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山力见任平生和甘利民的表情不是做戏,便知道事情跟任平生真的没什么关系,任平生这个样子不是做给他看的,就放了心。他也是迫不得已,工程要材料、人员要开资,开工一个多月,只给了十六万的预付款,几次找到甘利民,甚至也送了礼,甘利民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拖着不放。

任平生说:“甘所长,我听说你要调云阳开发区财政局会当财政局长?”

甘利民正抽着烟,听到任平生的话心中一愣,心想周县长在电话里说的话,他是怎么知道的?只不过周县长说的是财政局副局长。甘利民掩饰说:“任乡长,你开玩笑了,我哪里能当什么财政局长,能当好这个所长就不错了。”

任平生根本就不知道甘利民和周宏大的事情,只不过讽刺一下而已,谁知道一脚踩了个野蘑菇。他笑道:“你不到开发区当财政局长,你怎么工作上替开发区着想?咱们干山乡的资金,你还能做主给开发区留着,我看你这个开发区的财政局长很称职呢!”

甘利民见任平生说了反话,笑容中带点怒意,他自持老成面上也不慌张,反正有周县长做后台。他慢悠悠地回答说:“任乡长,我这也是为了工作,有周县长的指示,我怎么敢不执行?有问题您找周县长问问。”

任平生换了个话题说:”甘所长,连达公司的预付款付清了没有?“

甘利民说:”这个付清了。“

任平生说:“哦?为什么连达公司的预付款付清了,建军的只能付一半?”

甘利民吱唔着说不出话来,其实连达公司的款开始也是没有付清的,不过连达公司直接给了甘利民五千块钱红包,所以甘利民很痛快地把连达公司的款划了过去。许山力只是拿一点烟酒,已经吃过了大餐的甘利民怎么还会在乎这一点小菜!

任平生见甘利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原由,只是一个劲地抽烟,心知这里面肯定有些不能见人的东西,但目前,还不到揭开的时候,任平生说:“甘所长,别的我不愿意多说,我想你自己心里清楚,我限你今天晚上下班之前,把建军的预付款付讫。”

甘利民仍然念念不忘周宏大的话:“那周县长那里乡长去解释一下吧?”

任平生坐在座位上,冷冷地对甘利民说:“甘所长,干山乡的专用资金怎么花?我不需要跟别人解释。如果你不按照乡政府签订好的合同付款,影响了工程进度,那么先请你给乡党委和乡政府一个解释。”

甘利民毕竟抗不过顶头上司,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只能说道:”那好,我下午就把资金划拨过去。“

甘利民扔下烟头走了出去,任平生带着歉意笑着对许山力说:”许总,我们的工作没做好,我向你道歉!如果下午你的资金还没到,你马上给我打个电话。“

”任乡长,我要跟你说个对不起。“许山力不好意思地说:”说实话,跟政府部门打交到,常常是欠款太多我们都怕了。“

“许总,”任平生说:“桥梁工程的进度怎么样,大概什么时候能完工?”

“现在桥桩打了一半,正在灌混凝土。”许山力说:“按照现在的进度,十一以前肯定能完工。”

“许总,工程进度很重要,但是人员安全更重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一定要注意施工安全。”

“放心。”许山力告辞说:“那我先去拿钱,然后直接回工地,有时间来找任乡长喝酒。”

送走了许山力,任平生心里很不爽,他来到鲁雄的办公室,把这两件事跟鲁雄一说,鲁雄也异常的愤怒。鲁雄坐在书记的座上说:”平生,咱们的手是不是有点软了?“

任平生点头说:”是啊,我一开始总觉得,谁的人我不在乎,只要把工作做到位就行,可有些人总是仗着关系和领导,消极懈怠,简直不把乡政府和工作放在眼里。“

”不能干,就拿下来!“鲁雄说:“不能因为这些人影响了干山乡的发展大局。”

任平生说:”咱们先做好准备,再开党委会研究,不然消息传出去,工作又被动了。“

 ...p;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功夫,鲁雄的电话响了,鲁雄接起来电话说了两句,把电话递给了任平生,用手指了指天,意思是上面打来的。

