可能嫌你。傻瓜,你的心,我还不了解吗?只是,我要去一趟天洛王宫,见见我在这个时代的双亲。”忘尘好气又好笑的嗔道,慢慢的解释给他听,顺带赔了一个吻。

“是那天去裴青府上的人吗?这样说来,你就是公主,天哪!”展旭回想了一下,想起了那天忘尘对那两人的例外,当时他就觉得有异,只是未曾深想。没想到,忘尘跟他们的源缘不浅,居然会是他们的女儿。但,那两人他所料不错的话,忘尘岂不是公主?

“怎么了?害怕了,高攀不上了?”别忘记了,你可是个王子!忘尘有些哭笑不得。

“别说我是王子,足够有身份娶天洛的公主,就是不是,你,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得是我的妻子。”展旭自信的说道,眼光流转的却是最深挚的情意。

“是,我是你的,生生世世。”忘尘浅笑着附合。

居城的这家客栈真是好不热闹,清晨就有一大群形形色色的人正坐下楼下的大厅内喝茶。神情大都是激动,期待,盼望,兴奋。似乎这些人都是认识的,时不时的会交谈几句。但更多时候都是望着通向二楼的楼梯,像是在等待什么。

过了一会儿,展旭和忘尘离开了房间,准备到下面吃点东西。展旭深情的目光总是会跟随着忘尘,手也轻搂着忘尘的腰,两人间的浓情蜜意四处流荡。

“展旭你”可是,令两人措手不及的是,两人还未走到大厅,便被飞身前来的几个人给分散了,而展旭更是被硬生生的打上了几拳。

“住手!霁辰,裴青,洛泉!洛海!”忘尘看了看了大厅内的人,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八成是这些人以为展旭变心了,所以才忍不住飞身打他,可是,问题是他没有变心耶!

“你是谁?”打向展旭的四只拳头由于这声疾呼不由自主的停下来,看向那个美艳非常的女子。心里都同时涌上一个疑问,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展旭,你没事吧!”忘尘赶紧跑去扶起鼻青脸肿的展旭,很是心疼,不由火大的看向四人。

“尘,我没事。不要怪他们,他们是关心你。”展旭站起来,心里却付道,出手真狠呀!

“尘?”下意识的,所有人都疑问出声,而且还是异口同声。

“我是忘尘啦,你们四个的姐。霁辰,你是盟主呀,拜托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还有裴青,你跟珍珠结婚三年了,都是当爹的人了,能不能学会一点沉稳啊!还有珍珠,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不在家歇着,跑这里来干什么,想要生在外面啊!”忘尘有些气愤,有些感动的朝着这一群人又哄又喊又叫道,丝毫没有美人形象!

“忘尘?”“姐?”这个时候被骂的七个人分成两派大叫道。

“就算我变化大了点,你们认不出来,但能不能打人之前先问问为什么?”忘尘问呆立掉的掌柜要了一些藥,心疼的给展裆纤帯u媸强上r耍敲春每吹牧尘尤槐淮虻们嘁豢樽弦豢榈摹1卟帘呗畹耐净共恍囊硪怼?br

“你真是忘尘?”“你真是姐?”于是乎,七人再次出声。

“是啦,真是的,不过三年不见吗?不必要这么怀疑吗?”忘尘没好脸色的说道。

“可是你”七人这一次倒是异口同声。

“之前尘是易容啦,你们当然没有发现。”展旭忍着脸上的疼痛,轻轻说道。只不过他并没有说实话,由于有些事情,他相信,可说出来,未必他们会相信。

“易容?”又一次异口同声,七人的默契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是啦,是啦,难道我就不可以长得漂亮点,你们那是什么表情?”终于将藥上完了,忘尘正眼的看着他们,大有一副动手的意思。

“当然可以啦!”不得不说,默契这个东西还真是说不清楚。

“忘尘!”“姐!”于是,最初的怀疑和惊讶过后,大着肚子的珍珠和流着泪的洛梅洛莲三个将忘尘抱了个密不通风,还顺带狼哭鬼嚎!

“快放开,不然,我三年前没死,现在就要被你们给抱死了!”可苦了中间被抱得死紧的忘尘,她快要被抱得窒息了!

于是七手八脚的,肚子大的珍珠被裴青带走,洛梅两姐妹被洛海两兄弟拧走,忘尘终于呼吸畅通的依在展旭的怀中,大口大口的吸气,很是可怜!

