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里顿京祝各位书友大大新春快乐!全家幸福!万事如意!龙年发财!

﹌﹌﹌﹌﹌﹌﹌﹌﹌﹌﹌﹌﹌﹌﹌﹌﹌﹌﹌﹌﹌﹌﹌﹌

任平生在干山乡接待了一位意外的访客,这个人就是省委房书记的女儿黎巧。 看 。黎巧人如其名,外形就显得小巧玲珑,身材婀娜,她原本在连山日报工作,自从房书记到大河省不久,她就被调到了大河日报社做记者。这次来,主要是报道采访特色农业产业发展的情况,还有一个小小的次要任务,受彭远途之委托,给任平生捎来了两罐云雾山绿茶。实际上,这个新闻选题也是彭远途指点给黎巧的,其中另有深意。

任平生知道,黎巧和田丽是同学,两人不在同一个专业,但却是同宿舍的好友。任平生见黎巧送来茶叶,当然十分高兴,心想也许田丽会听黎巧的话。

任平生跟鲁雄打了招呼,带着黎巧在干山乡转了转,在干山乡的肉牛养殖场,黎巧第一次见到了不一样的外国牛,还伸手摸了摸西门塔尔牛的身上。

黎巧摸着一头母牛说:“是不是肉牛都这么胖啊?”

任平生说:“不是,这是母牛,肚子里已经有小牛了。”

“啊!”黎巧赶紧缩回了手,红着小脸嘻嘻地笑:“我还以为是肉牛就应该肚子这么大呢。”

“到了今年入秋,我们这里就要开始忙碌了”任平生说:“纯种的西门塔尔牛能繁殖五六头,杂交的比较多,有一百多头,到了明年这个时候,我们的部分肉牛就能走上市场了。”

两人又来到了桃树基地,黎巧望着满山遍野的桃花,很喜欢说:“这桃花真美,任平生,你能不能帮我拍几张照片?”

黎巧把海鸥相机交给任平生,站在一棵花儿比较多的桃树下,让任平生拍照。任平生把相机镜头对准黎巧,特意选了几个角度,调整了一下光圈,他的摄影技术水平一般,好在有经验。

“这里真浪漫!”黎巧说:“要是能住在这里多好,来了都不想走了,任平生,你是不是经常带田丽到这里来玩?”

“田丽正在生我的气呢。”

黎巧说:“为什么,你惹到她了?”

“也不能说没惹,但也不是我的错,这件事,很难解释清楚”

“要不要我给你帮忙,我可是很了解她的,她看起来很大方,但是个完美主义者,你要是对他有一点不好,她的反应肯定会很激烈。”

“我也发现这个问题了”任平生说:“其实我正想求你帮忙,跟田丽解释一下。”

“那你要把事情的经过说给我听才行啊。”

“回办公室说吧。”

“不耽误你的工作吧。”

“我正在停职接受调查,没有工作,时间大把大把的。”

“停职,为什么?”

“三大罪状。”任平生说:“公车私用、挪用公款,独断专行。”

“你有那么大胆子吗?”

任平生说:“有啊”于是,任平生就一边走,一边把这三大罪状的事情,讲给黎巧听,任平生知道黎巧是彭远途鼓捣来的,为的是还任平生的人情,这时候不用白不用。两人回到任平生的办公室,任平生亲自给黎巧冲了一杯彭远途送的云雾山绿茶。黎巧好奇地看着任平生,觉得他有点忧郁但还不失去风度,有点憔悴但还很乐观。说完了自己的事情,又说起田丽。

任平生把那张照片从抽屉里拿出来,递给黎巧说:“我和田丽的事情,关键就在这张照片上。”

黎巧接过照片一看,当时就皱起了眉头说:“任平生,你太过分了,这样的照片你也敢拍,我要是田丽肯定气的不行了。”

“还是你了解田丽”任平生说:“我和她虽然高中三年,但接触的少,对她的性格了解不深。”

“这是怎么回事啊?”黎巧拿着照片说:“从实招来吧你。”

“事情是这样的”任平生说:“我去年在上海搞了点期货,这个女人姓江,是我的经纪人,后来我炒股票的时候,因为上海人比较方便,所以就用她的身份证建立了账户操作。有一天我们四个人,还有我们县卫生局一个局长的儿子和她的对象,一起到这个餐厅吃饭,人家成双入对肯定要坐在一侧,我和这个女人就坐在另一侧,那个餐厅环境不错,但座位很小,我们两个人靠的比较近,也不知道什么人,就偷偷拍下了这张照片,而且还交给了田丽,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现在关键的问题是,田丽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你完蛋了。”黎巧说:“我和田丽一个宿舍住了四年,太了解她了,她在大学里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有的男生追她,她一概都拒绝,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她跟我说,她希望自己的爱情纯洁如白纸一样,容不得半点瑕疵。”黎巧说:“当时我们还嘲笑她,说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爱情,不要幻想,她却不以为然,甚至相信这样的爱情一定存在。”

“她真是这么说的?”任平生说。

“她这个人,骨子里有点任性,你可能还没发现吧。”

“黎巧,你...黎巧,你跟她是大学同学,帮我跟她解释一下好不好?。”任平生说:“别的事儿再大我也不怕,停职就停职,检查就检查,可田丽的事总是让我心乱如麻的,现在她妈妈对我的意见也很大,她们娘俩在这方面还真不是一般的相似。”

“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黎巧说:“我尽力试试吧,成功不成功,我不敢保证。”

“你给我争取五分钟的谈话机会就行,其余的我自己来。”

黎巧的做出一个数钱的手势说:“好处!”

