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平生早就知道盛新军和周宏大的目的,所以没有等盛新军开口,便来个先发制人,想把盛新军的话给堵回去。盛县长一怔,心想这个任平生的胃口可着实不小,干山乡一个小小的乡科级单位,账户上有那么多钱,他还居然好意思管县政府要。

周宏大在烟灰缸里掐了烟头说:”任乡长,你不要哭穷了好不好。你去财政局的账户上看看,云阳县财政局的账户上才有多少钱?”

任平生眯着眼睛,猛吸熊猫的烟屁股,一副陶醉的样子说:“到底是高级首长才能抽到的烟,这烟不赖。盛县长,下次去省里给我捎两条,该多少钱多少钱。”

“任乡长,你”任平生一句话,把周宏大弄哭笑不得,心想任平生虽然是乡长,但年幼无知,周宏大说:”任乡长,这可是特供熊猫啊,平常人一辈子都抽不上一回,你一张嘴就买两条,你问问省长能不能一次能搞两条来。“

”这半盒还是我厚着脸皮从老领导那里拿的。“盛县长说:”别说两条了,再要两盒都没有。“

任平生的本意就是叉开话题,所以才装聋作哑,见已经成功的转移了盛县长和周宏大的注意力,借着这个机会,考虑了一下盛县长能说出什么话。

“平生,关于开发区资金的事情,你还是要站在全县的角度考虑一下。”盛县长终于说到了正题:“今年年初,省里按照中央政策,要针对了开发区进行治理整顿,过几天省市领导来到云阳开发区考察,目的有可能是要整顿或者关停一部分开发区。目前云阳开发区的情况不太乐观,因为资金的问题,基础建设还没结束,招商引资工作也没法开展,云阳县开发区是县政府为了加快云阳县的发展设立的,如果被关停,那么对云阳县委县政府,都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盛新军言下之意,如果任平生不拿出资金来,那么影响的不只是你个人,有可能影响到你未来的老丈人,县委书记田家康。

任平生见混不过去了,便一针见血地说出了关键所在:“盛县长,我知道县里有难处,但是,我们拿出省里拨付的资金给开发区,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盛新军沉吟了一下,他的本意也并不指望这几百万就把开发区建成,只要省市领导视察,看到云阳县的开发区还在轰轰烈烈地进行中,那么他就不至于太尴尬,政绩不会被摸黑,如果开发区目前的状况让省市领导看见,会对自己的前途产生影响,这才是盛新军内心深处的本意。

任平生的心里一清二楚,所以他绝不对把干山乡的钱,拿来给开发区扔在水里听响。他见盛新军不说话,又说道:“再有,我们的钱借到了开发区,开发区什么时候还?”

周宏大不耐烦地说:“任平生,你这个人只想着干山乡那一亩三分地,没有一点大局观。”

任平生说道:“周县长,我是干山乡的乡长,干山乡就是我的大局,这叫做好本职工作。”

“你们别吵了。”盛新军烦躁道:“任乡长,你们借给开发区两百万,我来做证人,半年以内,由开发区还给你们,就这么定了!”

任平生说:“盛县长,我们干山乡现在没有两百万这么多。”

周宏大说:“什么?两百万也没有,前几天你们账户上不是还有四百多万吗?”

任平生说:“账户上也许是有那么多,可有些钱是已经准备付款了,造桥公司的预付款还没付清,为了加快工程进度,作为十一献礼的工程,我们和工程公司谈妥了,要求十一国庆节以前完工,先付百分之六十的预付款,光是这两项就要一百多万,另外光修桥不行,还要修路,我们干山乡一百多公里的路要全部整修,这一部分大概需要八百多万,修路以后,要建设养殖基地,要重新规划一下干山乡的布局,没有两千万根本不够。”

周宏大说:“任平生,你这么说,云阳的干山乡倒成了开发区了?”

任平生笑着说:”还是周县长有水平,一语中的。你们搞工业开发区,我们试点农业开发区,这并不矛盾。“

盛县长说:”任平生你自己说,能借给开发区多少钱?“

“盛县长,您这是在逼我犯错误。”任平生说:”我们干山乡一分钱都没有。“

”好!好!“盛县长气道:”任平生,你们干山乡不借给开发区资金,以后你们上县里来要钱,县里也一分钱没有。“

”行啊。“任平生扔了烟屁股,满不在乎地说:”那就按盛县长指示办吧。“

三人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再说下去没有意义,得罪人也就得罪了。任平生告别了怒气哼哼地盛县长和周副县长,来到了县委田书记的办公室,田书记不在,任平生又来到县委宣传部找田丽。

田丽早看见任平生的车停在了县政府的院子里,猜测是任平生到县里来了,正坐在县委宣传部办公室里在纸上无意识地画小人,画来...人,画来画去总是任平生的脸,田丽有时候在脸上画一个笑脸,或者画一个生气的脸,自己偷偷地笑。任平生一敲门,田丽在门上的玻璃窗上看见了任平生的笑脸,心里高兴,但在办公室里没有表露出来,跟一个有点妩媚地女人说了几句话,拿着包走出县委宣传部的办公室。

