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下午,没有人打算离开马莎,让她自己呆在家里。可碰巧,出于种种原因,每个人都被叫了出去。麦克法兰太太正在参加由妇女反赌一博同盟举办的会议;姐姐内尔的男朋友突然要带着她驾车远游;爸爸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里;而这天正是玛丽·安外出的日子。至于埃米林,她当然应该呆在家里,照看着小姑一娘一,可埃米林有着好动的天一性一。 “小一姐,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到大街那头和卡尔顿太太的小女孩讲几句话。”她对马莎说。

“当然可以。你最好锁上后门,带上钥匙,因为我要到楼上去。”马莎回答。

“好吧!小一姐,我一定按照你说的去做。”埃米林高兴地跑开了。她和她的朋友消磨了一个下午。马莎孤独地呆在大屋子里,而且她又被锁在里面。

小姑一娘一读了几页书,又在她的绣花巾上绣了几针,然后她又开始“接见”她的四个受一宠一的洋娃挂。这时,她记起在阁楼里有一个“洋娃娃之家”,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使用它了。她决定把它打扫一下,而且也该把它整理一下了。

小姑一娘一怀着这种想法,爬上回转楼梯,来到屋顶下面的一个大房间里。三扇大窗户把屋里照得明亮而一温一暖,令人心情愉快。墙的四周排列着许多木箱和皮箱;堆放着旧地毯,几件旧家具,几捆破旧的衣服以及其他一些多少还 有一点价值的废物。

那时候,每一所正规的房子都有这类的阁楼,所以,不必详细描述它。

“洋娃娃之家”已披移动了地方。马莎找了一会儿,才发现它已被安置在大烟囱附近的角落里。

她把“洋娃挂之家”拉了出来,发现在它后边有一个黑色的大木箱子。这是沃尔特叔叔许多许多年前从意大利寄回来的。那时,马莎还 没有出生呢。有一天一妈一妈一曾对她讲过这件事。说是没有钥匙能够打开箱子,因为沃尔特叔叔希望在他重返家园时再打开它。沃尔特喜欢漫游,是一个出色的猎手,后来他到非洲去捕捉大象了,此后就一直杳无音讯。

小姑一娘一仔细地观察着这只箱子,显然它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箱子十分大——甚至比一妈一妈一的旅行皮箱还 要大。箱子上面钉满了变了色的铜铆钉。箱子很重,当马莎试图抬起它的一头时,箱子纹丝不动。箱盖上有一个钥匙孔。她弯下腰,检查了一下锁,寻思着要用一个相当大的钥匙才能打开它。

这会儿,正如你猜想的一样,小姑一娘一在盼望着打开沃尔特叔叔的大箱子。她只是想看看箱子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实际上,我们也存在着同样的好奇心。

她想:“沃尔特叔叔不一定还 会回来。爸爸有一次曾经说过,他一定是被大象弄死了。要是我有一把钥匙……”她不再往下想,兴奋地拍起她的两只小手。她想起在壁橱里的架子上有一篮钥匙。那里面有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钥匙,或许,它们之中有一把能打开这只神秘的箱子。

她飞也似地跑下楼,找到那只篮子,拎着它返回阁楼。她在钉满了铜钉的箱子前坐下,一把钥匙一把钥匙地试着打开这把古怪的锁。有些钥匙太大,可大多数的钥匙又太小。有的能插一进锁里,却转不动;有一把钥匙能插一进去,却取不出来。有一会儿,她担心钥匙插一进锁里再也拔不出来了。终于,当这只篮子几乎都快空了的时候,有一把形状奇特的古老的铜钥匙被小姑一娘一很容易地插一进锁里。马莎高兴极了,她用两只手去转动这把钥匙。这时,她听到一声尖利的“咔嚓”声,沉重的箱盖子自动地弹开了。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