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平生确实想起一件事儿来,但却没有跟王伟说,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张报纸上看到过一条消息,在云阳干山乡的一座山上,曾经发现过几块残破的玉圭,据说是秦汉时代的古物,此时,这些东西还没有被人发现,如果自己能找到这些东西,无疑为干山乡旅游业的发展增添了不少色彩。

可是“干山”并不仅仅是一座山,它是一座大山峰,加上周边三座小山,包括温泉山也都属于干山的范围,当初只记得报道在干山发掘出来古物,但不知道具体位置,这件事看来要花费些时间。

而此刻,县委县政府里,盛新军已经开始筹划撤乡并镇的事情了,全国陆续推进“小乡并入大镇,弱乡并入强镇”的乡镇改革,已经拉开了序幕,云阳县也不例外地把撤乡并镇工作提到了议事日程。但是,对于这个问题,盛新军也非常头疼,首先乡镇干部意见很大。以云阳县十几个乡镇为例,撤乡并镇精简人员,清退事业编制和无编制人员,使乡镇政府减少支出,改善乡镇财政的状况。但是,乡镇合并后,农村道路建设发展缓慢,道路不发达,农民到政府办事,干部下乡都会变的更加困难。

其实,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没有位子了。原本一个乡镇,两个正科级干部,合并后有四个正科级干部,副科级干部十多个,这些干部都怎么安排,如果一一安排职务,那就违背了撤乡并镇的初衷,可要谁上去,谁下来,那是个大问题,盛新军在办公室里,品味着从孟县长送来的咖啡,心中考虑撤乡并镇的问题,首先在他心头浮现出来的,就是干山乡的任平生。

盛新军让秘书去看看孟县长在不在,过了一会,秘书回来小声说孟刚回到办公室,盛新军刚放下咖啡,溜溜达达地来到孟昭琦的办公室门口。

孟昭琦正坐在办公桌前摆弄这一盆吊兰,眼角的余光觉得有人,一抬头见是盛新军来了。

“盛书记,请进!”

盛新军看着吊兰,笑着说:“到底是女同志细心,我以前就没想到养羊花草什么的。”

“净化空气的,对身体有好处。”孟昭琦把吊兰放在窗台上,洗洗手说:“尝了咖啡没有,味道怎么样?”

“很好,很好。”盛新军说:“别有一番风味。”

“坐吧,盛书记有事吧?”

盛新军在沙发上坐下,看着自己曾经的办公室,如今换了女主人,干净了很多,看来孟昭琦下了功夫收拾,并不像传言说是来镀金的,如果是来镀金,不会这么专心收拾。

“孟县长,关于撤乡并镇的事情,想跟你交换一下看法。”盛新军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半,觉得不太好,又塞了回去:“上个月去市里开会,听了楠松书记和姜克市长的讲话,全国的撤乡并镇工作都在开展,原因当然有很多了,乡镇财政借债运营等等,所以我们云阳也应该把撤乡并镇工作,当成今年的首要任务,咱们云阳十六个乡镇,我的意见是合并成八个镇,原则上是大镇吃小镇,强镇吃弱镇。人口少的乡镇,要合并到人口多乡镇里去。”

孟昭琦说:“盛书记,你是班长,我是赞同你的意见的,但我也听说外地撤乡并镇工作,有很多干部有意见,甚至有上访的事情发生,我们要搞撤乡并镇工作,必须先做好必要的准备工作,避免产生不良影响。”

“还是女同志心细。”盛新军笑着说:“我也考虑过后果,没考虑那么严重,云阳县的干部还是有一定干部修养的,不会闹到那么严重,不过严谨一些也好。”

“我建议对于云阳县未来的规划调整,先开...整,先开个常委会讨论一下,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不但要做好干部的工作,也不能忽视群众的利益和想法,咱们应该加大力度,加快步伐,统筹考虑,精心组织,盛书记您认为呢?”

“是应该讨论,我先和你先通个气,不然到会上一说,别人会说我这个县委书记搞一言堂。”

孟昭琦凤眼一闪说:“怎么会?”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首先从干山乡开始,干山乡的人口比较少,地处在云阳县的边缘,我想把它合并到东亭镇去,龙眼乡合并到安兴镇,丘庙乡合并到六井镇,大院乡合并到兴隆镇,其余几个乡镇呢,再上会讨论一下。”

孟昭琦说:“盛书记,我看就按照您的意见,上会讨论吧。”

为了全县撤乡并镇工作的开展,在云阳县政府的会议室里,召开了县委常委会议,讨论未来云阳县的规划和调整工作,任平生到会后,发现鲁雄虽然不是县委常委,但也列席了会议。

盛新军搞了一个云阳县的规划方案,每人发了一份,任平生拿起来大略看了一下,就知道是秘书按照盛新军的意图搞出来的东西,把干山乡合并到东亭镇去,任平生一点也不意外,东亭镇靠近云阳县成,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经济等条件看,都胜过干山乡这个小地方,最重要的是,东亭镇的党委书记和镇长,在田书记病退以后,都靠到了盛新军的一边。

凭心而论,干山乡此刻说话的底气不足,无论于公于私,任平生都不希望干山乡被并掉,但干山乡的养殖业投产一年多来,并没有见什么效益,可以做基础刚刚打好,在任平生的心里是胸有成竹,在很多人眼里,还持有怀疑态度,未来是一个未知数。所以,任平生犹豫了片刻。

等了十几分钟,大家都看完了,孟昭琦说:“这个规划是盛书记亲自拟定的,征求过我的意见,我认为盛书记的计划还是比较完善的,大家有什么看法,可以谈谈。”

任平生正考虑自己怎么开口的时候,鲁雄却举手发言了:“盛书记,孟县长,我是列席会议,没有表决权,但是我想发表一下个人看法。”

说着,鲁雄的眼睛望了望盛新军和孟昭琦,盛新军很轻微地点了点头,孟昭琦说:“鲁县长谈谈吧。”

“别的乡镇合并,我是没有意见的,而且举双手赞成。”鲁雄说:“唯有干山乡合并到东亭镇,请盛书记和孟县长考虑一下,干山乡是省农业特色产业试点乡镇,如果被合并到东亭镇去,是不是前功尽弃,对我们云阳产生不良影响。”

盛新军说:“这个问题我是考虑过的,合并到东亭镇,也不能说就不是省试点乡镇吗,仍然可以使用东亭镇的名义,作为省试点乡镇,性质没变,其余的一切都没有变,只不过换了个名字,我想省领导是可以接受的。撤乡并镇的报告,也是要省有关部门批准。”

廖县长说:“我觉得鲁县长说的还是有道理的,干山乡是咱们云阳县的一块牌子,虽然这块牌子还没有打响,但合并到其他乡镇,影响深远,甚至可以说是功亏一篑。”

孟昭琦用一种很奇怪带着微微怒气的眼光看了任平生一眼说:“我同意盛书记的意见,上报省委省政府,撤乡并镇以后,把东亭镇作为省试点镇,对云阳并没有什么影响。”

盛新军咳嗽了一声,严厉地说:“我理解有些干部的想法,要保位子,保帽子,但还是希望这些干部能从撤乡并镇的大局出发,以云阳县的整体利益为重,服从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不要斤斤计较自己的位置,身为一个党员干部,你的觉悟哪里去了,你的党性哪里去了!” ya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