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坚持在坚持!推荐收藏不要迟!

——

任平生走进办公室的小门,看见校长办公室里坐了六七个人,其中有的人任平生认识,一个矮胖的男人是县教委的王主任,还有两人站在王主任身后,也是教委的领导,但不知道什么名字。另外两个人身穿警服,坐在椅子上,几个人望向任平生一脸严肃的姿态。

任平生心想:”这是搞什么名堂,送卷子要警察押送可以理解,怎么送成绩还要警察跟来?“

吴校长的神色也不太好,她见任平生进了门,就说:“任老师,县教委的领导找你了解一下情况,你跟他们好好谈谈,记住要端正态度。”

吴校长说完,给任平生做了个眼色,那意思是小心点事情不简单,然后就出了办公室的门,冯主任欠身对县教委王主任笑了一笑,带着得意和幸灾乐祸的眼神看了任平生一眼,也跟着出了门。

一个警察用手示意了一下身旁的男子:“任老师,我们是县公安局的,这是我们的孟局长,现在,请你回答我们几个问题。”

任平生见他们连请坐都不说,神态见一副不客气的样子,他想你们既然不客气,那么我自己跟自己客气好了,神色自然地找了个椅子坐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说,我一定尽力配合。”

孟局长紧盯着任平生的双眼说:“任老师,你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见到过今年期中考试的语文和数学试题?”

这种变化出乎任平生的意料之外,就算重生的他也没什么心里准备,但任平生的心理素质非同小可,心里吃了一惊,面容上却没流露出什么痕迹,他淡淡说道:“我在每一场考试的开考后大约两分钟,见到过语文或者数学试题!”

孟局长是破案的老手,他见任平生只是眉宇间闪过一丝淡淡的惊讶,随即就恢复正常,立刻知道这个人极难对付,凭借着与数千罪犯打过交到的经验,心想此人绝非一般。

孟局长见在学校问不出什么,跟教委的王主任商量了一下,王主任的神色好像很激动,孟局长的神色间有些无奈,他一示意点头,另个警察走到任平生面前把手铐亮出来:“把手伸出来!”

孟局长说:“任平生,有人举报你提前知道了试题,你跟我们去局里走一趟吧。”

任平生并没有伸手,他从容不迫地说:”有人举报我提前知道试题,有确凿证据没有?有证据我可以带上手铐,如果没有证据,我可以去局里接受调查,但你们无权给我带手铐,对不对?“

王主任见县公安局的孟副局长让任平生说的哑口无言,就说:“没有证据能随便来找你吗?你们二中一个差生班,全县前十名里有三个,语文数学两科的平均分都快赶上一中的平均分了,这还不是证据?”

那个警察听王主任这么说,看了孟副局长一眼,孟副局长一摆手,示意他把手铐收回腰间。任平生站起身,在几个人的押解中走出校门。初三三班的孩子正在等待喜讯,突遭变故一下子懵了,不知道任老师为什么突然被警察带走,过了一会,吴校长亲自到三班来稳定学生的情绪,她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难道任平生真的提前知道了试题?

考试试题泄露,从古至今都是件大事,尤其是任平生还有个县团委副书记的职务,更引起了重视,郭云接到报告后,也颇感到疑惑,任平生刚刚提拔副科,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他批示后,由县纪委书记高建彬亲自带头,政法委书记、公安局苏局长和公安局孟副局长组成工作组,教委的王主任等配合调查。

任平生,此刻就坐在县公安局的问讯室里,已经是下午了,连午饭都没人管,只是去了一次厕所。两点多钟,任平生昏昏欲睡的时候,外面才涌进来一大批人,各个都是云阳县的重量级角色。

县公安局的孟副局长负责问询,县纪委书记高建彬等在旁边听着。孟副局长从任平生的行踪问起,任平生都一一回答,有些地方想不起来,但稍微一思考就能想起来,孟副局长看了一下笔录,觉得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在教委有什么认识的人?”

“我认识教委的王主任,还有几个副主任,不过他们是不是认识我,我不清楚。”

教委的王主任恼恨地望着任平生,心想你小子怎么敢往我身上扯,难道我会给你泄露试题吗?当初怎么没把你小子踢到小学去,今天给我惹出这么多事来,二中的冯林真是吃饱了撑的,也怪自己大意,没想到万一这把火烧到我身上怎么办?