任平生开着切诺基,带着田丽来到了云阳河的河岸边,两人不约而同地找了个即阴凉,又僻静地角落,并排坐下。

田丽假装生气地着说:”这么长时间不来找我,今天怎么有空了,任大乡长?“

任平生去搂田丽的肩膀,田丽左右看了看,又把任平生的手拨了下去。任平生说:”生气了?“

田丽悄悄地往后一指说:”傻瓜,河堤上有人。“

”哎呀,这段时间累死我了。“任平生往河边的草地上一躺,看着树叶里闪动着阳光,微微地风从河岸边吹来,鼻子里闻到了泥土和青草的气息,感觉浑身的骨头都放松了。

“你们干山乡又是造桥,又是搞养殖的,我本来想写几篇文章宣传一下干山乡,爸爸不让。”

“还是我未来的老丈人深谋远虑呀,干山乡刚刚搞起来,不适宜过多宣传。”

“谁是你未来的老丈人,没脸没皮。”田丽捏了任平生的大腿一下,调皮地说:“老实交代,今天是专门来找我的,还是顺便来找我的?”

任平生装成呲牙咧嘴地样子揉大腿说:“有什么不同待遇?”

“专门来找我呢,中午给你做红烧肉吃,要是顺便来找我呢,中午只给你吃窝头。”

任平生沮丧地说:“那我主动坦白,给窝头吧,管饱就行。”

田丽脱下女式皮鞋,穿袜子的脚蹬了了一下任平生的大腿:”讨厌!“

任平生抽起一根很小的狗尾巴草,轻轻地弄田丽地耳垂,田丽被拨弄了一下,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任平生借机一把将小美人拉近了怀里。田丽及时地制止了任平生地过分举动,鬼鬼祟祟地在任平生怀里探出头来,沿着河岸两侧和对岸都看了一遍,有几个钓鱼的老头都离的很远,才重新把头埋到任平生的怀里。

一个是怀春少女,一个是少年老成,在春夏之交的河岸上,互相品尝着异性的滋味,无奈田丽是个很保守的女孩,接吻抚摸也就罢了,任平生几次把手伸进田丽的上衣,都让田丽给拽了出来,只能隔着衣服碰碰。直到两直到了午饭时分。田丽看了一下手表,挣脱出任平生的魔掌说:”别闹了十二点了,回家吃饭。“任平生意犹未尽,搂过来又了一口。

两人回到家,田书记和荣兰都不在,正好过一下二人世界,任平生想要做饭,田丽不让,这是女人表现的时候,田丽亲自下厨,炒了一个土豆丝,又切了一盘香肠,熬了点小米稀饭。说实话,田丽做饭的味道很一般,任平生虽然厨艺好,但架不住田丽想要表现出小女人的温柔,只能大口的吃饭吃菜,用行动来表扬田丽。

吃过饭,还有半小时上班,任平生躺在沙发上抽烟,邪恶的念头再次升起。但生怕田书记夫妇二人再突然回来撞见就完蛋了。

”小丽,我父母想见见你。“

”啊!这么快呀?“田丽正在收拾碗筷,差点把碗掉在了地下,迟疑地说:”我没有心里准备“

任平生搂着田丽地腰肢温柔地说:”那你就从现在开始做心里准备呀,又不是马上去,你准备好了告诉我。“

”哦“田丽放下心来,赶紧收拾了碗筷坐在沙发上笑:”我有点害怕。“

”怕什么?“任平生说:”我爸妈都是老实人,再说了,丑媳妇还难免见公婆呢,你这么漂亮,有什么可怕的?“

”讨厌你,你就会欺负人。“田丽恳求地口气说:”等我妈回来,我跟她商量一下。“

任平生抱着田丽说:”好,我该回去了,下午乡里要开会。“

“不行。”田丽见任平生真的要走了,一翻身坐在任平生大腿上,双手搂住了任平生的脖子,把小嘴凑了上来撒娇地说:“不许你走。”

任平生本来就有点兴奋,已经有了生理反映,让田丽这个无知少女往大腿上一坐,当时就哎呦一声,田丽以为压倒任平生的哪里了,赶紧往后退了一下,虚坐在任平生的膝盖处。

“怎么了?”田丽看任平生的腿间鼓起来一处蒙古包,说:“你兜里放的什么东西?”

”没什么,没什么“任平生坐起来,要把田丽推下去,可田丽偏偏不下去,她不但不下去,还伸出手来,在任平生的蒙古包上捏了一下,感觉硬中带软,软中带硬。

“哎呀!”田丽明白了是什么东西,一张脸瞬间地红到了脖子的根部,赶紧地从任平生腿上跳下来,不敢看任平生的眼睛:“你这个流氓”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