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四十多岁模样的男人,高个魁梧,四方大脸,走起路来虎虎生风。鲁雄和任平生把这个男人请到办公室一问,才知道原由。

原来,这个男人叫许山力,他根本没指望自己能中标干山乡的桥梁工程,只不过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碰运气而已。曾几何时,他在连山市参加过不少招投标会,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空手而归的。所以,他觉得这场招投标会很公正,很及时,有了活干,公司下面的职工终于可以吃饭了。

再闲了一会,任平生才终于知道许山力为什么如此的激动。原来,他们这些人,大多是八十年代裁军下来的工程兵,当时国内大裁军,大约十个军、一共五十万工程兵除了交通、水电、黄金移交到了武警系统,其余的全都转业到了地方。其中,深圳就曾经安置了两万基建工程兵,连山市也有一少部分基建工程兵。

这些人安置到地方后,对口转业到地方部门,工作一段时间后,辞职下海的风盛行,再加上这些工程兵在单位也不乏有混的不好的人,许山力就是其中的一位,因为跟领导总是闹矛盾,他就辞职组建了”建军建筑工程公司“,这个公司大部分转业军人都是外地人,在本地没有门路,所以只有些小工程可以做,接不到大工程。许山力原本是基建工程支队(师级)下面的一个营长,在众人的推举下,他当了这只工程队的经理,没想到在干山乡这一番尝试,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鲁书记,任乡长!“许山力说道:”感谢!“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了两卷报纸包好的钱,放在任平生和鲁雄面前说:”前几天找了几次,都没找到你们,这是我们公司的一点好处费,你们别嫌弃,先收下。“

任平生笑着说:“鲁书记,你看看,你们转业军人也搞这一套。”

鲁雄赶紧地把钱递给许山力:“许经理,你不要这样,我也是转业的军人,咱们可不能搞这个不正之风。”

任平生说:“许经理,你们只要保质保量保工期把桥造好,别的你什么都不用管。”

许山力下海办公司好几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痛快地人、接到这么痛快的工程,七尺高的汉字感动的眼里都有泪花。如果再接不到工程,公司就要解散了,自己怎么对得起那些辞职下海的兄弟。

第二天,许山力公司的人就已经到了施工现场,任平生早就做好了准备了,附近的土地也平整了,水河里就有,电也安装好了,这座桥其实并不大,这些军人出身的施工队伍里,什么能人都有,别说有图纸,就是没有图纸,三天也能架起一座浮桥来。

按照造桥的风俗,在两边岸上放了一阵鞭炮,两座桥同时开始施工,由鲁雄和于世钢带着人担任质量监督,同时也有云阳建委质量监督站的人在场。任平生明确地告诉许山力,要结实要简单,要加快速度。许山力带着那些转业的基建工程兵和工人,白天黑夜地忙活起来。

另一家工程公司知道建军公司的人这么拼命,也跟着加快了速度,干工程不能丢人。所以在两个工程公司的无意识之中的竞争下,进度加快了很多。两座大桥同时建造,这在干山乡甚至云阳县,都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县委书记田家康非常重视,数次亲自带队到干山乡视察,生怕任平生搞个什么花架子工程出来。

这时候,任平生已经在大河省的省会城市——青洲市的宾馆里了。

此次来到青洲,任平生带着老钱,主要是为了解决肉牛的问题,从瑞士进口的西门塔尔牛,省畜牧局只进口了十几头,放在畜牧局下属的一个养殖厂养着。伸手上门去要,肯定是没有的,一个小小的干山乡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但找房书记未免小题大做,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房书记那里会怎么想?

想来想去,任平生决定,去找农业厅的刘厅长,两个人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而且房书记表态的时候,省农业厅的刘厅长也在场。但是不知道刘厅长的联系电话,冒昧上门不是任平生的风格,事先不做足了功课,很容易把事情搞砸。想来想去,突然想起张旭来,现成的关系为什么不用呢。

&...任平生在宾馆里,给张旭打了一个电话,打在他的大哥大上。任平生拨了号码,就开始想象张旭接电话的样子,从随从手里接过电话,然后左右看看,让铃声多响几声。

“喂,哪位?”电话接通了,是张旭的声音。

“张大少,我是干山乡的任平生。”

“任乡长,喂喂,我这里信号不好,你大点声!”张旭又开始喊了。

”张大少,我在青洲,想请你吃饭,请你赏光!“

”啊?你在青洲啊!我刚出了青洲想去连山找你,我现在刚出了青洲市区,我在用大哥大跟你讲话!“

”我在青洲的华山宾馆502等你!“

”好,我马上回去!“张旭喊道。

一个多小时后,张旭推开了宾馆的门,这次没带随从,只带了小燕儿。

”再晚打一会电话,我到连山了。“张旭一屁股坐在床上,搂着小燕儿说:”你来青洲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给你介绍个更好的地方住。“

”今晚想吃点什么?“任平生说:”我请客。“

”你一个小乡长请得起吗“张旭嘲讽地说:”今晚不吃别的,来点烤鹿肉,我请你。这老头是谁啊?“

张旭没见过老钱,直接管老钱叫老头,把老钱的鼻子都快气歪了。

“这是我们乡对外联络办公室的钱主任。”任平生说:“钱主任,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张省长的大公子。”

老钱听说是省长的公子,那鼻子瞬间归位,一点脾气都没有,竟然主动伸出双手说:“张公子,你好你好!“

张旭懒洋洋地伸手跟老钱轻轻地一握,意思了一下,便对任平生说:”任乡长,你们乡的那件事情办成了,你要怎么感谢我?“

任平生说:”按照上次说的办,你还要我怎么感谢,要不然把乡长给你当当?“

张旭说:”我才不当你那个破官,你赶紧准备一个申请你们乡修路资金的报告,然后我再告诉你怎么办手续。“

”呃太累了“张旭拿着大哥大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说:”我先去开个房间休息一会,中午请你们吃烤鹿肉。”说完,搂着小燕儿走了出去。

张旭搂着小燕儿走出房间的时候,老钱看小燕儿的身材都看出了神,知道任平生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老钱才尴尬地缓过神来。

“老钱,你丈母娘的病怎么样了?”

“呃这个这个”老钱喝了一口茶水,心想索性说了:“怎么样跟我没关系了,我离婚了。”

“你离婚了?”任平生惊讶地说:“什么时候?”

“周宏大把我撤职以后,我就和她吵起来了,她骂了我几句,说我连个官也保不住,她弟弟的钱也要不来。她来打我,我还手了,打了她两巴掌,后来就离了,她弟弟的钱我不也管了,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吧。任乡长,其实我早就想离婚了。“

”我说你看小燕儿的眼神怎么不一样。“任平生开起了老钱的玩笑。

”嘿嘿“老钱不好意思地笑着,摆弄一下头发说:”冷不丁单身,还真有点不习惯。任乡长,等你结婚以后,你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等到中午,张旭和小燕儿还没起来,任平生心想,这两个人肯定是睡着了,午饭的问题还是自己解决吧,于是,他和老钱两个人收拾了东西,打算到宾馆的餐厅里随便吃点。

任平生和老钱在华山宾馆的餐厅里,找了个地方坐下,叫了两个菜和两瓶啤酒,可能是餐厅里的人太多,等了半天啤酒拿上来了,菜还没上,老钱见服务员从身后走过,就转身用手碰了下女服务员的胳膊问:”服务员,菜能不能快点?“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