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所长色色的看着胖女人,一股欲火腾地窜上脑门,从脑门又渐渐地下行到了小腹。他感觉自己有点生理反应。往窗外看了看没人,走到外面厕所里撒了一泡尿,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悄悄顺手门插上,胖女人好像没注意到。王所长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在了胖女人的旁边,也抓起瓜子嗑着说:”弟妹,你这件羊毛衫不错,在哪里买的?“

”云阳百货大楼,一百多块。“胖女人见王所长靠的近,用手指有意无意的抚摸一下胸部的羊毛衫。

”我看不像是纯羊毛的?“王所长得寸进尺。

”绝对是纯羊毛的,一百多块呢,你不信?脱下来你看看“胖女人娇声挑逗,继续添火。

”你以为我不敢看?“王所长色迷迷地说,话语间入了邪路:”你敢脱我就敢看“

”王哥,你真讨厌“胖女人手里丢下一把瓜子皮在炉子上,说话声音像一只思春的老母猫。。

王所长伸出手,看样子想捏羊毛衫鉴定一下真假,手指轻轻捻了几下,然后往上一动,捏了胖女人肥硕的胸部一下,胖女人假装矜持,身子往后一缩,看是躲避,其实半躺在了沙发上。

“王哥,你不怕啊”胖女人看了看房门外,那样子不是拒绝,是叫王所长注意点。

这一句话彻底的撕开了两人之间的防线,王所长干脆一下子跳上去,压在了胖女人的身上,一只猪嘴往胖女人的脸上乱亲,两手也在胖女人的胸前乱摸了几下。两人都是“重量级”选手,重量叠加之下,小小的沙发有点撑不住,抗议地发出了“嘎嘎”地声音。

“有人,别让人看见”

“没事,我插的门,没人敢进来,六井的一亩三分地,哥我说了算。”

“那你的一亩三分地谁说了算?”胖女人轻笑着话题一转,渐入邪淫。

王所长猴急地说道:“我这一亩三分地,彩霞你说了算。”

他主动的扒开胖女人的外套,本来外套是穿着的,没有扣扣子,袒露着里面红色的羊毛衫,王所长就手在肥肥的胸部狠狠地揉搓了几回,又把羊毛衫从女人头上脱下来丢在一边,没多久,胖女人上身的肥肉就全都坦露出来。胖女人来了兴致,主动的帮王所长解裤腰带。她家的男人老王每天就知道起早贪黑的**卖鸡,十分辛苦,早上三点多起床,晚上十一点多睡觉,缺少那个兴致,她原本想整一下抢生意的北京炸鸡店出气,但几次跟王所长接触,都发觉王所长偷偷的盯着她的大奶看,突然间心里就有点痒痒。

两个狗男女,一对野鸳鸯,算是水到渠成,等你也脱干净,我也脱干净,胖老婆玩弄了王所长老二几回,一下引导王所长开入港口,王所长就在小沙发上,”嘎嘎“地弄了起来,胖女人怕声音大,掩住了嘴怕叫声让人听见,但沙发的声音却”嘎嘎“地更加清晰,两人正痛快间,谁也顾不得这个。

正在这时候,门外里脚步声响,听声音还不是一个人,好像是一群人。王所长正在兴头上,马上就要出货的时候,也没管那套,继续埋头苦干,胖女人赶紧捂着嘴,随着王所长的运动节奏发出”呜呜“地声音。

”当!当!当“脚步声停在门前,有人敲了敲门怒喝道:”王胖子!开门!“

”是局长,陈局长?“王所长听到局长的声音,当时心中一惊,老二滑了出来,这时候,他才觉得身上冰凉,出了一身汗,从后脊梁到后屁股,都刷刷地冒着凉风。胖女人也被吓到了,惊的一动也不敢动,伸手去摸自己的衣服,一看不要紧,红色的羊毛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扔在了炉子边,已经被烧的焦黑带着糊味,两人只顾玩乐,居然没察觉。

外面的人喊了几声,推门见里面反插,明明知道里面有人,就又喊了一声,没人答话。王所长急中生智,压着胖女人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外面陈局长听见,只盼着陈局长认为屋里没人掉头离开,虽然那样也要挨批评,总比这样看见强的多呀。

屋里明明有人,还不开门,任平生刚刚都听见了屋里传出有规律的“嘎嘎”声,这声音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可能不清楚,但对任平生这样的过来人,一听就知道他在干什么。心说这个王胖子没干好事,他对陈局长说:“陈局长,我来叫门试试。”陈局长见任平生要叫门,反正是郭书记女儿的朋友,想叫门就叫吧,陈局长往后退了一步,任平生心中一阵坏笑想到:“王所长,我不是想害你,我想看看哥猜的对不对!“

