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平生回到干山二中后,吴校长悄悄的找任平生谈话,问任平生想不想当教务处主任,任平生想都没想,直接摇头了。任平生本来的杂事不少,教务处乱七八糟的事情更多,任平生才不想管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他的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赚钱,让家人朋友单良的人过上更好的生活。第二个目的是复仇,顺便把未来那个田副省长——听说现在是县长了,踩到脚底下去。任平生想把三班的学生送到中考,然后跟鲁乡长谈谈到干山乡工作。不过鲁乡长被人架空的很厉害,说话不算,有职无权,需要想想办法才行。

教务处主任这个职务,如果是好一点的学校,一般是教委会干涉,由学校提出人选,县教委任命,对于干山乡二中这样的学校,只要开个会讨论一下人选,然后报教委批准一下就行。

开讨论会的时候,吴校长还是提出任平生作为教务处主任的人选,他年轻,有能力,让一些老资格的老师嫉妒,年轻的老师羡慕,但任平生坚决地拒绝了教务处主任的任命,并且推荐教数学的成老师担任教务处主任,让参与会议的成老师两口子大吃了一惊。

有人提出成老师是民办教师,上面不会批准。任平生说不批准是上面的事情,但成老师兢兢业业几十年,全家都一心扑在教育上,如果不学校推荐,实在说不过去,成老师人缘普通,没什么好友也没有仇人,所以,大家也没人反对,就这样把成老师的名字报了上去,没想到过几天教委就批准了。成老师凭空地捡了宝贝,两人十分感谢任平生,专门在家里做了饭菜,请吴校长和任平生喝酒,席间,成老师也流出歉意,任平生爽朗的一笑而过,心想,明年你再高兴也来得及。

这天傍晚,任平生爬上学校后面的山坡,在温泉里烫脚。不过,也不是每天都来半山腰泡温泉,毕竟冬天夜短,时间不多,老师学生都累的早睡了。也就是任平生这种带点小资产阶级情调的人,才会有这种雅好。

任平生泡着脚,心想这个温泉水不错,有时间带水样去县里化验一下啊,将来也许可以建一个温泉山庄。不过交通不太方便,从干山往县城的路是大部分是土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中间还有一座摇摇欲坠的石板桥,任平生心想将来要做的事情,还真不少。

天还没黑,任平生正泡着脚,山上下来一群个学生,个个都拿着工具和树根子,任平生一看是自己班上的,便问他们干什么去了。麻天亮说砍树根去了。原来冬天到了,按照学校的规定每个学生都要交二十斤木柴,用来在教室里生火取暖。干上乡二中七个班,每个班的教室中间都有一个破旧的小铁炉子,每天早晨,值日生先用干草和木柴引火,然后再把便宜买来的煤厂底子和黄泥混合好,最后填在木柴上,一冬天教室的取暖都靠这个小铁炉子,小铁炉子能起到取暖的作用,但缺点也很突出,靠炉子的热的不行,离炉子远又冻的要死,虽然有烟囱接到窗外,但遇到北风天又满屋子都是烟,学生的作业本书本上全是煤灰。

以往冬天生炉子,木柴在山里容易弄到,现在搬到山外,再回山里砍木柴背出来就很麻烦,麻天亮带着几个没完成任务的男女同学,就近上山挖树桩,然后劈开充当木柴。砍树桩可以,砍树不行,现在封山育林,砍树是犯法的。任平生刚刚回到学校,还不知道这件事。

大家在任老师在,都嘻嘻哈哈地围了过来,把锄头砍刀和木桩垫在屁股下面,洗洗手,脱下鞋子后把脚伸到温泉下面的小河里。

任平生问身边的麻天亮:“砍柴去了,今天收获怎么样?”

