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宏大双手端着酒杯,恭恭敬敬地先跟郑部长碰了一个低杯,然后转身跟任平生碰了一个平杯,遥控虚敬了干部科的两个人,一饮而尽。

他开始前“三圈”有点古代三巡的意思。那二两的小酒杯,但凡举杯就一口干掉。三杯过后,任平生脸色微红,若无其事。看夏副乡长有点醉意,夏副乡长的酒量不行,他是强撑着来的,一个小小的副乡长,能跟县委组织部长喝酒,那是多大的荣耀,多好的机会,所以他明知到这个酒桌的人不好伺候,怎么着也要来。

其实,能上这个桌子的都不是凡人,在六人之外的两个人,也是周宏大特意挑选出来的,钱主任事先也做了安排,不用管鲁雄,先管好郑部长。总之一句话,郑部长要喝好,任助理要干倒。周宏大三巡过去,紧接着副陪三巡,轮到鲁雄动手,这让鲁雄很为难,明知道周宏大一伙人不怀好意,但他身在其位,又不能不喝,没办法也敬了三杯,这样算下来,每人已经喝到一斤多了。

周宏大见任平生没什么反应,便冲着钱主任使眼色,钱主任马上端起酒杯,要给任平生敬酒:“任助理,以后就是一家人,我敬你一杯!”

任平生对官场上的东西还不在熟悉,但酒桌这套早就烂熟于胸了,心想你想灌醉我,差的太远太远太远了。他并没有接杯子,借着醉意说:“钱主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今天是我上任不假,可还有上级领导在场,你怎么能先给我敬酒呢,按照规矩,你要罚酒一杯!”

钱主任一看周宏大,周宏大正冲他怒目而视,心想你钱主任怎么这么不知道深浅,就是给任平生敬酒,也要先把郑部长敬了再说。

钱主任理亏,并不是他不懂规矩,实在是因为想把任平生灌醉的心太迫切了,一时间竟然昏了头,鲁雄另找了个酒杯倒满,放在他的面前,钱主任冲着郑部长一躬身,双手举起来说:“对不起,郑部长,这是我的工作失误,我自罚一杯。”

钱主任一仰脖闭眼,一杯白酒喝了进去,刚把放下,鲁雄又把杯子给填满了,钱主任看了敢怒不敢言,犯错误就是应该罚酒,但你也要让我吃口菜啊,没办法又拿起酒杯重新敬郑部长:“郑部长,我敬您一杯,祝您身体健康,日日高升,我干了,您随意!”

郑部长喝了一小口,酒杯就放下了,钱主任又干了二两,他刚要把杯子放下,任平生却笑嘻嘻的举起了杯子说:“钱主任,你想敬我的酒,我不能不领情,来,咱们干一个。”

钱主任有言在先,有苦难言,鲁雄又把钱主任的酒填满,任平生站起身来,跟钱主任干了一个,然后笑呵呵的看着钱主任坐下。钱主任三杯下肚,刚要坐下吃菜,忽然见胃里一阵翻涌,赶忙捂着嘴跑了出去。本来,钱主任的酒量也还可以,但已经喝了将近二斤北京醇,还没吃什么菜,他跑出食堂的大门,就一口气把酒全吐出来了。

任平生举手之间,干掉了对方一员大将,其余的几个人当然不能算完,他们依次一个个向郑部长敬酒,然后猛的吃菜垫底,任平生知道,他们这是想要跟自己发起冲锋了。

果然,周宏大宣布,剩下的时间自由活动,酒桌上的“自由活动”就代表随意敬酒,不受规矩的约束了。在东西位置上的两个人开始蠢蠢欲动,开始轮流向任平生敬酒。

一个中年人站起身来说:“任助理,今天是你上任的大喜日子,感情深,一口干,感情浅,用嘴舔,我敬你一杯。”

任平生说:“不敢不敢,论年纪你是大哥,应该我敬你才对,这样吧,我敬诸位领导一杯!祝各位领导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任平生知道,他要是喝了这杯酒,面对的肯定就是车轮战的局面,所以首先抢过了主动权,大家一起醉才公平。

任平生的提议,周宏大当然不赞成,自己还打算看好戏,怎么又把自己扯进去了,他说:“任助理,你们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不要辜负大家的好意。”