 ...p; 任平生右脚往后一退,猛地抬起,用大姐给买的黑色军勾皮鞋,照着门中间有插销的地方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去,工商所办公室的门本来不结实,插销也用了很久,快生锈烂掉了。任平生这一脚,连门左面的插销和门右面的折页,全都踹掉,那个木门轰然往屋子里倒下,”碰“一声过后,砸在火炉上冒出一股灰尘,灰尘中,两团白白的大肉肉轰然出现在大家面前。

”哎呀妈呀!“一声,叫的不是王所长和胖女人,而是站在一边的郭娜,她在门倒下后,往里一看有两团白肉,再定睛一看,一声”妈呀“脸红到了脖子。因为王所长二人头朝里,脚朝门,两人那点东西正对着郭娜,王所长一只撅着屁股没动,生怕出声,郭娜连屁眼上的毛都看的一清二楚。郭娜一声惊呼,赶紧跑出了工商所,留下了陈局长、任平生和一大群老爷们。

又一声“哎呀妈呀!”是胖女人发出的,她赤身**的见一群男人闯了进来,总算回过神。推开王所长,光腚一边哭,一边找衣服。两人热情似火的时候,王所长不小心把胖女人的红羊毛衫,放到了办公室中间生的小火炉上,胖女人找到羊毛衫才发现已经烤的不能穿了,只找到胖女人大红的胸罩,她戴着胸罩,又套了一条棉裤,用羽绒服外套包括了一下**的上身,就开始哭了起来。

女人有女人的急智,人在任何环境下,会作出最有利于自己的抉择,胖女人可以说是其中翘楚了,她的心思电光火石般转过,心想这件事情家里要知道,脸就丢尽了,事到如今,最好的办法是不承认通奸,咬定王所长是强奸。

众人侧过脸去,王所长哆哆嗦嗦地半天才套上条裤子,心想这回完了,转头看见任平生和陈局长站在一起,马上就明白过来,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局长这是带着人家兴师问罪来了,自己办事赶上好时候,让人无意中捉奸在床。

“王胖子,**反了天!”陈局长别看对郭娜文质彬彬的,对下属擅长的是粗口:“在工商所里就敢搞这样的事!**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胖子扑通一下跪在陈局长面前说:“局长,我做的不对,我检讨,您大人大量,饶了我这一次,各位大哥,我错了,我真错了!”

陈局长说:”你错大了!违规乱收费,卫生费你敢收七百多,收了费还给人打白条。王胖子,这样的事是不是你干的。“陈局长心里这个恨啊,都像你这样收费给打白条,钱进了你的腰包,工商局的麻烦一大堆。

王胖子一看任平生,什么都明白了,跪到任平生面前:”兄弟,哥哥错了,哥哥真错了!我知道兄弟你面子大,你跟局长说说,放哥哥一次,以后哥哥再敢上你那里收费,我不是人养的!“

任平生说:”王副所长,这是你们的家务事,我帮不上忙,我就是来问问,那张白条怎么办?“

王胖子跪在地下说:”退还,不不双倍十倍退还,我们检讨,兄弟,不哥哥,饶兄弟一回,怎么样都行!“

任平生笑着,见这样下去不像话,对陈局长说道:“陈局长,我看穿上衣服再解决问题比较好,您看是不是?”

任平生客气用反问的口气,陈局长很有面子,当下答应后众人散开,过了一会,等王胖子和胖女人穿好了衣服,胖女人顺着走廊就想溜走,让两个男人给驾到了办公室里,和王胖子一起坐在刚刚当床用的沙发上。

“大哥,不关我的事,是他强奸我,是他强奸我的!”胖女人小声哭喊,一口咬定是被强奸的。工商所面临大街的集市,一传十十传百,门外没多久挤了一群人。陈所长叫人把门抬起来档上,内部的事情内部处理,搞的太大对自己也没好处。

王胖子见势不妙,被人捉奸在床,十倍返还白条的钱,还要被安上“强奸”的罪名,吓的坐也坐不住“噗通”一声又跪在了陈局长面前。

“陈局长,是我不好,我不争气!您看在我哥的份上,高抬贵手,求求您了,我以后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德。”事急话语乱,病急乱投医,王胖子也顾不上那么许多,说完话挨个磕头。

不提他哥还好,一提他哥,陈局长恨的牙根痒痒,他哥在工商局当副局长,总是给俺老陈上眼药、下绊子,说来说句还不就是想扶正?陈局长心想:“我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不整死你就对不起你哥!”

任平生说道:“陈局长,这件事儿涉及到强奸,要不然给公安局的孟局长打个电话?”

点击推荐收藏各种票票是海里顿京更新的动力源泉!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