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齐心合力把洗衣机放好,然后平静下来,田丽蜷缩在沙发上,咬着苹果看电视,田书记在阳台吸烟,荣兰趁着田丽不注意,悄悄的走到了阳台。

”老田“

”嗯?“田书记见荣兰来了,赶紧把烟卷熄灭。

”抽吧,今天我不管你“荣兰笑着说。

”嗯?“田书记打趣道:”夫人今天的兴趣为什么这么好?“

”老田,你觉得这个小伙子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田书记明知故问。

”你别装傻,我就不信你没考虑过“荣兰小声笑着说:”他背着洗衣机一进门,我还以为是于洋,后来一看不是,给我闹糊涂了,不是跟于洋出去,怎么又带了另一个男人回来。“

”喔“田书记又点了一只烟,还是没表态。

”你怎么又抽,刚刚不是掐了吗?“荣兰不满地说。

”夫人不是刚刚批准了吗?“田书记微笑道,心情不错。

”我觉得这个小伙子不错,无论从长相还是从学历,为人处世各方面都比于洋强。“荣兰说:”那个于洋,我原来看着还可以,说话也行,工作也不错,可要是这么一比“

荣兰想起于洋和任平生摇摇头,显然两人没什么可比性。

”你倒是说句话呀?“荣兰透过玻璃窗,悄悄看了一眼客厅看电视的女儿,生怕女儿发觉。

”说什么呢“田书记夹着烟卷说:”一面之缘,能看出什么,我给干山乡的小周打了个电话,让他了解一下情况。我看,未必向他自己说的那么好,现在的年轻人,可是很会投机钻营的“

”我觉得不像“荣兰说:”这个人很实在,也不像其他人那么多客套,给烟就抽,给酒就喝,挺直爽的一个人,而且也很细心,可惜工作差了点,干山乡那么远的地方。“

荣兰想了想又说:“老田,要是真不错的话,你是不是给活动活动,你这个管党群的副书记,还分管组织部,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田书记不满到:“荣兰同志,你还有没有点原则?不要吹枕头风好不好。”

夫妻两人几十年,荣兰怎么会看不出丈夫并没真的生气,俏皮地在丈夫耳边小声说:“怕我吹枕头风,那晚上离我的枕头远点。“

伸手拨开丈夫拦着自己腰肢的胳膊,荣兰到客厅,见田丽还在看电视,其实田丽眼里看着电视,不知怎么心思根本没在电视上,一个劲胡思乱想,完全不知道电视播放的是什么。正想着呢,没想到荣兰一下把电视关掉了。

”妈,你干什么呀?“

”丽丽,明天要去姥姥家,洗洗澡早点去睡。“荣兰对着阳台喊道:”老田,你也早点睡,抽完烟别忘了刷牙啊。”

任平生骑着自行车回到旅店,四个“彩票环卫工“坐在旅馆门前的台阶上,一人一个口袋枕着睡着了,任平生把他们叫醒,才知道,几个人收拾东西一回来找任平生拿钱,见任平生房间锁的门,就知道在这里等,一等等了四五个小时,任平生赶忙道歉,把四个人带进三楼的房间里。

任平生一人给了三十块钱,把四个人打发回家,这些钱还是王木发给的五百块钱里拿的,那一万块资金目前还没有启动,面对四大口袋彩票,任平生的工作又开始了,不但要挨个看一下,而且还要算出大概的数量,估算出明天市场上还有多少张彩票。

开着灯开着电视工作到下半夜,终于把一堆彩票整理完,又整理出几十个毛巾肥皂,五等奖以上却一个也没有,这可能跟人们都熟悉了兑奖规则有关系。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也就是彩票活动的最后一天,任平生按照约定,来到”彩票兑奖规则公告牌“下时,于洋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

