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平生狼吞虎咽地吃了饭,就和于岩胜的父亲闲聊起来,开始说了说于岩胜的学习成绩,于岩胜的父母听的恭恭敬敬,心想任老师真是负责任。唯独于岩胜心里奇怪:任老师不是调到乡里去了么,怎么突然来家访?

山里面难得来一个客人,更难得来一个带着礼物、性格爽朗的男老师。于岩胜的太奶奶年纪大了,一开始没有认出任平生来,后来谈话间知道是任老师,便凑过来说话。一个老太太由孙子赡养,在大山沟里,每天足不出户,实在是闷的不得了,忽然有人过来拉家常,老太太便说个不停。从抗日的时候,一直说到大跃进,自己说的津津有味别人插不上嘴。任平生一直保持微笑认真听,听到精彩处还连连的点头,偶尔还会插嘴提点问题,让老太太觉得,这个年轻人确确实实是在听自己说话。

任平生原想探听一下核桃村的情况,但被老太太拖住,现在走又不太礼貌。所以,一直耐心的听到天黑吃晚饭,想走的时候,于家人说什么也不让,说天已经黑了,山路危险。一定要明天再走,任平生想到村支部打个电话,但又不想过早的跟村支书接触,只好作罢。

晚饭后,老太太早早的就睡了,任平生这才有了空闲。他知道农村人睡的早,但他这个客人不睡,主人是不会睡的,所以他上厕所以后,就没有进屋,而是站在了院子里。

山中的夜晚,显得十分静谧。七八点钟,就已经很少看见住房的灯光了,在月光下,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任平生抬头看夜空,明月如盘,繁星点点,要比在云阳县里清晰的许多。

过了十几分钟,主人果然出来了,见任平生没有睡觉的意思,就给任平生找了个板凳,两人斜对着坐下,任平生拿出红云,两个人一人点了一只,于岩胜父亲不说话,任平生想着,怎么才能把话题转过去。

”于大哥,咱们村怎么叫核桃村啊?“

”核桃树多呗。“于岩胜父亲个子不高,但很壮实,有一张古铜色的脸:”你进村的时候看见没有?那棵最大的核桃树,就是我们于家的老祖宗来这里的时候栽下的,村里的老人说有两百多年了。“

进村的时候,任平生看见在村口打谷场的边上,确实有棵大核桃树,那棵树有两人合抱粗细,树皮一处处的咧着口,树枝分成三个叉,像三只朝天的大手。

”咱们核桃村一年能打多少核桃?“

”我们村的核桃树多,树也大,年景不好的时候,一棵树有百八十斤,年景好的时候,一棵树有两三百斤,村头那棵大树,一年能有五百多斤,要是全村都算上,总有几万斤核桃。“

”那一年有多少收入?“

”各家不一样,拿我们家来说,有二十多棵核桃树。好的年景,一家有一千多块钱,年景不好,一家就几百块钱。“

”怎么这么少?“任平生说。

”核桃卖不出价钱,咱们山里运不出去,只能等人来收。外面一斤卖六毛,人家来收就给四毛,还要雇人往外背,人家嫌弃核桃村路远,汽车开不进来。“

“可惜。”任平生叹道:“守着这么好的东西,还挣不到钱。”

任平生又问道:“于大哥,那你们怎么不把路修一修?”

于岩胜的父亲摇头说:“也想过,我们村里的支书原来想修路,专门请人来看过,人家说不好修。你上来的时候没看见?山里面又是水,又是河的,年后云阳下大雪,那路一下就成大河了,要是夏天更没法走,原来我们自己修了几段土路,一到夏天就冲跑了。“

”是这样啊,那条小河确实碍事。“

”村支书为了修路,找过乡里,乡里一分钱不但不给,年年还要交三提五统。有一回,乡里的书记来我们村,让我们给堵在村支部,好几天都出不了门。跟乡里干部打架,那还有好?到后来,更是一分钱也别想要了。“

任平生听于大哥话里的意思,对村支书好像有点意见,又不太敢表明:“那后来乡里怎么办?”

