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蛇~!”

“怎么?”

“你不兴奋吗!hyper agent诶!这个世界真的有!

“要兴奋这个么?”

“诶,这个不够吗?”

“行踪呢?具体信息呢?”

“唔——女巫酱!”

“呃…啊?”

完全没想到这话题能扯上自己的女巫兽,还在专心消灭奥默的布丁,因被叫到而扭头,嘴里的叉子都还没摘下。

甜食的魅力大抵是无关男女的,又或者,没有性别意识的数码兽确实会因数码核的资料性征而展现相应的好恶。

从那下意识环住面前布丁盒的表现而言,她大抵很怕有人抢她的零食,哪怕那零食本就属于奥默,还是茜给她打了掩护才顺利从冰箱里摸出来的东西。

但其实就像不久前她才和茜讨论过的话题那样,奥默确实无所谓。

首先他对甜食不是很感兴趣。

其次……

虽然厨房和冰箱都得到了扩张拓展,但也确实是扩张拓展,而不是添置新冰箱。

而这就导致,有些同样需要保鲜乃至冷冻的东西,可能被混装。

在奥默的再三数落下,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茜小姐保证不会再往里面塞些自己实验室的冰库已经放不下了的,比较味儿大,又或是比较哈人的怪兽器官素材。

但还是会塞一些看着很败食欲的漏网之鱼进去。

因为这些漏网之鱼,奥默已经在考虑发起第二轮事务所会议投票了。

至于为什么只是考虑而不是立刻……

那是因为除他以外的事务所成员们,非常见鬼的没什么意见。

速子无所谓,她也会往冰箱里塞奇怪的东西。

波旁无所谓,她只要确认那些东西不会影响其他食物品质就行。

茶座她…勉强无所谓!

妹啊,这事儿不能勉强啊,温柔屁用没有,硬气一点勇敢说不啊!

作为事务所唯一指定主厨,奥默对这一现象感到无比痛心!

冰冻层和保鲜层都是厨子双手的延伸!

就算孤立无援,他也决心捍卫自己的疆土!

不过在这之前,先活用冰霜源能来保鲜瓜果罢。

然后那什么,放保鲜层的布丁,她们爱吃就吃吧,反正他觉得不能要了。

但在看到女巫兽自以为隐蔽地从冰箱里摸出布丁后,毫不迟疑的动勺,继而津津有味的品鉴时,奥默还是理解了速子的‘孤独’。

好像这屋里真的就只有自己觉得那些封在玻璃皿里的血液、肉块颜色很怪异、很糟糕,和其他食物摆在一起很败兴致。

甚至就连数码兽也不觉得奇怪!

好吧…好像也不是很奇怪……

毕竟数码兽确实有很多的无所谓……

一想到女巫兽甚至前几天想把他的临时资源库分类,特意来询问自己那些色图和3d视频的文件分类基准,他就觉得,数码兽这种存在吧……

哪怕是人形,哪怕外形有性别之分,也指定是脑子缺根弦。

但这总归是好事。

虽然都是成年人了,也完全能够坦然整点瑟瑟了,但在有四位异性同居人的屋里公开xp详细配置还是过于跃进——是哪怕是观念跃进的当代也非常炸裂的行为。

所以多亏了女巫兽没那方面的认知,令他得以警醒的同时打消对方的想法,再到现在的话……

“行踪?我不知道啊,”还咬着勺子,表情配上眼妆像只无辜的猫似的女巫兽,最近似乎越来越憨了,“沿途一点痕迹都没有,对方好像不走数码世界也不走二级网络。”

“作为超级特工而言,不算奇怪。”奥默澹道,目光也没有看着那趴在桌前的茜,而是微微扬起注视着眼前的屏幕。

那是莫里森给他找来的情报。

也就是关于【迦勒底捣毁犯罪窝点】、【危险的凯姆星人……】等一系列论坛式报道的官方通报内容。

否认了迦勒底捣毁窝点的说法,但却证实了确实存在凯姆星人绑架魔术师并替换其存在的罪行,与此同时还张贴了不少‘受害者’赫然其上的通缉令。

看起来摩根女士的罪行还没有洗清,因为时钟塔的官方通告并未提及凯姆星人窃取了奥尔特的结构组织。

虽然也能翻到好几天前表彰凯拯救鸿英区分部时钟塔的公告,但关于黑暗圆环与凯姆星人却是只字未提。

还没找到证据么?埃尔梅罗阁下。

不同于迦勒底那边对此毫不在意的轻松氛围,一直生活在法治社会环境下,并且还是事务所佣兵的奥默,下意识地排斥着负罪的状态。

尽管清楚摩根女士乃至迦勒底本身都不惧法政科的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