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亲耐地读者,厚颜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意见!求各种求!

任平生这些事情一无所知,此时此刻,他正躺在二中简陋的宿舍里,盘算着下一步怎么走,进入官场是必须的,但这时候还没有公务员考试,公务员考试从九六年才开始。这时候想要踏上政坛,如果学校分配的时候没进入官场,那么只有靠关系和能力,关系任平生一点没有,这一点命中已经注定,其余的只有靠能力和政绩。

遇到田丽只是偶然,是今生这条路上的一次偶然,不过田丽的蜕变也很大,容貌很美,颇有她母亲的遗传因素,白皙的皮肤较母亲还更胜一筹,她个性开朗大方,又有点父亲的风范。

任平生并没有借田丽关系的意思,他希望能认识田书记,只是官场上人的一个本能,谁不想认识更高的领导呢,对于田丽,他也并不是没有感觉,还是有点喜欢,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正在等着他,在跟于洋的闲谈中,他偶然知道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前生让他断了手脚,失去舌头的那个人,目前正在南芸县当副县长,任平生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但他必须加快前进的脚步了。

进入官场,并不容易,今天白天休息的时候,那个阴沉脸的冯主任又把任平生叫去,批评了一通,说了些什么骄傲、标新立异,不安心本职工作,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一类的话,让任平生觉得莫名其妙。

吴校长最近好像有什么事情,好几天都没来学校,学校的最大的领导就是这位“老阴天”学生暗地里都这么称呼,同学间对吴校长都有些亲切感,对这个老阴天却厌恶和畏惧,这些,任平生都是从同学们的谈话里知道的。

不管怎么说,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身为老师,还是要对同学负责的,任平生想着,沉沉睡去。

一天下午,外面下着朦朦的小雨,任平生正在上语文课,正讲着老舍的“在烈日和暴雨下”就看见一个湿漉漉女人的站在了窗外。

任平生一怔:“田丽?”

田丽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浑身湿漉漉的,又是土又是泥,满脸憔悴的申请中又带着一丝喜悦,只是站在窗外看着教室里的任平生,又什么也不说。

任平生赶忙让学生自习,走出教室。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怎么搞成这样?”

田丽说:“你不欢迎我?”

“哪儿能呢?谁敢不欢迎宣传部的领导”任平生说:“你这个样子,先到我的宿舍去吧,别感冒了。”

任平生听到身后的教室里吵吵嚷嚷的,一回头,几十个小脑袋趴在教室的窗前正在看热闹,他笑着把同学们呵斥回了座位上,带着田丽来到自己的单人宿舍。

宿舍里没有女人的衣服,只有男人的衣服,任平生给田丽找了条干毛巾(别的没有,肥皂和毛巾多的很),几件换洗的衣服,然后拿起暖瓶,借口去打热水,给田丽换衣服的时间,在食堂打好热水,站在屋外等了一会,过了一会田丽换好了衣服,心想人哪儿去了。一开门,才看见任平生冒着雨站在屋外。

“你怎么不进来?”穿着白色衬衫的田丽别有一番妩媚。

“你这个人,换好了衣服不叫我,害我淋了三分钟小雨。”任平生笑着说。

“该!”田丽话说的厉害,脸上却笑颜如花。

“喝点热水,别感冒了。”任平生转来转去,却找不到合适的杯子,房间里只有两个杯,一个白色塑料杯是他刷牙用的,一个茶杯是他喝水用的。

无奈,他只好把茶杯里的水倒掉,然后用热水烫了烫,倒了一杯水放在破烂的三抽桌上:”热,一会再喝。“

田丽坐在床上,打量这没有顶棚的宿舍,抬头就是屋顶的草,顺着墙还有雨水流下,几块砖头支起来的木板床,一张浑身斑驳的油漆掉光了的三抽桌,唯一的亮点,就是桌子上放了不少书。

”你就住这儿?“

”怎么了?“任平生笑着说:”瞧不起我这个小地方?“

”不是不是!“田丽心中震惊的说:”我工作才一年,大部分时间在县里,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

”我这里还是条件好的呢,你看看外面那些教室,风大一点,雨就刮进去了。“任平生坐在另一张没人住的床上忧郁地说:”你看外面的厕所,墙都已经变形了。“

“你怎么到这来了?”

“没怎么”田丽掩饰着,好像有点得意的样子:“有电话吗,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田书记不知道?”

“我自己来的”田丽狡黠地笑:“给你搞个突然袭击,嗯,其实,我们最近宣传部有点事,所以我就请假下来了”

“那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任平生见快要放学了,一会办公室就下班了。

“你等着”任平生出去,跑到办公室借了一把雨伞,然后又回来,带着田丽到办公室去,学校的电话一直都是专人管理,怕话费太高,或者有人偷着...人偷着打长途。吴校长最近几天没来,电话就由是冯主任看管。

“冯主任”任平生微笑到:“我有个同学,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冯主任傲慢地说到:“任平生,怎么你的事情这么多,全校电话就一台,来一个人就打,那话费算谁的,你来交?”