”哎呦,你可算来了“于洋从腰带上掏出bp机看了看:”都快九点半了。“

”呵“任平生打了个哈欠:”起来晚了,饭还没吃呢。“

”我去找田丽当证人,田丽说今天去她姥姥家,不能来了。“于洋说:”你看怎么办?“

”那就算了吧“这样正合任平生的心意。

”别呀,咱们还按照昨天说好的办,我七你三,彩票钱我出“于洋拿出两百块钱递给任平生说:”两百够不够?不够还有。“

”呵“任平生又打了个哈欠说:”昨晚没睡好,也不知道今天运气怎么样,你先拿十块钱,...块钱,我去买几张试试,如果好了再买,如果不好就算了。“

任平生昨天想调戏一下这位局长公子,今天想想还是算了,笨又不是他的错,戏耍一阵也就可以,坑他个三千两千的没有什么意义。

”行“于洋拿出十块钱塞到任平生手里说:”就这么办!“

五张彩票刮完,当然什么也没有,于洋失望的表情让人心碎又好笑,他仍然不甘心,再次掏出十块钱硬要任平生去再买,任平生买回来,还是什么也没有。

从天上摔到地下,于洋昨晚白做了一整夜的发财美梦,虽然说家里吃穿不愁,可哪儿有人闲钱多呢。几次尝试没什么结果,于洋终于接受了现实,自己掏钱买了几张,把彩票刮完扔到地下。

于洋财迷心窍,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的任平生直摇头。

“没有就没有,回去吧”

于洋皱着眉头,怎么回去呀?为了跟欧也妮葛朗台一样的母亲要几百块钱,已经夸下海口了,于洋虽然在外面牛皮哄哄的装扮成于大公子,可平时吊儿郎当的,在家没少受母亲呵斥,于局长公务繁忙,不理家政,家里大事小事,武则天做主。

“怎么了?”任平生奇怪到:“中奖就这么重要?”

“哪怕中个彩电也行啊”于洋心想,有个彩电,回家也有点夸耀的资本,至少证明自己还有点能力。

“这样吧,我给你出个赚钱的主意,不知道你相不信我?”

“能赚多少?”于洋关心的是数目,不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一个星期以内,投资一万,赚回一万。”

“真有这么好的事情?”于洋笑到:“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会想起我,你自己做不就完了。”

“你以为我不想自己干?”任平生把于洋拉到旅馆门口一个僻静地方,从口袋里掏出一万块现金说:“看见了吗,我要做个生意,本钱不够,手里只有就一万,虽然说一万也能做,反正少赚点,我是看你这个人比较实在”任平生心想:找你这么个实在好骗的人也不容易,都让我不忍心下手。

于洋本来不信,但是看到任平生手里的一万块现金,不由的不信,一万块不是个小数目,现在捡到两千块钱,报纸上都能登出“某某拾到一笔巨款”之类的文章。

“任哥,你说怎么做?”于洋见有钱可赚,见风转舵头还能不会,那还不辜负了局长父亲的教导?

任平生把钱揣起来说:“你什么都不用做,两小时之内给我拿一万块钱,一个星期之内给你两万,就这么简单,我说完了,爱干不干,不干就走开。”

“什么生意不能说?”于洋追问。

“商业机密,说了就赚不到钱”任平生说:“你还有一小时五十九分钟”

“你等我,我一个小时准回来”于洋拔腿就跑。

不到一个小时,于洋就回来了,神神秘秘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存折,交给任平生,任平生没有接过来:“你给我存折干嘛?我要现金。”

于洋说:“我把存折交给你,咱们一起去银行提钱。”

两人提出现金,于洋磨磨蹭蹭地不肯走,任平生怕他坏事,赶他起开,无论什么时候,债主的话都是有威力的,你的钱到了别人手里,别人说什么你都得信,信也得信,不信也的信,没有第三种选择。

任平生手里的钱本来不多,还没什么把握,这下有了主心骨,腰缠两万块,准备干大事!

中午,任平生在广场地下捡起了一个小纸盒,这个纸盒是长方形的,贴着卡通的图案,原本里面装的就是彩票,彩票卖完以后,就被人随便丢在了地下,他捡起盒子回到旅馆,估计出了盒装彩票的数量,感觉时机差不多了,然后迅速的借用旅馆的电话打到供销社,找到了大姐夫。

“大姐夫,我是平生”任平生的口吻很严肃:“你叫上大姐,还有二哥和二嫂马上到县城百货大楼对面的宏兴旅馆来,越快越好,千万别让爸妈知道!”

大姐夫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既然小舅子不让说,那就不能说,昨晚一晚上,本来去相亲的小舅子彻夜不归,家人正担心呢,谁知道又打来了电话,挺口气挺严重,赶忙去找老二两口子,心想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如今姐夫也不能例外呀。

下午,大姐夫四人个人放弃了炸鸡店的生意,来到了宏兴旅馆,大姐在另一个镇子开店,本来通知不到。正好回来接婷婷,在半路遇到了大姐夫,婷婷也不接了,不知道弟弟出了什么事。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