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饭桶的回答,段龙先是沉默几秒,随即又瞟了一眼坐在前排司机位处正哼着小曲开车的年轻人,眼神也陡然变得森冷起来。

在遭遇这次惊变之前,他也算得上一号杀伐果断的江湖大哥,既然决定要“报恩”,那其他的也就无所谓了。

“成!”

想通这点后,段龙重重点头。

“两位老哥什么地方人呐?”

可能是闲暇无聊,司机笑呵呵的发问。

“啊..外地得!”

正走神的段龙怔了一下,用干笑声掩饰心虚。

“你这话唠的属实没毛病,马驹桥能有几个本地人啊,不过也怪我话多了,有些事儿确实不该多嘴,你们放心哈,咱们厂子对临时工特别人性化,只要你能干活,绝对不会问太多,对了,我姓胡,两位喊我小胡就成。”

有意无意的环视几下段龙二人锃光瓦亮的秃脑门,小伙再次说道。

说话间,车子已然行驶到一条相对繁华的路段,段龙瞬间看到距离他们没多远的马路牙子旁聚集着不少男男女女,这些人也全是等临活儿的日结工,而十几米开外正是哥俩白天歇脚吃饱的那间包子铺。

此刻包子铺门头的招牌灯仍旧亮着微光,隐约可以看到里头有不少食客。

“你们先搁车里呆一会儿,我去再招几个人就走。”

自称叫小胡的青年“吱嘎”一声拽起手刹就打算下车。

“那个..”

眼见小胡要拎放在扶手箱的皮包,段龙立马一巴掌按在对方的肩膀头上,另外一只手作势伸向皮包。

“那什么,我哥们口渴了,胡哥您等会儿受累帮他买瓶水吧,钱从我俩工资里头扣。”

小胡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的刹那,坐在旁边的饭桶直接反扣住段龙搭在对方的那只手腕,然后很自然的拉到一边,满脸堆笑的出声。

“吓我一跳,我还寻思你们准备抢我包呢,不就一瓶矿泉水嘛,算我请你俩了。”

小胡无所谓的点点脑袋,而后推开车门蹦了下去。

“顺民屯非凡电子厂长期招临工、小时工、日结工,有报名的从速啊..”

不多会儿,外面便响起小胡的吆喝声。

“不是,你干什么啊?”

“有病啊,你拦着我干吊毛?”

目视小胡走远,饭桶和段龙同时瞪向彼此,异口同声的发出斥责。

“不是你说要报恩啊,不抢那小子的黑皮...子的黑皮包,咱们拿什么报恩包子铺老板?”

段龙两只眼珠子鼓的堪比铜铃,振振有词的低吼。

“你这思想..”

饭桶抽吸两下鼻子,很是无语的翘起大拇指冷笑:“真特么无敌!包子店两口子对咱有恩不假,那这小胡对咱们就没恩啦?如果他今晚能把咱俩成功带离上京,算不算再造之恩?”

“呃,这..”

段龙被问的脑瓜子当场一懵,可再仔细想想对方说的貌似非常在理,不由有些凌乱,皱着眉头嘟囔:“那你打算怎么报恩啊,该不会就是说两句空话过过嘴瘾吧。”

“呵..”

饭桶发出一声嗤之以鼻的冷笑,显然懒得解释。

“你内张嘴是租出去了还是咋地,怎么每次我跟你说话都..”

看他那副爱答不理的模样,段龙没来由的爆了,表情凶狠的挥起拳头。

“动作幅度太大容易崩开线,对面超市应该有卖七度空间的,奉劝你早点准备几片,省的到时候更尴尬。”

面对段龙的张牙舞爪,饭桶只是淡淡的瞄了一眼他的裤裆处,接着鼻音很重的哼了一声,手指车窗外示意。

“傻逼!”

段龙高举的手臂立马停滞半空,脸皮也不住有些发烫,因为他清楚对方说的是事实,随即狼狈的蹿上车,重重摔上车门的同时,横眉又补充了一句:“大傻逼!”

道不同,老子也懒得与傻为谋!段龙一边自我安慰,一边将目光瞄向刚刚饭桶手指的小超市方向。

这一段时间,俩人可谓是朝夕相伴,要说他的身体状况,那饭桶绝对是最了解的那个。

“妈的,怎么会被个大傻子给气的一天蹦跶好几次。”

朝超市迈腿的刹那,段龙莫名回想起这一天多的遭遇,接着不自觉的笑出声来,很快他不可思议的摸向自己的脸颊,他居然笑了!这么久以来,好像还是头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了。

“我特么啥时候也变得不正常了。”

自言自语的嘀咕几句后,段龙下意识加快步伐,以他目前的伤势,“七度空间”似乎的确最合适,而在这之前如果没有饭桶的提示,他压根没想到。

七八分钟左右,胸口鼓鼓囊囊的段龙满脸臊红的走出超市,毕竟大老爷们买那玩意儿属实挺难为情的,正想着等下应该如何跟饭桶继续斗嘴的空当,突然看到对方竟然正朝着小胡不停的弯腰鞠躬,而小胡却满脸写满为难。

怎么个事儿?被欺负了不成?!

见到这一幕,段龙的邪火“蹭”一下蹿起,不管不顾的径直冲上前去...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