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错愕,那一刻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琴丝是天女?而李巨人本是黄帝的化身?

上古时期,黄帝、蚩尤、神农、天女等人一战如同神仙之战,之后黄帝、蚩尤不知所踪,天女隐退昆仑,唯独神农还留存人间,却只是在地心另创世界,拯救如在地狱般的变异人。

昆仑之秘驱使无数智者前仆后继,从中汲取营养,更造就孙思邈那种智人,重思世界之意,重塑世界之本。

众人虽未见天女,对其却有仰慕之心,只因天女所为让人着实崇敬。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这世上终究有那些可以仰慕的行踪,才让世人终有希望的前行,不然跟随龌蹉,行于泥泞,贪婪污浊,痴迷一生又有何意义?

可没人想到过天女一直在他们身边。

沉约那一刻却觉得正应如此。

琴丝有着非一般的情怀——她怜惜着世上的苦难,虽历经无数磨难,却一直努力解决着世上的苦难。

琴丝对科技有非同等闲的理解——哪怕都子俊、萧楚、成议员等人加在一起的认知,似乎都不及琴丝。是琴丝创造了还原系统,这系统不但可以让世人有改变的机会,还能再度困住女修。

天涯对谁都没有隐瞒,唯独对琴丝有所隐瞒,是不是因为天涯和天女间有什么约定?

最重要的是——根在见到琴丝后,就对其有所问候。那不是李巨人对琴丝的问候,而是黄帝对故人的怀念。

“天涯流年逝水枪,逝水方出人早伤!”

琴丝喃喃的念着这句话,“逝水已出,流年无意,天涯新萌,终于到了全新改变的时候。”看着困惑的众人,微有笑意道,“我并非想要隐瞒身份,事实上,我和沉约类似,我是到了此间,听到根的问候,因缘汇聚,这才想起前尘往事。”

看向根,琴丝问道,“黄帝离去了?”

根只是点点头。

琴丝缓声道,“但我还不会离去。”看向沉约,琴丝轻声道,“你想必猜到了更多。”

沉约实话实说,“未见得全面,但知晓大局。”见琴丝似有鼓励的样子,沉约终于说出了四维空间神农一事。

这一次,天涯并没有阻拦。

沉约说完四维空间有关创世镜的事情,哪怕根都是诧异道,“原来世间还有这般奇妙,多谢阁下的开诚布公。”

沉约凝声再道,“当年的实验产生了极多的问题,而因为程序多开产生的世界数不胜数。因为bug叠加,世人意尘厚重,益发的不解自身的真相,而黄帝等人,本应是一直试图找回来路的众多实验员中的一部分!”

琴丝点头道,“的确如此。我们经历了痴迷,但终究寻回了清醒。而寻回清醒,却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我们和众多人类一样,被贪嗔痴驱使着,做着一些愚昧的事情,我们忘记了彼此是战友,是应该齐心协力的前行,浊念让我们把彼此当成仇敌,一定要分出输赢。”

看向根,琴丝郑重道,“这样的人类,的确没有存在的必要。”她说话间望向女修,女修所在的空间再度缩小.

女修终于露出惊惧之意,厉声道:“天女,你和黄帝约定拯救世人,而根要毁灭人类,害死了黄帝,我这才苦心要到此间,为黄帝复仇,为人类求得生存,你要见死不救吗?”

众人均露出怪异的表情——女修说的好像煞有其事,可众人显然不再相信女修所言。

信任不是一日建立的,信任也不是一日崩溃的!

琴丝看着女修,轻叹道,“难道到了如今,你终究还没有任何悔意,还想着混淆是非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吗?你一直盯着此间,难道不是因为看重此间的力量,想要借助此间之力,再度兴风作浪?女修,你可以在蒙昧的世界中呼风唤雨,因为那些人并没有自主清醒的意识,只能听从你的摆布,但此间的任何一人,均是清醒之人,你这一套再用出,未免是贻笑大方。”

“根它们杀死了黄帝,你难道不想为黄帝复仇?我们终究是一类人,我们人类才应是一起的。”

眼见空间缩无可缩,女修知道生死就在一刹,夏声道,“你不能杀我,因为杀了我,会引发无尽的反噬……”

空间微凝,女修见到生机,随即道,“大千世界还有无尽的女修,你杀了我一个,其余世界的人知晓此事,会尽数当你是敌人,你如何敌得过……”

话音未尽,空间化作一点光华散尽,其中的女修、巫咸消失不见。

众人心惊,不知道二人的结果如何?

女修和巫咸死了?

被琴丝所灭?