任平生一拍胸部说:“除了我本人,剩下的你随便拿!”

黎巧俏脸一红,收回小手说:“先欠着,什么时候我想好了再跟你要!”

黎巧回到云阳县,特意找了田丽,没想到田丽竟然不在,荣兰说田丽已经到北京一所大学进修去了,学期两年。黎巧只好给任平生打了个电话,让任平生别担心,自己回到了省城。

盛新军三人来到连山市,想要求见市委书记栾楠松,但是栾楠松不在,听说去省里开会还没有回来,三人先开会,等了两天后见到了市长姜克。

姜克人到中年,微微有些秃顶,他在连山任市长已经三年多了,其中有一年代市长,他原本是邻近一个市的市长,从那个位置上平调到连山市的,他跟栾楠松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面子上能过的去,心里怎么样就难说,姜克也一直在各地方扶持自己的人,所以对下面的县领导干部很热情。

盛新军和周宏大带着李凉,先汇报了一下云阳县的综合情况,重点提了提开发区,干山乡只是稍微提了提,三人把任平生的情况跟姜克做汇报,把材料给姜市长看看。无巧不巧,正在周宏大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那边市长的秘书说,市委书记栾楠松刚刚回来。

听说栾书记回来了,周宏大和盛新军交换了眼神,暂时没有提,这样的事情还是先跟栾书记汇报比较合适。三人来到栾书记,栾书记风尘扑扑的,刚洗了脸,正坐在沙发上休息。

秘书泡茶后,退出去了,盛新军三人把任平生的情况跟栾书记做了汇报,递交了调查材料,栾书记脸色凝重,半晌不语。

“确定了吗?”

周宏大说:“栾书记,县纪委调查的结果,情况基本是属实的。”

栾书记好像有点为难,他皱紧了眉头说:“如果你们的情况是属实的,那么房书记说的情况就不属实了?“

栾书记拿起材料,一项项地仔细看了一遍问:“公车私用这一点我看还是比较可信的,挪用公款的事情,是挪用到哪里去了,材料为什么没说明?追回了多少。”

任平生将省里的资金挪用来建桥,盛新军等人都是知道的,李凉在做这份报告的时候,经过周宏大授意,没有写挪用到哪里,也没写已经归还了,只写的挪用资金,这样性质更严重,个人挪用资金的额度比较大,是要走刑事手段解决的。

栾书记放下材料说:“这份材料有些地方不详实,你们回去再补充一下,针对一个科级干部的调查,不应该马马虎虎,要认真仔细,不能放过**的干部,但也不能冤枉好干部。”

盛新军讪讪地把报告拿回来,放在自己的包里说:“栾书记,我们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办,把这份材料尽快落实,移交给纪委处理。”

周宏大和李凉也急忙表决心,栾书记却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从里面拿出一份红头文件,走回到沙发前坐下说:“新军同志,还有件事情,提前通知你们一下。”

栾书记把文件递给盛新军说:“大河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农合基金会工作领导小组,大河省各县成立农村合作基金会清理整顿小组,接受农合基金会工作领导小组的统一领导。对全省县乡村三级农村合作基金会进行全面彻底地清理整顿,县一级的清理整顿小组由各县领导组成,成员名称拟定后汇报给市政府,这是省政府办公厅下发的通知,你们先看一看,随后市里会发下去。”

盛新军接过来一看,果然是省政府办公厅的红头文件,不但要求各县成立工作小组,而且就清欠、催收、清偿、资产处理,人员安置、违法违纪等都有涉及,周宏大也侧头看,看到“在工作中有贪污、受贿等问题的,要依法认真查处。”的时候,突然感到心慌意乱起来。

盛新军恭恭敬敬地把文件放在栾楠松面前说:“我们回去马上就着手成立工作组。”

栾楠松问:“田书记的身体怎么样?”

盛新军说:“恢复的很慢,但逐渐好转。”

“新军同志,田书记有病,云阳县的工作你要多承担一些,云阳县工作组你要亲自任组长,对农合基金会进行清理整顿,省里要求半年内,要完成农合基金会的清理整顿工作。”

周宏大插嘴说:“请栾书记放心,我们一定全力支持盛书记,做好云阳县的工作。”

盛新军站起来,想要告辞,周宏大和李凉也都站了起来。

“有点累,差一点忘了。”栾楠松说:“这次的工作小组市里不参与,你们直接接受省工作组的领导,省委房书记亲自任组长,秦省长任副组长,我是组员,你们要通知任平生,马上到省政府办公厅报道,他也是小组成员。”

“是”盛新军心里一慌:“什么!任平生是小组成员,他跟市委书记在一个小组,那云阳县的清理整顿工作岂不是也要受他的领导?”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