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结束后,彭远途郑重的告诉任平生:我们不能只听你这一方面的情况,还要进行调查,希望以后你也能继续配合调查。黎巧没多说话,但任平生觉得她的眼神有点特别,有时候会有些狡黠的笑意,而且她还数次的偷偷打量自己,不知道为了什么。

彭远途回到房间,整理笔记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

彭远途大开门见有两个陌生的男人,一高一矮,便问道:”你们找谁?“

”我是云阳县教委的主任,我叫王保德,这是云阳县干山乡二中的教务处冯主任,他来向记者反映一些情况。“

”请进来“彭远途把两人让进了屋内两个圈椅上坐好,拿起绿铁壳的暖瓶问:”两位喝点水?“

”谢谢,彭记者不用客气“王主任说:”今天彭记者来,应该是给彭记者接风的,可调查工作还在进行,这时候喝酒不合适,请彭记者见谅。“

”不用客气,你们反映谁的问题?“

”我们反映一下县委副书记田家康同志的问题。“

”我是来调查任平生这件事的,反映县委副书记的问题,你们应该去市纪委。“彭远途把刚刚翻开的笔记本合上了说。

”彭记者,任平生是田家康未来的女婿,有人曾经看到任平生和田丽在一起,穿的像个上门女婿,两人推着一台洗衣机上门,这里面的关系并不简单。“王主任拿出一盒准备好的中华,抽出一支递给彭远途,把剩下的烟都放在茶几上说:”如果不是县委有田家康一直在上面给任平生当保护伞,任平生的事情早就该处理了,您刚从省里来,这些情况您恐怕不太了解“

“哦?”彭远途再次打开笔记本,拔下钢笔帽重新套在钢笔后腚上,打开了笔记本说:“你们谈谈吧。“

冯主任把任平生在学校的恶劣表现说了一遍,说了任平生考试前还带着学生上山之类的事情,言下之意,没有泄露试题,不可能考那么高的分数,当然把测验的事情只字不提。等冯主任说完,教委王主任又把县里的情况说了一下,盛县长还在市委党校学习,齐副县长想严肃处理,追求责任,但遇到了田书记的阻力之类的事情,说了一遍,专门拣着对自己有利的说,连郭云的对这件事情的态度都省略了。

等二人谈完情况,彭远途一看手表快十点了,两个人起身告辞后,彭远途也合上手里的笔记本想睡觉,他拖起床上的枕头,见枕头下面有一个红包,打开看包着一千块钱,这一千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彭远途自己也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放到枕头下面的。彭远途手里握着红包,心想这两个人说话可信度不高,明天最好去干山乡亲自调查一下。

第二天,彭远途起了个大早,可没等到彭远途出发,就听服务员说县政府那边有事。他赶到了县政府大楼门前,在县政府大门外面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他一问之下,才知道都是二中三班的家长,里面有学生的父母,还有些年纪大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有些手里还拄着拐棍,还有个老太太已经九十多岁,牙掉光了,瘪着嘴硬是让孙子推着独轮车,从干山乡的山沟里,推到了县政府大院的门前,是为了重孙子来的,都听说市里大官来调查,要来给孩子和任老师讨个公道。

一群人吵吵嚷嚷地挤在县政府大门前,但县政府门口的保卫人员不让进。大家都是农民,临时凑到了一起,也没有组织,更没有打横幅喊口号,各自就在县政府门外的马路边找个地方或站或蹲,不信你当官的一辈子不出来。

彭远途原本是农村出身的记者,虽然在省报工作,形象上也比较接近农民,他就势往人堆里一混,找这个说两句,那个聊两句,别人看他年纪不小,还以为是哪一家的家长,你三言我两语的跟他攀谈起来。

“你孩子也在三班?”一个男人问,农村男人皮肤黝黑皱纹多,看起来老相一些,乍看五十岁,其实才四十多。

“嗯”彭远途含含糊糊地答应。

“这次测验成绩怎么样?”

“测验?”彭远途还不知道测验这回事。

“是啊,前几天不是当官的亲自出题搞了个测验,你孩子考的怎么样?”

“嗯还行”彭远途怕再问下去露馅,赶紧反问:“你孩子成绩怎么样?”

