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姐,打扰了!

房东太太家,苏青十分客气的开口道。

闻言,温南晴愣了一下,随即啐道:“你小子,少来这一套,还和我客气上了,以前来我家蹭饭时也没见你不好意思。

小怡怎么样了,好些了没?”

“嗯,小怡虽然还没醒,但医生说已经没事了,剩下的只需要静养就行了,实不相瞒,温姐,我这次来是来求您帮忙的!”苏青平静的说道,语气平稳,目光中没有一丝波动,看起来温文尔雅,但房东太太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她与苏青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两人也认识了一年多,加上还有沈怡在,以前苏青是个什么性子,他就算没有沈怡清楚,但也知道个大概。

但此时的苏青,却给她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就像.斯文败类一般。

毕竟正常人,谁女朋友住院昏迷还能表现的这么样轻松的,就仿佛根本没有这回事一样,但此时苏青就是这个状态。

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平静’

但这种时候的平静本身就代表着危险,让人有一种瘆得慌的感觉。

“瞧你你这话说,你找我帮忙还用求,姐问你一嘴,你这件事和小怡有关系吗?”温南晴开口问道。

苏青沉吟一下开口回道:“算是吧!”

“那姐帮了,要钱给钱,要力出力,弟弟,实不相瞒,昨天和我哥回家和我爸说这事了,虽说我爸认识一些大人物,也能开口帮忙,但对方级别也不低,你要真是想要对方一个道歉,多加点赔偿,这都是小意思,甚至若是可以,他们家会安排唐天宇出国,绝对不找你麻烦,但若是想让他付出一些代价.恐怕很难,因为毕竟是对方的亲儿子,所以对方肯定会死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没事,其实就算是选择和解,我觉得小怡也能理解的!”沈怡开口道。

因为她了解这件事的过程,也知道对方的背景,这种事确实有不小的难度,除非是她或者温景棋受到了那种不可挽回的伤害,他爸才会动用自家的底牌,强行要求那些人物帮自己死磕,若不然,恐怕还真办不到。

毕竟沈怡虽然出了车祸受了伤,但毕竟也算是可控范围之内,到了温家这个程度,必须是要留一些底牌在的,总不能为了他和沈怡,把人家的底牌打进去吧,那样就很不值得了。

“姐,我有我自己的想法,这件事我会自己拿回公道,能拿多少算多少,您能帮我联系一下温大哥吗?”

对此,温南晴深吸一口气,果然,苏青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苏青,看似温和,实则容易钻牛角尖,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我哥?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不是有他联系方式吗,为什么还要.”

房东太太的话还没说完,就对上了苏青那似笑非笑的目光,笑得十分渗人。

“小小苏,你”

“没事温姐,我有我的想法,现在我还是需要你帮我联系一下温大哥!”

“好,时间呢?”温南晴暗自咽了一口口水。

“越快越好,最好是现在,地点就在这!”苏青用手在茶几上敲了敲,平静的说道。

闻言,温南晴点了点头:“好,你等我一下!”

说罢,她便拿出手机,当着苏青的面联系上了温景棋,通知他来这边,有事商量,要快!

放下电话,两人陷入了沉默。

这对两人的关系而言是十分不合理的,毕竟两人已经很熟了,但这次却陷入了冷场。

尤其是房东太太,此时是如坐针毡,不是她不想开口聊天,而是苏青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压迫感,很是吓人,仿佛面前的人是一条盘在一起的毒蛇一般。

看似平静,但却能随时暴起咬你一口,她从未见过这个状态的苏青,不由的有些紧张。

房东太太没有开口,苏青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陷入了沉默,苏青不知道什么时候闭目养神,脑中正在用旁白来制定自己的计划。一个小时后,温景棋开车来到房东太太家。

“老弟?你怎在这?”温景棋进来知道看到他有些惊讶。

“老哥,是我让温姐叫你来的,有些事需要你和温姐帮忙。”苏青起身笑着开口道。

“嗨,我当是什么呢,这不是应该的吗,什么帮不帮的,不过小苏,对不起啊,昨天我爸说这件事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温景棋有些自责的开口道。

闻言,苏青摇头:“没事老哥,我会用我自己的办法搞定的,不用担心。

这次来找温姐和老哥,是有两件事需要你们帮忙,第一,温姐,你在江城有很多房子吧,在郊区能不能给我空出一套别墅出来,我准备让我爸妈住,昨晚家里出了事,家里现在一片狼藉,所以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什么?小苏你家里.”温景棋一声惊呼。

苏青点了点头:“唐天宇找人做的,好在人没事!”

随即他就将昨晚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房东太太当场表示:“没问题弟弟,你姐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房子多,我马上就给你安排一套,保证叔叔阿姨满意。”

“哎?那我做什么?”温景棋在一旁开口道。

对此,苏青看向温景棋道:“老哥,姓唐的手段有些下作,我必须要有一些自保的能力,钱我有,但我不会花,老哥知不知道一些从事安保工作的公司,我需要一些专业的人过来保护我以及我家人的安全。”

听到这话,温景棋顿时明白过来苏青叫他过来的原因,确实,苏青才发迹多久,满打满算现在还不足一年。

和温家相比,苏青就是妥妥的暴发户,暴发户的最大弊端就是,见识短,有些时候,有钱都不会花,甚至想花都找不到专业渠道。

“这个没问题,我还真认识一个专门从事安保的公司,里面的保镖都是专业的,就算国内不能用枪,但也足够保证安全了,就是价格方面不低,不过以老弟你的财力,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温景棋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麻烦老哥帮我联系一下了,钱的话,你先帮我垫上,我现在暂时因为一些原因,不能有太大的动作!”苏青道。

虽然不知道苏青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但温景棋却是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丝毫不在意苏青会赖他钱。

毕竟对方有多少身价,他还是大概有数的,这些对人家来说都是小钱。

“没问题,我这就回去安排,对了老弟,你什么时候要?”

“现在,越快越好,我甚至可以加钱,最迟明天,我就要看到人出现在我面前,还有,今晚麻烦老哥找一些人帮我守在医院病房附近,别让一些苍蝇打扰我爸妈!”

对此,温景棋也还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是小问题。

苏青有钱,但年纪小,见识短,经历少,但温景棋不一样,他都四十多了,都快和老苏是一辈人了,加上优渥的家庭条件,吃过见过的东西多了,这些自然都不是问题。

当一切都谈好之后,苏青也没有丝毫犹豫,起身微微对着两人欠身,表示感谢,顿时吓得两人侧身躲开,说不至于,都是应该做的。

看着苏青上了电梯,门关上之后,温景棋下意识的开口:

“妹子,小苏他.好像不一样了,有点可怕!”

“嗯?哥你也感觉到了?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房东太太有些诧异的开口。

对此,温景棋摇了摇头:“并不是,虽然我不知道小苏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现在他很危险,这次他这么谨慎,恐怕是要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总不能趁着唐天宇落单,抹了他的脖子吧?”房东太太不以为意的说笑。

但温景棋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

“谁说的准呢,总之算了,先看看再说!”

(本章完)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