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平生送走了房书记,急忙骑着自行车回到干山乡政府,把自行车放在乡政府大院里,坐车直奔云阳县城。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很久没去田丽家了,此刻正是时候。房书记叮嘱过任平生,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但任平生心想,不管怎么说,田丽的父亲,将来是自己未来的老丈人,不能不说。

任平生赶到田丽家正是吃晚饭的时候,没想到只有荣兰一个人在家,因为着急,也想给田丽一个小小的惊喜,所以任平生就没有提前打电话。荣兰见任平生突然来到,以为有什么事情,又问任平生吃饭了没有,赶忙去又去炒了两个菜。

过了一会,田书记才回来,县政府大楼离县委的家属楼有六七百米的样子,田书记喜欢自己散步回家,即能思考问题,也能锻炼身体,所以每天回来的稍微迟一些。

田书记见任平生在,就让荣兰拿瓶酒来,任平生跟田书记问过好,就小声跟田书记说了遇到省委房书记的事。田书记原以为任平生是来找田丽的,没想到听说新任的省委书记到了云阳,吃了一惊,忙细细的问了房书记的行程,知道他们已经离开,才长出了一口气。

”平生,房书记还跟你说了点什么?“

”这个“任平生心想,前面的都说了,后面的话关系到云阳县领导,自己不好乱说,可田书记也不算外人:“房书记问我,对云阳县主要领导干部的一些看法?”

“什么?”田书记说:“房书记问你这样的问题,你怎么说的?”

任平生说:“我当然是实事求是了,问起你的时候,我说您,我说您”

田书记说:“说吧,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光捡好听的说。”

任平生说:“我说您有点保守,但很稳重。”

荣兰一直在一边听,说道:“平生,你怎么不说点好的,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

田书记道:“妇道见识,你说的天花乱坠,省委书记会听不出来,这样说没错,人总是有缺点的吗。”

任平生说:”我该走了,房书记让我写材料,让田丽转交给黎巧。“

“黎巧是房书记的女儿,真是没想到啊。”田书记一挥手说:”你也别走了,马上就写,今晚书房给你用,写完以后,明天早上就让田丽带给黎巧。“

荣兰说:”房书记的女儿为什么姓黎呢?“

田书记说:”房书记的父亲,房将军本来是姓黎的,战争时期化名姓房,房书记肯定是跟他的这个姓,女儿是恢复了原来的姓,这件事情许多书里都有介绍,很多人也知道,不过我也没想到黎巧是房书记的女儿。“

任平生哪儿也没去,就在田书记家的小书房开始写材料,荣兰给任平生泡了一杯龙井,田丽跟同事去吃饭,七八点钟才回来,见任平生来了正想进去说话,让父母给制止了,说任平生有重要的事情。

任平生写了一个初稿,然后又修改了两遍,看看没什么疏漏之处,最后才重新抄写整齐。伸个懒腰往窗外看,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他在书房的小床上和衣躺了一会,不知不觉睡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着被子,田丽正在看他的稿子。

”几点了?“

”你醒了?“田丽说:”等一下,我给你拿早饭。“

任平生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已经九点了,赶紧起身一问,田丽才说,父母都上班了,让自己在家里陪着任平生。任平生洗脸刷牙,田丽放下手里的稿子,像个小妻子一样递毛巾,挤牙膏,毛巾牙膏漱口杯,用的都是田丽的,不过田丽给任平生准备了一个新牙刷。

任平生吃了早饭,跟田丽在小书房黏糊了一会,田丽让任平生挑逗的脸色绯红,娇喘连连,在任平生的怀里乖的像个小猫,一副任尔摆布的意思,任平生也性质勃发,但忽然想起还有正事儿要办,赶紧把黎巧的事儿跟田丽说了。

田丽也惊讶黎巧的身份,说在大学里,人人都以为她是个一般人家的女孩,穿着也很朴素,人长的漂亮乖巧,追她的男生还挺多,不过田丽想起来,那时候,有的校领导对黎巧特别照顾,经常来看望黎巧,那时候,同学都以为黎巧跟校领导有亲戚。

两人在一起卿卿我我到十点多,不走不行,只好分开。田丽拿着一叠手稿去找宾馆找黎巧,任平生打电话给鲁乡长说了一声,正好明天是星期天,顺便回家看看,从忙起核桃村的事儿,一个多月没回家了。