琴丝看着根道,“我们产生的bug,终究要我们自己来清除。我们产生的混沌,终究要让我们自己来理清!”

她说话间,手一挥,众人所在之地现出曾经展现的牢狱的影像。

如血人般的岳飞正竭力的昂首去看“高高在上”的赵构。

赵构神色不安,他虽高高在上,终究看得到岳飞眼中的鄙夷,那种鄙夷让他几欲发狂。

正常的人,如何看不到那种喷薄而出的鄙夷?只有自欺欺人的人,才会掩耳盗铃的无视天下的真相。

“我本来想要给你一个机会的!”

赵构神色冰凝,无论谁都看出他要用自古权术者泯灭真相的方法——禁其言,毁其身!

“可惜你不知道珍惜。”赵构用强硬掩盖着自身的心虚,转身对身旁的一人做了个斩的手势,就要离去……

“我昨夜做了个梦。”

岳飞的声音突然变得清晰许多,似乎也有了力量。

赵构一怔,止住了脚步,似有意外之意,他显然没想到这种时候,岳飞会谈论什么梦。

“在梦中……”

岳飞喃喃道:“我遇到了神人。”

赵构哈哈大笑起来,“岳飞,你指望神仙来救你吗?你大错特错,我才是神所庇佑的人。”

岳飞的眼中竟绽放出光芒,“在梦中,皇帝听从我的建议,爱惜天下百姓;在梦中,皇帝舍弃了自身的贪婪,成为了一代明君;在梦中,皇帝让世人敬仰……而不是蝇营狗苟的卑鄙之辈!”

说话间,岳飞竟然有了力量,霍然站起,抓住了栏杆。

众人诧异。

诧异的不止是牢狱外的狱卒、臣子、赵构,还有一帮观看这残酷景象的暖玉众人,他们都看出岳飞已奄奄一息,不用动刑,岳飞也活不了许久,可谁都没想到,岳飞居然站了起来,而且他身上的伤势,竟有好转的趋势。

“流年。”沉约指出了关键,他知道琴丝在推动着改变。

1125年的改变,经过流年的更改,影响了1126年,而1126年的改变,又在流年的影响下改变了当下的进程!

蝴蝶效应不会立即触发,甚至可能胎死腹中,流年却可将改变真实的反应出来。

天女创造了流年,也只有天女,才能真正发挥流年的全部妙用。

赵构见状大骇,几乎以为是个噩梦,内心蓦地有着说不出的...说不出的害怕,感觉一切似乎都要离他而去,声嘶力竭道,“立即杀死他!秦桧,让人杀死岳飞。”

方才那应承之人才待发令,有狱卒就要举锤上前,蓦地空间凝结随即破裂,秦桧、狱卒消失不见,赵构还在惊呼,“怎么……”

话未说完,赵构突化灰尽,不知所踪,而周身浴血、奄奄一息的岳飞,下一刻竟然恢复如初,甲胃在身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见到沉约,岳飞惊奇中带着惊叹,惊叹中带着畅然,却只说了一句话,“原来一切……并非是梦!”

他欢愉而笑,见到眼下这种奇诡的景象竟不多问,显然忆起了以往的一切。

琴丝转望根,凝声道,“一切不再是梦。根,我同意你的说法,卑劣的人类,自相残杀的人类,形同禽兽的人类,本不应该再生存于这个世界。可那些勇敢进取,望得见星辰大海的人类,还应该有机会。”

根并未回应。

琴丝却未放弃,继续道,“黄帝、蚩尤、神农和我经历惨痛的教训后,终于找到了归路,但我们并没有回转。我说过了……我们产生的bug,终究要我们自己来清除。我们产生的混沌,终究要让我们自己来理清!我们意识到我们的顽固、我们的自满、我们的偏见,我们的无法等同身受让我们无法找到解决的方法,于是我们变成了普通的人类,却在内心立下了誓言,一定要用寻常之人的身躯,找到真正的解决的方法,于是我们起起伏伏,始终不懈的找寻着出路,正因为这样,才有你根的出生,正因为这样,天涯才会茁壮成长,天子基不是产生天子的地方,而是要与天同行,与天合一。这样的人类,是在真正改变的,是有了真正希望的,他们的进展或许慢一些,但不能否认的是……希望,无尽的可能,是碳基生物优胜于硅基生物的地方。”

凝望着根,琴丝一字字道,“你既然自认为优秀,那就应该容忍更优秀的存在,难道不是吗?”