”喂,我是任平生。“任平生笑着说:”周县长啊,有什么指示?“

周宏大的声音微微有些愠怒:”任乡长,资金的事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借一些给开发区吗?“任平生心想谁跟你说好了,那不过是你周宏大一厢情愿地事情。任平生心想这个甘利民真是汇报的很及时,估计是从乡长办公室出去,就给周宏大打了小报告。

”任乡长,过几天市里领导要来开发区视察,目前必须要让开发区动起来,不能给市里领导一个不好的印象。开发区的事不是我个人的事情,关系到云阳县,关系到盛县长,当然也关系到田书记,你也是云阳县的干部,从大局出发的道理你应该明白。“

任平生说:”周县长,开发区需要的资金庞大,几百万资金根本不够用。更何况,调用几百万的资金,仅仅是为了给领导一个好印象,这样的工作我们干山乡不能支持。省领导把干山乡作为试点,对干山乡是寄予了厚望的,如果挪用资金影响了干山乡的产业发展,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任平生,不要拿省领导来压我,你说你不能挪用干山乡的资金,那么发展农业特色产业的资金,你拿去修路修桥,难道就不是挪用?“

任平生知道周宏大在挑毛病,说道:“想致富,先修路,这个道理周县长一定比我明白,在干山乡的修路资金没有到位,我们借用一下专项资金,也许违反规定。既然周县长认为我们违反了规定,那我们更不能违反第二次。”

两个人开始的态度还很好,后来越说越僵,周宏大讲道理讲歪理都说不过任平生,气的“咯哒”一声把电话挂断了。任平生放下电话,笑着说:“这次,周县长是真的发火了。”

”不管他,先到食堂解决肚子问题去。“鲁雄说。

饭后回来,向忠发来到乡长办公室告诉任平生,盛县长中午来电话,让他去县里一趟,任平生心知又是为了云阳县开发区借钱的事,县长召见,不去是不行的。只得放下手头的工作,开着切诺基奔云阳县城。

任平生在县政府大院里停下车,来到盛县长的办公室,正好遇到了盛县长的秘书,他见任平生到了,进了办公室通报了一声。

任平生走进办公室,盛县长正在跟周宏大说话,周宏大气哼哼地坐在沙发上,沉着脸,显然是告状来了。任平生轻声快步走进,喊了声:“盛县长、周县长。”

盛县长客气地说:“平生,过来坐。”紧接着又喊秘书泡茶。

“前几天去见老领导,从老领导那里拿了半盒。”盛县长拿出一盒淡蓝色熊猫香烟,递给任平生一支说:“你们两个都尝尝,这种淡蓝色的熊猫是特供的,黄色的是零售的。听说,越南的胡志明每次抽熊猫都舍不得抽完,只抽一半,另一半留着下次再抽。”

周宏大阴沉着脸,接过香烟点燃,仍然一句话不说。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有点后悔起来,在干山乡当一把手有多好,手底下一群人,走到哪里都风风光光的,在党委书记的宝座上,操纵着全乡干部的生杀大权,谁敢说个不字。自从当了副县长以后,每天都在县委县政府领导的眼皮子地下,虽然有自己分管的工作,但是总少不了请示汇报,因为没有进县委常委,说话也没分量,连以前的干山乡也指挥不动了。周宏大抽着烟心想:真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啊。

盛县长说:“平生,你们干山乡的桥修到什么程度了?”

盛县长没话找话,想旁敲侧击地慢慢切入主题,任平生见盛县长提到修桥的事情,心中一动,干脆来个先入为主,顺着盛县长的杆子往上爬:”两座大桥都已经开始打桩了,原本预定的工期是十一月前完工,按照现在的进度,工期还有可能提前。可是盛县长,我们乡里有点困难,正想找盛县长帮忙解决一下。“

周宏大插嘴说:”你们乡里有五百万专项资金,还有困难?“

"盛县长,全省的农业特色产业试点,五百万资金怎么够用?”任平生没理会周宏大,对盛新军说:”您不找我,我也要来找你,干山乡作为省试点乡,您看县里是不是给我们点资金支持?“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