“再仔细想想,真的就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了?”

&nbs...sp; “确实没了”

“任平生,你是团委副书记,政策我不跟你多讲,你可能比我更清楚,你再好好想想,根据我们在教委的调查,那边可有人说认识你。”

“我不清楚,可能是开会认识的吧,我在教委里没有什么熟人。”

孟局长见任平生不说,问道:“你认识王伟吗?”

“王伟?”任平生忽然想起来,那是一个女同学的爱人,在教委工作,两个月前见过一面。

“我见过一个叫王伟的,他是我一个女同学的丈夫,我们坐同一辆车来的县城。”

孟副局长见任平生承认了这个事,心想有了突破口就好办。

“你和王伟只见过一次吗?”

”两个月前见过一次。“

”都说了些什么?“

”都是些客气话,分开以后再也没有见过。“

”可是,根据王伟的爱人说,你们在下车后还单独聊了几句,能不能说说聊的什么?“

任平生笑着说:“你们以为我有先见之明,两个月前就预定了期中考试的试题?”

孟副局长冷笑说:“为什么不可能?把王伟对你说的话说出来怕什么?”

任平生想了一下,王伟对自己说的话,还真的不能在这个场合说出来,一旦说出来,自己未必能洗清白,但王伟的前途恐怕就完蛋了,在背后说教委主任的坏话,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对不起,时间太久,记不清了“任平生揉揉脑袋说:”请你们去调查吧,最好问问王伟,我要求能不能上个厕所?“

孟副局长见问询的流程已经被打乱,再问下去没什么结果,看了一眼纪委书记高建彬,高建彬示意先允许上厕所,一会再说。任平生去厕所后,在两人看管下慢慢走回问询室,趁机活动一下筋骨。孟副局长接着询问,但说来说去,也只是认识教委工作的王伟,而且细节也没什么出入,孟副局长也很疑惑,难道真不是试题泄露,那一个差生班的成绩怎么会突然提高那么多?

“我听说,你对学生的学习抓的并不紧,就在期中考试的前一天,还带同学到山上去玩?

纪委书记终于开口,他看见孟副局长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准备换一个角度来攻破任平生的防线,牙尖嘴硬的干部他见的太多,所以,他不会轻易的相信一个人的无辜,也不会轻易地判定一个人的错误。

”是的“任平生说:”期中考试的前一天下午,我带他们去山上玩了一下午。“

高建彬缓缓地问道:”别的同学在教室里做期中考试前的复习,你们去山上玩,而且你们的成绩比他们的成绩还好,你觉得这正常吗?“

“我觉得正因为我们上山去玩,所以才发挥出了超常的水平。”

“说来听听”高建彬好像很感兴趣:“谈谈你的想法。”

任平生微笑着说:“这是教学方面的事情,跟泄露试题没有关系,没什么可说的。”

孟副局长是老公安,对于高建彬的这一套心领神会,让对方完全的放松下来,转移对方的注意力,然后再猛然一击,会有很好的效果。

孟副局长也面露微笑说:“我和高书记,还有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家长,你说说看,你是怎么做的?”

”没有饭吃,总要给支烟抽吧“任平生结果一个警察递来的烟,点燃抽了一口说:“初三三班是差生班,你们知道差生最怕什么吗?”

“差生最怕的是考试,我相信你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时候:一到考试的前一天,就紧张的不得了,睡也睡不好,一做梦总是梦见答卷考了零分,等到第二天早上一睡醒,发现自己还要再考一遍,于是,一整天就昏昏沉沉的,考试的时候一半水平都发挥不出来,如果你们的孩子学习不好,你们可以回去问问。”

“各位想一想,在这种情况下,孩子怎么可能考出好成绩呢?尤其是成绩比较差的学生,他们对考试有天生的恐惧感,每到考试的时候,都承受很多来自老师和家长的压力,十几岁的孩子,心理发育不成熟,他们怎么能应付这么大的压力,考试又怎么能发挥出正常水平呢?”

---

a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