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幽听到西周议论声后,当即心头一震。

暗道,二哥当初好像也是以极境之姿,突破的问天境!

于是她一把转头石湖天君道:

“三叔,二哥当初以极境之姿突破问天境时,也是这等天地异象?”

之所以问石湖天君而非一旁夏侯青渊本人。

那是因为当初夏侯青渊在以极境之姿突破问天境时,三叔石湖天君,便是其护法之一。

石湖天君一脸严肃道:

“此刻这天地异象,的确与青渊当初突破时非常相似,只是……”

说到这里时,石湖天君犹豫了一下。

一旁的夏侯青渊似是知晓石湖天君为何而犹豫,当即淡淡一笑,随后眸光之中带着一丝兴奋神色看向那虚影中的异象道:

“只是,此刻许太平这天地异象的声势,比我当初要更大!”

夏侯幽闻言陡然闪过一道惊异之色。

她没想到,许太平此刻非但的确是以极境之姿在突破问天境,而且声势比她二哥当初还要大。

于是她很是好奇地向一旁夏侯青渊问道:

“二哥,你的意思是说,许太平以着极境之姿突破问天境前积累,比你还要更深?”

要知道,据他所知,当初夏侯青渊为以极境之姿突破问天境,可是强行将自身气血之力压制了足足五年,才开始着手突破的。

夏侯青渊点了点头道:

“寻常情形下,将自身气血真元压制三年以上再来突破,便算是极境之姿。”

“能够压制三年以上者凤毛麟角。”

“但……但我观这许太平,至少压制了……十年以上!”

夏侯幽怔了怔,有些难以置信道:

“我记得二哥你强行压制气血真元五年,可是有好几次被传出,快要被气血真元爆体,真的……真的有人能够这般强者自己的气血真元十年吗?”

夏侯青渊嘴角微微扬起道:

“也有可能是在这迦叶寺内得到的好处。”

夏侯幽被夏侯青渊一语点醒。

而就在此时,只听茶楼中有修士高声议论声道:

“就算是为了这以极境之姿突破所得的好处,在我看来,这许太平也不该置道义情谊而不顾,只让玄知与东方月茧守在寺院门前!”

此言一出,不少修士纷纷称是。

这其中,甚至很多原本对许太平充满敬佩之意的修士,也开始出声指责了起来。

“这道义二字,终究是敌不过利益的诱惑。”

一名原本十分欣赏许太平的年迈修士,很是痛心地叹了口气。

夏侯幽眉头紧蹙。

她自然不认为许太平只为一己私欲,便将玄知和东方月茧弃之不顾,自己躲在迦叶殿中突破。

但即便如此,她一时间,也还是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这时,灵镜之中忽然有观战修士喊话问道:

“以极境之姿突破问天境,对修行而言究竟有何好处,能让这许太平宁愿受天下人唾弃而不顾,也要选择在此时突破?”

听到这话,夏侯幽当即将目光看向二哥夏侯青渊,好奇问道:

“二哥,以极境之姿突破问天境,跟以寻常方式突破问天境相比,有何区别?”

夏侯青渊面无表情道:

“好处的确不少。”

...; 他继续解释道:

“在修行上,以极境之姿突破问天境后,接下来突破惊天境的难度会小许多,甚至一两年内便能突破。”

“甚至,不止是突破惊天境上,在突破合道境时,极境之姿也能有很大的无形助力。”

“基本上,你若不缺修行资源的话,只要以极境之姿突破问天境,就等于望见了合道境的山头。”

听到这里,夏侯青渊苦笑一声道:

“这的确是求都求不来的好处。”

不止是寻常修士求不来,就算是他们这些隐世宗门,甚至是一些强大的天外势力也求不来。

夏侯青渊这时轻轻呼出了一口气,随后双手环胸面色凝重道:

“这仅仅还只是明面上的好处。”

“事实上,还有一个只有极境修士自身才知晓的好处。”

夏侯幽当即脱口而出问道:

“什么好处?”

夏侯青渊神色严肃地暗暗向夏侯幽传音道:

“在以极境之姿突破后的半个时辰内,只要修者自身愿意,他可以让这世间任何修士都寻不到。”

“等同于在这世间消失。”

“另外,在突破惊天境后,极境修者只要不暴露自身气息,就不会被这天道责罚,能够自由行走在下界。”

夏侯幽闻言,一脸骇然道:

“这等好处……也难怪太平公子会心动!”

别说许太平,若是她有这个机会能够得到这么多好处,可能她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在这时突破。

“我知道为何许太平会舍弃玄知与东方月茧,独自躲在迦叶殿内突破了!”

而就在许太平从夏侯青渊口中知晓以极境之姿突破的这些好处时,茶楼内观战众人忽然又是一片哗然。

跟着,就听那修士接着道:

“刚刚灵镜中,有自称是极境修者的人喊话说,以极境之姿突破问天境后,许太平可以有半个时辰的光阴,躲过一众阴神的搜寻!”

夏侯幽闻言,当即转头看向夏侯青渊。

夏侯青渊则是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狞巉洞绿斛。

那绿斛在看到夏侯青渊的目光后,当即嘴角扬起道:

“这些东西,也就在下界或许还算秘密。”

显然,正是她在灵镜之中,将极境修士的秘密公之于众。

于是一时间,无论是酒楼内众人,还是灵镜前观战的修士们,都对许太平只顾自身不顾同伴性命的行径,表示不齿。

虽然他们自己也清楚。

在这等丰厚好处面前,他等十有**也会选择以极境之姿立刻突破,但这并不妨碍他等对许太平的行为表示不齿。

不过毗卢寺的小和尚夜来,则是双手合掌,眸光无比坚定道:

“我太平叔可不是这种人。”

这些年来,当年许太平为护他性命,一人一道苦守独木桥的情形,他曾看过无数遍。

所以才会认为,那样的许太平,绝非那等只为一己私欲独活之辈。

“轰隆隆……”

正当夏侯幽,好奇着小和尚夜来对许太平的信任从何而来时,那虚影之中忽然再一次传来一阵剧烈的天地震颤之声。

紧跟着,一道道奇异魔影,接连出现了迦叶寺的上空。

夏侯幽先是一怔,继而周身寒毛首竖,脱口而出道:

“是域外天魔!”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