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平生站起身,大声热情地把张旭送到了乡政府的大门口,然后用尊敬地目光送着卡迪拉克远去,这倒不是为了客气和什么尊敬,任平生想高调一点,哪儿找这么好的挡箭牌。

晚上下班,乡政府的人都走了,任平生、鲁雄和宋平刚最后才走。鲁雄让任平生和宋平刚来家里喝酒,任平生有点累,想回宿舍休息休息。

任平生告别了二人,回到乡政府的宿舍里,外面就闪进来了一个人:“任乡长。”

“老钱?”任平生一见是党政办的老钱,一副衰败地样子。他现在是计生办的副主任,正好跟向忠发换了个位置。:“老钱,乡里现在虽然有点钱,但现在是专款专用,任何人都不能动用的。”

“任乡长,钱的事儿不着急,不着急。”老钱说:“谁叫他有眼无珠,得罪了鲁书记和任乡长。”

“还有别的事儿?”

“我听说,乡政府要修桥。”老钱说:“我亲戚有个施工队,想找点活干。”

“早说呀。”任平生摇摇头叹叹气说:“老钱,你早说半天还有点余地,现在说已经晚了。”

“怎么了?”

“今天省里有人过来,盛县长亲自打的电话介绍。”任平生说:“要不,你先去县里做做盛县长的工作,做好了告诉我。”

老钱哭丧着脸说:“任乡长,我认识盛县长,盛县长不一定认识我呀。”

老钱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原本跟着周宏大,指望能混的更好一点,谁想到一不小心,一声”啊呸“,把自己的党政办主任给丢了,发配到计生办当副主任。从那以后,自己天天在娘们堆里混日子。有个亲戚听说乡里有工程,就托他给说一说,他不好拒绝,毕竟自己是乡干部,没法推脱。可一听说省里都来人,那自己还有什么指望。眼见得乡里的人都行动起来了,以前喝酒吃饭打麻将的乡干部,现在都忙的脚打后脑勺,自己却成了一个官场上的弃儿,老钱想起来便一阵心酸。

”任乡长,我的错误是很严重的。“老钱突然间“扑通”一声跪在任平生的面前说:”任乡长,过去的事情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领导高抬贵手,给我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明天我就让他开的饭店滚出干山乡,乡里的钱,我一分都不要了。“

”老钱,你这是干什么?“任平生把老钱扶起来,坐在椅子上。

“任乡长,我过去对你缺乏尊重,在干山二中的时候,我我的态度很不好,我老钱瞎了眼。”老钱在椅子上坐不住,两条腿发软,一个劲的往地下跪:“过去我想,周宏大就是一切,跟着他肯定能有进步有前途,所以他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对的我也做了,错的我也做了,很多事情做的没有原则。”

“任乡长,从今以后,您就把我老钱当条狗吧,你让我咬谁我就咬谁,让我怎么咬我就怎么咬!您曾经说过,干山乡的狗都听话,我一直都记在心里!“老钱拍拍胸脯说:”周宏大是个王八蛋,他为了升官,从乡里弄了不少钱,还到市里玩女人找小姐。去年山脚村泥石流的时候,他得了淋病,在北京的一家医院治病。任乡长,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写一份材料。”

“内幕还真不少啊,可老钱为什么这么恨周宏大?”任平生心里想着,口上说:“老钱,周县长虽然撤了你的主任职务,你也不用这么栽赃陷害,毕竟他还提拔过你。”

老钱突然间哭了起来:“任乡长,有件事情我一直没说,觉得说出去太丢人,可今天我不得不说了,我老钱当这个党政办主任,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价太大了呀,不但花了一万多块钱,还,还把老婆也赔进去了啊!”“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给周宏大送了很多次礼,有时候是自己去,有时候带着老婆去,后来周宏大这个色鬼就看上了我老婆,后来,他给我老婆暗示,当时,我已经花了一万多块钱,实在没办法,我老婆也同意了。”

任平生沉吟了一下,老钱平时跟在周宏大的屁股后面,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谁知道他居然是个可怜虫,不但花了一万多块钱,还把自己的老婆也搭进去了。既然他说了这么些隐秘,那么把他放在自己身边,将来肯定会有用处,至少,周宏大的心里要合计一下了。

“老钱,你起来吧。”任平生说:“这些事情,有时间你写个材料给我。”

“是,一定,一定!”

“最近,乡政府要成立一个对外联络办公室,我正愁缺人”

老钱一听有希望了,赶忙跪在任平生的跟前说:“任乡长,你放心,我老钱保证你指哪儿我打哪儿,绝不会给任乡长给乡政府丢脸的。”

任平生说:“你回去做做准备工作,把计生办的工作交接一下。”

老钱突然之间痛哭流涕起来,保证道:“谢谢任乡长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厚望!”

第二天一上班,任平生就到鲁雄的办公室,跟鲁雄、向忠发开了个碰头会,把老钱的事情说了一说,当然涉及到**的地方,并没有提及,只是暗示了老钱将来会有用,鲁雄和向忠发虽然不知道内幕,但来两个人信任任平生。

老钱就被叫到了乡长办公室,任平生在乡干部的众目睽睽之下走了一个过场,跟老钱谈了话,然后调了几个伶俐的人,成立了一个对外联络办公室,由老钱当主任。老钱这次学乖了,夹起了尾巴开始学着做人。

从此以后,任平生走到哪里都带着老钱,皮包有人拿,东西有人拎,吃饭有人点菜拿餐巾纸,喝酒有人倒酒刷茶杯。实话实说,老钱的服务工作,做的还真是特别的到位。

为了提高办事效率,任平生跟鲁雄商议,给乡里买了一辆二手的切诺基,九十年代,进口车越野车还不多,切诺基算是不错的了。桑塔纳给鲁雄使用,任平生自己开切诺基,至于驾驶证任平生根本不用操心,让于洋帮忙办了一个就是。话说回来,在云阳这个地方,一个正科级干部没有驾驶证又能怎么了。

有了切诺基,工作效率快了不少,在宋平刚的催促下,连山市设计院的桥梁图纸一个多星期就出来了,按照任平生定的调子,第一点要简单,第二点要结实,任平生并没打算造个能用几百年的大桥,大概在十年二十年后,经济更繁荣,那时候的干山乡,才要造一个更美观更结实的大桥。

各个准备投标的建筑公司接了桥梁的图纸就开始连夜做预算,拟定工作方案,计算工程量,算出工程的造价。然后再定好自己的投标价格,这个图纸任平生给了盛县长一份,让他转给张旭,面子上的事情要做足,至于张旭找谁做预算,就不是任平生管得着的事情了。

为了节省时间,任平生提前让组织了一些乡里的劳力,提前对大河两边的场地进行了三通一平,劳务费暂时由乡里出,最后毫不客气地算在工程公司的头上,干山乡的各个部门、各个机构人员都调动了起来,到处都是乡干部们忙忙碌碌地身影。不光是干山乡,就算是设计院、建筑公司也没有接到过这么着急的工程。在干山乡的带动下,乡政府、设计院、各建筑公司都紧张地转动起来,云阳县地处偏僻,两百万不是小工程。

——————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