...; 鲁雄端起酒杯说:“助理乡长也是副科级干部,任乡长敬大家酒,我们不能不领情,我干了!”鲁雄说着话,一口把二两白酒喝掉。

鲁乡长带头都喝了,其他的人不喝也不行,没办法只好一起喝下了这杯,钱主任刚刚吐过,神智清醒了一些,也喝了下去,夏副乡长喝下了这杯酒,感觉眩晕起来。

任平生一口干掉,拿起北京醇把所有的杯子添满,按照云阳县的酒规矩,敬酒不添酒,等于没敬酒。最后倒满了自己的杯子,每个人身前的杯子都溜边溜沿的满,一滴都没洒出来,周宏大找的那两个老酒鬼看了就是一怔,这哪儿像是年轻人,分明像个老酒鬼吗。

任平生再次端起杯子笑道:“只敬一杯酒,不是我们云阳人的风格,咱们云阳一向讲究好事成双。我祝各位步步高升,年年进步,我干了,郑部长您随意。“

敬酒敬双,这话一点也不过分,众人无奈只好再次喝掉,几个老酒鬼都喝了,就剩下周宏大一个人,周宏大有心不喝,还怕郑部长笑话,郑部长笑吟吟地端起酒杯,沾了沾嘴唇就放下,周宏大可不能这么做。

任平生见众人都喝了,他再次的拿起北京醇,又给众人各自倒满了酒杯,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说:”郑部长、鲁镇长、周书记,各位领导,为感谢各位领导对我的厚爱,我再敬第三杯酒,祝各位领导“

周宏大赶忙打断说:”唉唉,任助理,敬酒成双,再敬就不好,你不能总敬别人,也让别人敬你几杯,你们说是不是?“

钱主任和那两个人赶紧点头说是,钱主任强自支撑举起酒杯醉笑着说:“任助理,以后我们干山乡可就全靠你了,就指望你来改善改变我们干山乡贫穷落后的面貌,你可不要辜负周书记的期望。”

任平生装成醉醺醺的样子说道:“我觉得干山乡是个好地方,不但人淳朴,连狗都听话,没觉得干山乡贫穷落后。咱们干山乡的干部,应该为周书记这些年兢兢业业的工作干一杯!祝周书记今年更上一层楼!”

钱主任一听要糟糕,这么一说,周书记派系的几个人不喝也得喝,没想到任平生会来这一手,他一狠心喝了就喝了,仰脖子干掉一杯,坐下没三十秒“咕咚”一声钻到桌子下面去了,夏副乡长也好不哪儿去,出门吐了一回,回来又喝了两杯,一下趴在桌子上不动了。

郑部长说:“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该回县里跟郭书记汇报了,你们几个把他两个送回家去,一定要注意安全。“郑部长其实才不关心他们有什么事情,把夏、钱送回家当借口,把那两个老酒鬼支开,这样酒局就结束了,他看形式,帮了任平生一个小忙。因为任平生的话里已经有了火药味,如果再进行下去,出问题对大家都影响不好。

鲁雄觉得自己已经醉了,不过心里还清醒着,他担心任平生,看任平生虽然有些摇晃,还能自顾自的行走如常,将郑部长送上了车;周宏大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但坐着还行,送行的时候一站起身便觉得眩晕起来,食堂自然有长眼色的服务员来搀扶,勉强送走了郑部长,人就不知道哪儿去了。

乡政府没地方休息,任平生在鲁雄家睡了一下午,晚上又跟鲁雄喝了点啤酒,谈起酒桌上那些人,两人大笑了好一阵子,鲁雄说任平生那句“不但人淳朴,连狗都听话”那句话最经典。第二天在乡政府办手续,从报道到上任中间还有七天空闲时间,任平生跟鲁雄打招呼,把上任时间往后再拖几天,想去上海和香港,把私事处理一下。

任平生原打算等到夏天,干山二中的同学中考后,再找田书记谈调动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当上了乡长助理。所以必须尽快把上海的刚才期货全部出手交割掉,还要带二嫂去趟香港看病。因为年前工作比较忙,期货的事情已经拖到年后,是收割的季节了。在进入干山官场之前,需要把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事做完,才能轻装上阵。

海里顿京ps:求点击推荐收藏,最重要的是意见建议,各位高抬鬼手,赏两个字吧!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