麻天亮黑瘦,但学习各方面都很优秀,是任平生的”爱将“,他大概估计了一下说:”晒干能有三四十斤吧,我们是互助组,女的帮忙带饭,男的负责挖树根干活,什么时候凑足了什么时候算。“

朱彩蓉也是黑瘦的小姑娘,坐在任平生的另一边,不过两只扑打水花的小脚倒是很白。她说:”任老师,你让我参加市里的优秀作文比赛,我怎么觉得有点害怕“

任平生说:”害怕只是人情绪的一种,何况又不让你上台表演,你写好了,送到市里评选就是,没什么可怕的,记住用心写,有什么问题来找我。“

朱彩蓉说:”我怕写不好“...不好“

任平生微微戏谑着说:”咱们班朱彩蓉同学要是写不好,那谁还能写好?你也别想的太多,初三三个班级,一个班一篇,最后选出来的才代表咱们学校参加比赛,你要是写不好,可就给一班和二班机会了。“

朱彩蓉信心大增,心想比起一班二班,自己还是有点把握,笑着说:”我才不会输给一班和二班呢。“

任平生鼓励她说:”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我不会看错人。”

朱彩蓉用力地“嗯”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任平生说:”等你们考上了高中,甚至重点高中,然后再上了大学,那时候,城里有暖气,有空调,就不用再砍柴上学了。“

”有暖气就好了。“有个同学说:”我叔家在连山,他们家就有暖气,一点也不冷,冬天家里热的都穿背心!“麻天亮白了他一眼,意思是有什么好炫耀的。

麻天亮说:“不就是铁管子里面装上热水,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同学也不服输地说:“这就就有热水,你能装管子里试试?”

任平生受到了一点启发,他看看脚下的温泉,顺着温泉的流向看了看,又看了看山脚下的学校,忽然间大笑,站起来拍拍屁股说:“对呀,这样咱们连锅炉都省了!走,下山。”同学们却不知道任老师为什么笑,为什么说连“锅炉”都省了?

同学们各自回到冰冷的宿舍,自从迁校以来,住宿的同学越来越多,几十个人挤在一间大房子里,房里连小火炉都没有,电褥子也不能插,几十个电褥子一插,学校就全部跳闸了。所以,每晚学生都冻的跟虾米一样,任平生看在眼里,一直觉得不太忍心,经过学生无意中的提示,这才想起山上现成的资源,完全可以利用。

任平生即可以捐款,也可以自己掏钱,但他绝不会那样做,他要告诉学生的是什么是自食其力,什么叫自力更生,只有不等不靠,才能锻炼学生的自立能力,这一点,恰恰在中国的学生身上体现的是最少。

任平生回到自己的”冰箱“一样的宿舍,大概做了个预算,暖气片包罗七个教室,四个教师办公室,四个学生宿舍还有食堂,大概需要七十组左右,还需要四分的钢管,大概要四百米,再就是就是弯头法兰黄麻防水胶之类的附件。但也不是没有优势,在山上直接把温泉里的水引下来就行,不用烧锅炉更不用买煤,也没有安全隐患,锅炉的位置预留出来将来,如果有需要,可以再次添加,任平生呵着手,披着衣服,在昏黄的灯光下把图纸和预算一一的列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任平生本来想把这件事情跟吴校长谈,又觉得吴校长虽然人不错,但做事没什么魄力,比较固执古板,万一要是不同意,事情就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于是,他放学后,骑着自行车直奔干山乡,找了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不小心“碰”上下班回家的鲁乡长,果然,鲁乡长很高兴遇到任平生,很想跟他共饮一杯。

鲁乡长的意思是回家吃点喝点,主要的原因不言而喻,就是为了省钱。虽然生活条件好了,但两口子三百左右的工资,上有老人下有孩子,一个月折腾下来剩不多少。任平生对于鲁乡长家里的情况很明白,更理解鲁乡长无奈的心理,他推着自行车,在乡里最繁华卖菜的小街上,找了一家干净卫生的小饭店,分头坐下。

鲁雄上任以来,度日如年,每天除了上班下班看报纸喝茶撒尿外,一点其余的事情都没有,开会主持周宏大,请示汇报周宏大,定性拍板也是周宏大,他这个无根的正科乡长,在别人眼里已经成为一个笑柄。

其实,鲁雄也不想回家吃饭喝酒,看见老婆孩子,他不敢露出愁容,只能强颜欢笑。心想妈拉巴子的周宏大,老子什么不干,什么错不犯,月月领工资,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样?但领工资也不是月月都有,县财政紧张,乡财政就更紧张,上任两个月,就发了一个月的工资,另一个月的工资到现在还欠着呢。所以,我们可怜的鲁乡长,连喝酒的机会都不多,这不是要命了么?

官样年华第一时间更新!在起点中文网!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