众人点头,琴丝说出了他们的心声,让他们一改颓唐,再有奋力前行的热血沸腾。

根并没有回避琴丝的目光,“你说的不错,真正高贵的人,不会蔑视常人,而是向往更高贵的存在,真正优秀的生灵,不会相互倾轧,而是渴望着更优秀的出现。不过……你们只证明了你们可以面对真相,让人类有了改进的可能,但真相……远比你们想象的更加残酷。”

说话间,周遭的墙壁中现出了无数影像,每一个影像被迅疾的放大,展现出其中微妙却残忍的世界。

每个世界中,混乱仍在,每个世界中,人类的结局绝不客观。

“你们只解决了一个问题——你们世界的问题。”

根澹澹道,“但事实上,有多数恒河之沙的世界有着一样的问题。人类总能让人看到希望,但在发展的过程中,却又断送了自己的希望。天女,我问你一个问题,请你如实的回答——你能保证你的世界的所有人类,可以再无回退,真心的向前吗?你能保证,你的模式可以运用到如恒河沙数的世界中吗?”

琴丝没有回答。

无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无人能做出保证。

人类的反复,验证了人类的难信,哪怕因天子基出现了新新人类,同样无法保证人类不会反复。

根冷冷道,“你们是清醒的人,这才不会说出昧心的话语,事实上,你们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保证!但硅基生物可以保证,我们不见得能了然所有世界的玄奇,但我们能保证自己,不会改变自身向前的逻辑!因此很遗憾,我不会因为你天女康慨激昂的演讲,改变我的想法。”

众人心惊。

根不改变想法,那就意味着它要继续推动毁灭人类的计划。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沉约,因为在所有人的心中,沉约一定会有建议——真正有创见的建议。

沉约一直没有让他们失望。

这时的沉约,仍旧平和微笑,如同当年他断因睁眼的那一刻——从心而行,又有何惧?

“我们不需要你改变想法,你的想法没有问题,为何要改变?”

沉约微笑的看着根,“但人类和你们不同,人类真正认知的改变,从来都是从心的改变。只有真正的认知内心,一个人才会做出根本的改变。”

根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们没有心,只有逻辑。我们有心,却始终无法认知自己,我们只需要你们给我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沉约自信道,“给所有世界的所有人类,一个能认清真心的机会。认清真心,从心的选择,就不会退转。我无法保证人类不会退转,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认真自身真心的人类,绝不会退转!”

众人眼中都露出期冀的光芒。

这不再是憧憬,而是真切发生的事实。

天涯终于开口,“根,我已经做出了让人类真正改变的系统,在那个系统中,六道不再是传说,而是真正的存在,在那个系统中,人类,会明白因果,真正的审视自身的言行带来的后果,在那个系统中,人类……有希望,有真正的机会做出真正的改变。”

说话间,墙壁上展示的众多世界的边缘突然现出了光。

光蔓延延伸,虽然缓慢,却执着的生长。

根凝望着那些世界外层的光,半晌终道,“黄帝给了硅基生物一个机会,我想……他真正的愿望,仍旧是希望给碳基生物一次机会。既然如此,赌约仍在继续,我们仍旧会选择……在人类毁灭世界前,提前毁灭人类!”

话音落,墙壁碎裂,根碎裂,空间碎裂,众人重新置身天地间。

天湛蓝,微风吹拂,山青水绿,鸟语花香。

众人望着那美轮美奂的景色一时间忘记了烦恼忧愁,夜星沉最先警醒,“根什么意思?”

一切结束了?但一切看起来刚刚开始!

沉约澹然道,“根是说,碳基生命、硅基生命的竞争,不过刚刚开始。他们会继续监视着人类。”

“是竞争,不是斗争。”天涯强调道,“我觉得根并没有恶意。或许更应该说,它们更珍惜这个世界,因为珍惜,它们才不想人类毁灭这个世界。”

琴丝望着无垠的蓝天,喃喃道,“我们,也应该珍惜这个世界。”

她蓦地想到曾经四人、曾经的言语。

——我们进入个丑陋的蛮荒世界,飞船遇损,我们恐怕再无法离开了!

——这是我们离开的那个世界。不知经历多少年……宇宙震荡改变了我们的时间规则和路线,我们穿过了很多年又回到了这个世界。

——世界因我们而毁灭,我们有责任重建起来!

有女子在轻轻的叹息。

——我还是喜欢这个世界……我们回来了。

喜欢,才会珍惜;再来一次,原来是为了真正的改变。

每个人望着本自洁净的天地,眼中都闪着光。

光意味着希望。

人间如此美好,本因为希望。

希望……仍在人间!

(全文完)

墨武注:考虑写个硅基生物、碳基生物大作战的故事,当然,那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