“什么也不要忘,什么也不要说,现在,马上准备出发。珍珠不能生在外面,我也要去洛都,洛海你们不放心的话也跟着。展旭我们走!”忘尘望着七人疑惑的表情,知道他们有很多问题要问,再看看珍珠的肚子,立马将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拉着展旭就往外奔去。

她回来了,她还活着,真好!这是所有人的想法!而洛泉和霁辰虽然心里仍然隐隐作痛,但看到忘尘还活着,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快乐之后,他们便不再多想。由于他们都明白,只有展旭,只有他,是她的幸福。

又到洛都了,忘尘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三年前,她生死未明的从这里离开,独留伤心欲绝的展旭一人。三年后,她再次归来,为的只是安慰那想念女儿的双亲。她明白,踏进王宫之后,她忘尘的身份便已经消失,拥有的是一个公主的身份和洛晨的名字。可是,不管怎么样,她已经在这个时代了。她就是天洛的公主洛晨。感觉到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忘尘抬眼望去,微笑的看着用浓浓爱意包围她的展旭。不管怎么样,她还有他。

“洛海你们四人保护珍珠去王府等着,裴青麻烦你带我和展旭进宫。霁辰,你也去王府好吗?”望向身后深深看着她的七人,她露出一个坚定的笑容。

“进宫?”于是,七人再次默契的发出惊呼!“是的,进宫。”与展旭十指相扣,忘尘有些飘忽的笑道。她知道,那座向征着至高无上的王宫里,有着她的亲人,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去!

一个月后,一个惊天的消息传遍天洛和风延二国。天洛国的洛晨公主与风延国的展旭王子要共结连理啦!在有心人的渲染下,这场婚礼被传得极其离奇。

也有说,两人的婚礼在天洛王宫举行,天洛国后和王后是又哭又笑!像两个疯子!

更有说,两人婚礼的当天,来了一大群的人,个个都不是一般人!但都表情奇怪!

还有说,两人婚礼的当天,洛晨公主便被诊出身怀有孕!吓坏了一大群人!

最后说,由于洛晨公主因怀孕在婚礼上晕倒,展旭王子大惊失色!婚礼有惊无喜!

说得最多的便是,洛晨公主和展旭王子大婚礼后,双双放弃尊贵的身份,离开了王宫,去了一个据说是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清静之地

总之是众说纷纭,版本众多,但究竟真相是什么,怕是他们也说不清楚,别人也无从知晓。但只要各自能得到各自的幸福,那么,不管怎么说,都是好的!

五年后,无子山上“尘,尘”一大早的就听见有人在焦急的呼喊着什么人。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俊美至极的男人身着单衣,奔出门外,急急的在寻找什么。

“怎么了,我在这!”这时候从屋子的另一边走出美丽的女人。

“尘,我以为,你不见了。这五年的幸福生活仍然只是个梦!”男人一见女人的身影便立马奔上前去,将女子紧紧的抱着怀里。

“傻瓜,当然不是梦。现在我们有宇轩,这么幸福,我哪里会舍得离开呢?”美丽女人任男人紧抱着不放,望了望还在床上熟睡的儿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尘,不要,千万不要再离开我了。”男人有些脆弱的说道,神情像是想到了什么很是落寞,搂着力道又加大了几分。

“旭,不会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你知道吗?这世间的一切,我都不在乎,名也好,利也罢,只有你和孩子才是我的幸福。有你们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我的归宿。”女人微笑的说道,却也心痛着男人的脆弱,感动着男人痴情。

“尘,我真的好爱你!”男人,不,是展旭,低下头,吻往心爱的女人,满是柔情。

“我也爱你,旭!”女人,不是,是忘尘,也是洛晨,不过展旭只叫她尘,晨与尘同音,可是不管是忘尘还是洛晨,此刻她扬起一抹最灿烂的笑容,抬起头,迎向那朝她袭来的热吻,心底却阵阵泛酸。

五年了,当时两人在天洛王宫里成婚之后,就告别了双方的父母来到了这个她居住了十三年的无子山生活。几个月后,便生下了一个儿子。可是,尽管这样,像这般的清晨寻找,已经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她知道曾经的三年分离让他尝尽了相思之苦,而她是来自千百年后的一缕孤魂更是让他震惊。一个自信,骄傲的他变得有些害怕,害怕她会离开。而每一次,她都只能紧紧的努力的回拥着他,才能让他安心。这样的他不会让她觉得反感,反而让她更加的爱他。

“旭,我们再生个女儿吧!”热吻后,忘尘喘息的说道。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努力吧!”将脸有些羞红的忘尘一把抱起,展旭满足的往他们的房间走去,心里的幸福泛滥成灾。

听着爱人那别有含义的话,望着他心满意足的笑容,忘尘又羞又笑。在这个她曾经要绝情爱的时代里,她却拥有了曾经那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依偎在展旭的身边,她觉得曾经所有的伤痛,都值得,由于她现在,好幸福!

太阳升了起来,照在二人的背后,洒在他们的孩子风宇轩的身上,将温暖和希望点滴的洒向三人的同时,也洒向阳光所照耀的一切地方而曾经立誓言要忘了红尘的忘尘却在重生之后的红尘里找到了属于她的红尘,是否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呢?

其实,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们充满希望的活着,便能得到幸福!要深信,自己会幸福,这样说不定,下一个幸福的人就是你了!

(大结局)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