“这回是真的争气了!”提起孩子,男人黝黑的脸上皱纹都开花了:“我寻思着,我儿子跟我一样,也是个当农民的命,初一初二学习不好,我还打过几次,打完也那个样,我再也下不去手,寻思就这样吧,好坏是他自己的命。后来,孩子淘气还不好好学,一下分到...一下分到了差生班,我更觉得没希望了。可任老师就是不一样,也不打也不骂,更不找家长,人家带三班两个多月,我儿子那成绩比以前好多了,也不知道人家老师怎么教的,不但成绩好,孩子也懂事了,上个月我干活胳膊扭了一下,孩子还知道下地给我帮忙,前几天老王家草垛着了,我儿子二话不说拎着水桶就冲出去了,我们家老娘们怕事,想把孩子拦回来,拦都拦不住。”

男人说这话,抽出一盒短装无咀的大前门,彭远途怕暴露,没敢拿出自己身上的红塔山,接过一只没过滤咀的大前门点着,两个人抽着烟,找了个路边石坐下。

”就说考试这回事,我原来也不相信,差点还把孩子给揍了一顿。幸亏我没下去手,我一抬手要扇他嘴巴的时候,儿子眼泪哗哗的淌,我心里好一阵纳闷,老哥你不知道,我那儿子跟我一样,脾气死倔,不碰南墙不回头。从上学开始,无论什么事挨揍,他第一不哭,第二不跑,你爱打就打,打完拉到。我当时也觉得不对劲,怎么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幸亏没打“男人说:”要不然,儿子还不记恨我一辈子。“

”后来呢?“彭远途问。

”后来不就测验了么,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全班学生都罢课了,谁劝也没用,学校那个姓冯的,把我们找去,说再闹就把他们都开除,幸亏吴校长没让,听说最后把县委书记闹来了,他们要重新考试。最后到底重新考了,三个老师监考,把这些学生看的死死的,最后成绩一出来,跟期中考试成绩差不多!“男人一拍巴掌,两手一摊:”我才知道,孩子是真没撒谎“

”怎么对的起人家任老师呀“男人叹气说:”人家没喝咱一口水,没抽咱一根烟,人家就把孩子教的这么好。这么好的老师,怎么硬是让人坑进了班房?我要是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那咱也太没良心了“

”我听说有关于任老师的证据?“

”秦桧坑岳飞,要什么证据没有?“男人说:”我看那个姓冯的就不是好东西,一天也不教书,净板着脸训这个训那个,给任老师提鞋都不配还他妈当主任!“

男人说着话,看旁边一辆独轮车上坐着一个瘪嘴的老太,就问道:“大娘,多大岁数啦?”

“啊?”老太太耳朵不好,在孙子的翻译下才明白:“九十二啦”

男人大声说:“你孙子还是孙女在三班?”

老太太瘪着嘴笑着:”我重孙子,在学堂上学。“

”这么大岁数出来干什么,不冷吗?“

虽然是暖冬,但冬天的早晨依然很冷,老太太一身蓝布棉袄,腿上还缠着蓝布绑腿,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老式无檐圆帽,这是云阳老一代人的标准装扮,她虽然人老,但装扮上仍然干净利落。

“不冷”老太太说:“教书的先生还没放出来?”

男人摇摇头:“还没有,你赶紧回去吧,这么大岁数了,等出来我告诉你。”

“是啊,大娘”彭远途也在一旁劝说:“你回去吧,教书先生就快出来了。”

“不要紧,冻不死”老太太用没牙的嘴豁达地笑:“俺看看教书先生什么模样”

“还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出来呢?”夹着大前门的男人遥望了一下县政府大院,没什么动静。

“你放心”老太太抿嘴笑着,她轻拍了一下的独轮车说:“再不让教书先生出来,我就推着小车去北京,去找房司令!”

“房司令?哪个房司令”彭远途疑惑地问道。

“房子坚哪?”老太太奇怪这个人怎么连房司令都不知道:“你不认识房司令?我是房司令手下的兵,房司令打仗的时候,他在我家里养过伤。”

“你认识房子坚?”彭远途心想这老太太果然不是一般人物,房子坚是开国的将军啊,只是老太太不知道,房子坚已经去世多年。

“是“老太太略带骄傲地说:”我是妇救会主任,我救过他的命,他记得,七九年带孩子来看过我。”

彭远途心想乖乖,七九年房子坚可能是大军区的司令员,而且年愈六十,还来看一个乡村老太,那这个老太绝非一般人物。

觉得情况调查的差不多了,彭远途一看手表,还不到上班的时间,他找了个借口离开人群,急速地往云阳宾馆走,他想找市委书记栾楠松谈谈,作为一名老记者,他深知问题的严重性。一般的老百姓极能忍让,如果老百姓不想忍下去,那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