&nbs...sp; 父母见儿子突然回来,自然是欢喜不尽,神色间喜气洋洋。任平生回家吃了午饭就睡觉,一直睡到晚饭时分。任平生睡着睡着,听见一阵小孩的哭声,一下醒来了,一听是婷婷在隔壁哭,穿上衣服走过去,见全家人都已经回来了,婷婷站在炕上的一角,还在抹眼泪,就问怎么了。

大姐抱起了婷婷,大姐夫说:”又吵又闹的,我说大舅在睡觉,她一点也不听,这孩子不懂事。“

”嗐!“任平生说:”婷婷才几岁,小孩子哪儿有不吵闹的,来婷婷,大舅抱抱。“

婷婷没动,任平生伸手拉过婷婷说:”婷婷是不是想吃好吃的了,想吃什么大舅给买?“

大姐和二嫂正在包饺子,大姐说:“婷婷看人家有电话,非要打电话玩。”任平生一想也是,家里是该安个电话了。

有饺子有菜,大姐夫带了两瓶五粮液,算是感谢任平生的,任平生也没客气,打开就喝。喝到一半,任平生说:”大姐夫,二哥,你们最近有空没有?“

二哥说:“我没事,我有时间。”

大姐夫说:”有什么事儿你就说。“

任平生说:“天暖了,咱们去年买彩票还有点钱,我想把家里的房子重新盖一下。另外呢,再安个电话,我最近工作忙,你们两个去办吧,钱我来出。”

大姐夫说:“安电话的事我去办,我认识六井邮电局的人。”

二哥说:“那这个房子是修理一下,还是翻盖?”

“咱们原址重建,盖二层楼不太好,影响邻居。”任平生说:“爸、妈,我给你们点钱,你们去买点鸡蛋,给邻居家分一分,跟人家解释清楚,尽量别闹矛盾。别让人家说,咱们家有当官的欺负人家,这样影响不好。”

母亲说:”要不等两年再盖吧?“

任平生说:”为什么?“

”你二嫂刚刚去医院检查,说是有了。"母亲看了看二嫂说:“别让老二太累了。”

二哥说:“我让她先回家住几天就行了,让她爸妈照顾一下,重新盖房子,半年就完了。“

任平生说:”行,那就这么定吧,我把存折给咱妈,需要多少钱,你们从妈那里拿,从明天就开始干,炸鸡店不行就先歇业。“

二嫂说:”不用不用,我也不用回家,我和小玲在炸鸡店就行,重活让小玲干,我帮着卖。“

母亲说:”你可要小心点,你弟弟带着你去香港做的手术,不容易。“

二嫂嘻嘻笑着说:“没事,要是不行,我就让老三带我去香港再做一次。”

二哥说:“美的你,我还没去过呢,我连飞机都没坐过,咱们全家就平生喝你坐过飞机,下次我也去。”

一家人嘻嘻哈哈地笑着,父母一听要翻修房子更高兴,儿媳妇也有了,再盖个新房子,安上电话,那不就是老百姓盼望的好生活吗。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小儿子的对象,一直没领回来看过。

第二天,二哥到镇政府办手续,大姐夫人头熟,去联系施工队,任平生专门“制造”了一个二十万的存折交给母亲,其余的不敢给母亲看,怕她吓到,就算是这样,母亲也在家里转了好半天,不知道把存折放哪里好。

当天,任平生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房子,雇了几个人把家当都搬了进去,真的是有钱好办事,等家里清理干净,任平生跟施工队合计了一下方案,正面盖一层三间,侧面一边两间,四间平顶房,用作浴室和存放些杂物,红砖的院墙、红漆的木门,都跟一般的富裕农家差不多。

父母商量了一下,正面三间,中间大的做客厅,两边一边是父母的卧室,一边是任平生的卧室,为了给任平生多一点地方,把任平生的卧室和侧面的一间连了起来,这样,任平生算是有了一个单独的套间,一间卧室,一间独立的小客厅。

因为是原址重建,也不需要什么手续,只要跟镇里拿着土地使用证办个登记酒兴,任平生并不想搞的太张扬,所以政府那边的事情,都由大姐夫去办,他是六井供销社的经理,办这样的小事不难。

原址重建,连图纸都不用,当天就拆除开工挖地基。父母虽然觉得这件事情办的太快,有点接受不了,但家里事小儿子做主,他拿主意就行了。任平生见已经开了头,就叫二哥和大姐夫盯着,自己回到干山乡里上班。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