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于洋,也不是寇丽芬,还能有谁?任平生驱车回到家里,在浴室里洗了个澡,回到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自己跟江蓠清的关系,一直都清清楚楚的,其实任平生也知道,只要自己稍稍的跟江蓠清表露出那个意思,上床一点也不是问题。在跟田丽没有关系之前,任平生有过冲动,但自从跟田丽有了那层关系,任平生便收了心,没有再外面打野食的想法了。

任平生和田丽分手的消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在云阳县和干山乡传开了,一时间好像人人都知道了似的,连任平生的家人也有所耳闻,大姐特意给任平生打电话,问是不是有这样的事情。这让任平生感觉到非同寻常。与此同时,干山乡的某些干部在任平生跟前,态度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没有那么恭敬和唯唯诺诺了。

任平生努力不让自己去听外面的风言风语,在那些人口相传的故事里,任平生成了一个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天天都梦想能成为县委书记家的女婿。甚至连乡里的团委副书记吕静,乡经管站的站长于莲,也都传出了跟任平生有不清不白的关系。

流言从来是没有头的,无从追查,任平生不会把精力放在这样的地方,纵然如此,任平生仍然给田丽写了两封信,寄到了县委宣传部,详细的说明了自己和江蓠清的关系,但两封信寄去以后,便石沉大海了。

元旦后,县里召开了全县干部大会,总结九四年的工作并部署九五年的工作,任平生和鲁雄都参与了大会,田书记的气色好像也不太好,讲话中规中矩,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倒是盛县长点出了一些不同反响之处。

“希望广大干部群众,要安心做好本职工作,不要动歪脑筋,走歪路子,事实会证明一切,还有些干部,天天开着单位的车,把单位的车当成私人的车到处跑,回家也开,谈恋爱也开。在九五年的工作中,我们要严查这种违反纪律的现象。”

任平生坐在会议的人群中,感到有些人的目光若有若无的都看向了自己,感到如芒刺在背,会议开了两个小时,细细的冷汗已经湿透了任平生的秋衣。

其实乡镇机关一二把手,从来都是自己想去哪儿去哪儿,油费全报,如果要查违纪的话,一个也跑不了。只不过任平生从来都自己开车,有点特立独行的味道。

散会后,任平生仍然希望找到田丽,问她看了信没有,但当田丽远远的看见任平生以后,拉着宣传部的梅姐就走往了女厕所的方向,任平生等了一会,田丽紧紧地挽着梅姐的胳膊,两人出来后绕过任平生回到了办公楼,任平生苦笑一声,心想田丽竟然连个解释的机会也不给自己,那两封信对他一点触动也没有?

一九九四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的节目一般,任平生也没有看春晚的兴趣,只是陪着家人高兴一下。按照规矩,大姐是嫁出去的人,不能在家里过年,初二才和姐夫回来。二哥初二要去岳父岳母家,任平生初一要去乡里值班,一家人过了初三后才能真正吃顿团圆饭。

初一,任平生在干山乡值班,派出所传来个小小的好消息,张晓云带人抓到了回家过年的赵二狗。在派出所里连夜审讯,赵二狗供出了有人雇他们砍核桃村的核桃树,每一棵树给八十块钱,赵二狗一共砍了四棵树,赚了三百二,花光后就出外出跟人打工去了。

任平生来到干山乡派出所,见到那个叫赵二狗的人,他的嘴竟然很硬,砍树什么事情都承认,但和谁一起砍树,核桃树最后到哪儿去了,他却始终也不开口。但是派出所就是派出所,跟专政机关玩这些是没有用的“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种思想可以有,但是别信。到那个时候,有的是办法对付你。经过轮番审讯,赵二狗终于不小心说漏了嘴,吐出了一个同伙的名字,张晓云连夜把那个同伙抓捕归案,这个同伙的思想意志很不坚定,估计在三四十年代抓到了马上就会叛变,一五一十的说出了同伙的名字。