任平生说:“冯主任,她确实有点急事,一分钟就行。”

冯主任看见穿着男人呢衣服的女孩,跟在任平生后面,更是觉得看不顺眼,坐下低头不看二人:“不行,不是工作的电话不能打。”

田丽见此人如此的不讲理,插嘴道:“不就是打个电话吗?大不了我交钱”

“你交钱?”冯主任冷笑:“我知道你打的什么电话,多少钱,你有钱去乡里邮电局打。任平生,无关人员不要往学校领,你要注意影响。”

“冯主任,就算是我有私事,难道借用一下电话不行吗?”任平生怒道:“如果是我个人的事,随便您怎么批评,我是你的下属,虚心接受,但一个陌生人有急事想打个电话,到哪里也不会像你这样拒绝吧?我虽然年轻,工作没什么经验,但是,至少我有一点很明白,做人要有点人情味!”

“你说谁没有人情味!”冯主任”哐“地一声把水杯摔倒在地:”任平生,你的眼中还有没有领导!“

任平生冷笑道:”电话不打也罢。不过,我的眼中有没有领导,这个问题我可以直接回答你,我尊敬那些有人情味,有能力的领导,对于某些摆架子、乱批评的领导,在我的眼中屁也不是!“

冯主任的一张脸气的猪肝般青紫,用手向屋外一指喊:”滚!滚出去!“

”不劳费心!“任平生淡淡地笑道,把雨伞还给那位女老师,拉起田丽的手,转身冲出了办公室,把办公室的几个老师都惊呆了。

”吃饭吧“任平生拿着一个铝饭盒走进宿舍,里面装了两个大号的包子。

田丽接过一个包子,咬了一口,看包子里面全都是白菜,偶尔有一块肥肉提炼出油后,剩下的黄色肉滋。

“伙食这么差呀?”田丽觉得包子很难吃。

”那你别吃了“任平生在抽屉中翻出了两包华丰方便面说:”我给你冲方便面。“

”你们平时还吃些什么?“

”平时?“任平生说:”就吃这个“

”天天吃?“

”是,这里没有什么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假期,天天都吃这个。“

”那“田丽说:”怎么会这样?“

”食堂就两个老太太,吃包子已经够她累的了,从早晨开始包,这样的大包子,一天要包一百多个。“

任平生在饭盒里冲好方便面,盖上盖子等一下,然后拿起包子咬了一口说:”习惯就好了。“

田丽伸手拿起了另一只包子:”我不吃方便面了,你能吃我也能吃!“

两个人吃了晚饭,雨下的更大了,闪电过后,天空中不时地传来滚滚地雷声,田丽冒着雨跑了一次厕所,回来后衬衫也湿了,只好脱下来钻到任平生的被子里,任平生坐在另一张床上,两个人看着书,说着话。谈起上学时候的趣事,笑个不停。

说着说着,田丽打起了哈欠,任平生让田丽先睡,冒着雨就要出门。

”你去哪儿?“田丽躺在床上问道。

”我去食堂找个地方睡,你睡吧。“任平生要关门。

田丽急的坐了起来,因为湿衬衫也脱下了,只有一件内衣,她用被子掩着胸部说:”你别走行吗?我害怕“

任平生一想也是,一个女孩住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屋子里,外面又打雷又下雨的,难免害怕。但今晚住在这里,明天恐怕又有什么闲话,自己倒是没什么,传出去对田丽,甚至对田书记都影响不好。

任平生走了回来,坐到另一张床的木板上,拿起”博弈论“笑着说:”你睡吧,我不走,就在这里。“

”你不睡?“田丽知道只有一张床有被褥,另一张床只是木板,她为难地躺下,开着昏黄的白炽灯,她还真有些不习惯,有点失眠。

“你先睡,我看会书”任平生找了一张报纸,围成个喇叭筒,把灯泡围了一下,从外面能看到屋里亮灯,又不影响田丽睡觉。田丽折腾了一天,确实感觉很累,不过又觉得很值得,她身上盖着温暖的被子,闻着肥皂的香味,没多久就睡着了。

田丽睡熟了,任平生看了一会书,就把书合上放在一边,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雨点敲在窗户的玻璃上,密集又连续的好像敲小鼓。任平生觉得有点冷,又找了一件厚点的灰色外套盖在身上,看田丽已经睡熟了,她睡的姿势很可爱,侧着身子,一只手放在白皙的脸腮旁,白色的手指和长长的黑睫毛相应着,黑色的头发披散在任平生的枕头上。

看了别忘收藏推荐!拜谢!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