“乡里怎么办?缺德呗!”于大哥气愤地说:“乡里一开始派人来追,那年年景不好,有的核桃树只打了几十斤核桃,村里说缓缓...里说缓缓再交,乡里就把贫困户和五保户的钱给扣了,说抵扣三提五统。扣就扣吧,反正也饿不死人,到了第二年,乡里又派人来说不交钱就搬东西,我们才闹僵了,其实也不怪支书,乡里太欺负我们核桃村的人了。”

任平生听着,点了点头:“矛盾出在哪里?”

”有些钱,就是瞎收,我们村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还要交一年十块钱的计划生育费,这不是笑话人吗?还有交什么民兵训练费,我们村里的民兵什么时候也没训练过呀。“

”第二年,乡里见收不上去,就偷着上乡信用社办贷款,然后摊在我们村头上,让我们村连本带利的还。银行派人到我们这里要钱,我们才知道。到了第三年,乡里又出了新花样,让我们村先写个欠条,我们都没写,有几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写了个三提五统的欠条给了乡里。乡里拿到欠条法院起诉,说他们欠款,不交钱就派法院来封房子。“

任平生心想,在这个时代,乡里的干部为了征缴三提五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但干山乡的周宏大这么做,确实是太过分,这么缺德的招数都能想出来。平心而论,周宏大这么做是有错误的。

任平生说:“于大哥,那别的村和你们村一样吗?”

“我听说别的村都还行,也有不交钱搬东西的。”于大哥说:“怪就怪在于支书,把乡里的周书记得罪了。”

“为什么?”

于大哥小声说:“我也是听会计说的,乡里周书记的有个连襟,到我们这里来收核桃,说是三毛钱一斤,在山底下过吊桥交货。我们于书记没同意。我们村的壮劳力,一般都在外面打工,哪儿有时间回来背核桃,人家在外面打工,一天十几块钱,回来背核桃白出力,一分钱也不给,自家的核桃一斤才卖三毛钱,那还不如收核桃的贩子。于支书不干,听说是让周书记给训了,于支书嘴不好,把乡里干部得罪了,跟乡里就搞不好关系。”

“乡里一年年的卡脖子,我们就跟乡里对着干,他们把于支书撤了,我们就重新选上,安排我们村里的人,大家都有亲戚,安排外人来,他也干不下去。这一耗就是两三年。要我说,乡里也太过份了,于书记说四毛钱送到吊桥那里,周书记的连襟都不干,三毛钱多一分都不行,你说这不是压人么?要是他们肯让让,我们出点力怕什么,卖给谁不是卖?”

于大哥说:“任老师,我说的这些,你可别对乡里人说,咱们就是说闲话。”

任平生说:“你放心,这些话,我自己知道,绝对不会对别人说的。”

任平生躺在炕上夜不能寐,身边的于岩胜早就睡着了。他心想核桃村的问题,并不普通,这种三提五统的征收方式,代表了这一个时期的普遍现象。然而,作为一个国家干部,又必须执行国家的方针政策。当今之计,解决核桃村的三提五统问题,其根源还是要让让核桃村的农民富起来。

第二天,按照任平生原本的计划,要到村支部会会核桃村的村支书于世钢,但一大早起来,他又改变了主意,急急忙忙下山,取了自行车回到乡里,想跟鲁乡长商量核桃村的事情。

任平生回到乡里,见乡里没人,才想起周一早上,一般乡里都开会,心想糟糕,赶到乡政府的二楼会议室,果然听见周宏大在讲话,他想了想,既然来了还是进去,就在周宏大声音停顿的时候,走了进去,在后面找了个空地方坐下。

周宏大正坐在前面讲话,看见任平生进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自己的发言,等到话说完,别人都以为他发言结束的时候,周宏大突然说道:“我要再次地强调一下组织纪律性,作为一个党员干部,要时时刻刻的严格要求自己!明知道星期一早晨乡里开会,还故意违反乡里的有关规章制度。有些同志,来到乡政府里,不好好工作,不认真学习,有了一点成绩就洋洋得意,平时拉山头,搞派系,这种行为是要不得的!不要以为有人护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说着,他轻轻地顿了一下茶杯,站起身来说:”散会!“

————————

早也盼晚也盼,终于盼来了一个小推荐!

请投票点击推荐收藏!支持新人明天走好运!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