&...r /> 同伙的名字有了,头头竟然就是赵二狗本人,但赵二狗又不说核桃树哪儿去了,经过详细审问,那些核桃树卸车的地方也出来了,在一个人的家里。派出所顺藤摸瓜,终于找到了源头,竟然是周宏大的连襟汪祥。

周宏大的老婆家里的兄弟姊妹一共三个,两个女的一个男的,周宏大的老婆是老大,还有一个小姨子和一个小舅子,周宏大老婆长的不错,家境一般,但是个很顾家的女人,自从男人当官以后,就比较照顾自己的兄弟姐妹。周宏大的小姨子两口子还曾经做过核桃收购的生意,但跟核桃村闹的很僵,直接导致核桃村和乡里紧张的关系。

汪祥砍核桃村的树,大概也是出于报复的心理,这一点也不奇怪,但是为什么要把树都拉走,拉到哪里去了?在派出所的审问下,赵二狗的同伙交代了树的去向,所有几十棵大一点的核桃树,都拉到了登县的一个木匠家里。

张晓云没想到这个案子即牵涉到了邻县,又牵扯到了副县长身上,心里感觉十分为难,自己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本想钓只小虾米却扯出了一只大老鳖,但人已经抓了,放是不可能的,跟任平生商量了一下,想把案子移交给县公安局。任平生理解张晓云的难处,也赞成张晓云的意见。

初二,任平生回到家里,给田丽家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荣兰,任平生先礼貌的拜年,然后想请田丽接电话,但荣兰却直接把电话挂断了,任平生心想假如自己还是个普通人,田丽也是个普通人,那么自己上门死缠烂打一下,争取个解释的机会也没什么,但到田书记的家门去这样做,对谁的影响都不好,只能放弃。

没有了田丽,这个新年过的一点也没有滋味,除了应付上门的客人,就是和家人聊天看电视,或者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一会书,想想干山乡的未来。

家人原本以为任平生今年说什么也会带一个女孩回来,谁知道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弄的满城风雨,因此谁都不提这件事。一家人闲谈中,大姐和大姐夫好像都很满足,大姐夫也当了个小干部,大姐也有自己的炸鸡店,二哥和二嫂也赚了不少钱,二嫂的孩子也马上要出生了。

这天家里的闲谈中,大姐夫说供销社的琐碎事情太多,没有意思,想自己下海做生意。二嫂怀孕后,一直闻不了炸鸡的油烟味,二哥也忙不过来。任平生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说:“要不然咱们开一家超市吧。”

大姐夫说:“超市是什么?”

任平生给大姐夫和二哥讲了一下超市的经营手法,大姐坚决不同意,说那样的话,东西还不让人偷光了?任平生详细地解释了超市的经营方法,并且说明上海等大城市已经有超市出现了,只要管理得当,超市卖的东西价廉物美,以量取胜,很有发展的前途。

二嫂只顾关心自己的肚子,无心插手这样的事情,大姐夫相当感兴趣,详细地跟任平生询问了超市怎么运营,都有什么商品,任平生也一一解释,大姐开始不同意,自己的男人在镇上是供销社干部,用过去的话说是铁饭碗,如果下海那不是自己把铁饭碗砸了。

最后,大姐夫拿起夫权作为武器,决定投资超市,在任平生和二哥的支持下,大姐只好妥协。大姐两口子钱不多,任平生说反正我现在也不着急结婚,我投资一部分,二哥二嫂投资一部分,大姐夫一家投资一部分,由父亲任董事长,大姐夫出任超市总经理,二哥当副总经理,在云阳县开一家中小型规模的超市。二哥的炸鸡店也不用做了,给小玲就是,大姐说炸鸡店可以给自己的小姑,小姑保证乐的要命。

任平生九四年的新年假期,过的没滋味儿,冯巩和牛群开了个点子公司,侯耀文和黄宏用名片当扑克牌打了一次扑克,给人的印象颇深,而陈佩斯和朱时茂演的大变活人,有点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看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