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的第一反应是看着朱伍郎,当然要有主子的同意,才可有所行动。

兵刃落入他人之手,恐会引起危险。

朱伍郎示意了一眼,立即下令:“愣着干什么,赶紧给陈老哥。”

“是。”

护卫拔出了挂在腰间的长刀,双手捧着,躬身递给了陈青源。

取刀,削掉了树皮。

一刻钟之后,朱伍郎通过刀削出来的树枝雏形,猜出来了:“老哥,你这是在做一把木剑?”

“是。”陈青源应了一声。

“能得到老哥亲手所制之物,这孩子真有福分。”

朱伍郎只当是一片心意,没想别的。

“还需一些时间,你先去看看孩子吧!”陈青源低眉捣鼓着木工活:“不用管我。”

“这......”朱伍郎犹豫了。

“去吧!”陈青源再言。

“行,咱们晚上再见,定要喝个痛快。”

朱伍郎不再扭捏,快步而去。

留下了一些侍卫和宫女,以供差遣。

坐在石凳上面,陈青源慢悠悠地削着木剑。

纵使是凡俗木头,落到了陈青源的手里,也会变得不太一样。

“本来是刻了一枚护身符,看来得加点儿东西了。”

陈青源自言自语。

雕刻木剑,纯属临时起意。

相处这些年,但凡朱伍郎有点儿修炼天赋,早就可以感悟灵气了。只可惜,他天生废体,灵脉不通,注定了这辈子踏不上修行路。

皇城之中,隐居着一些修行者。

这般异象,引起了各方修士的注意,即刻寻觅源头。

很快,修士便知此次霞光异景并非是灵宝出世,乃天才降世。

位于这片疆域的修仙宗门,立马派遣了长老前去探查情况。

短短数个时辰,京都来了一批修士,显现于皇宫,居高临下。

“仙师!”

顿时,无数人看着立于云端的修士,敬畏高呼。

关于修炼者的事情,很多人都晓得。

毕竟这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少有人能看到。

至于修行者为何不干涉王朝之事,大概率是受到了约束。不然的话,这些所谓的仙师,必将各大王朝搅得一团糟。

“恭喜贵国王室,诞下麒麟子。”

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站在高处,俯视着下方之人,声音冷淡,没把王室贵族放在眼里。其背后还有数位身着同样服饰的年轻人,随长辈前来历练。

口中的恭贺声,仅是一句客套罢了。

朱伍郎等人纷纷出面,强压着心中的震惊和害怕,挤出了一道笑容,抬头敬呼:“诸位仙师,来此何干?”

“天才降世,理应入我凌平宗,潜心修行,展望大道。”

中年男子表明来意。

显然,这是代表宗门来收徒的。

“这里是幽乾宗的领域,还轮不到凌平宗招收弟子。”

这时,一个外表三十岁的美艳女子,乘坐着一只仙鹤而来,穿着一件惹人注目的彩衣,雍容华贵,冷声说道。

“别忘了,五十年前幽乾宗曾在凌平宗的地盘带走了一大批仙苗。”

中年男子气愤道。

“胡扯,那里明明一处蛮夷之地,灵气稀薄,资源枯竭,凌平宗几百年就舍弃了,有个屁的关系。”

美艳女子反驳道。

“两位道友不必争吵。”

又有人来了。

短短半炷香,皇宫上方聚集了三十余人。

国君、妃嫔宫女、皇亲国戚等等,全在仰头观望,心里生出了一丝无助。与高高在上的修行者相比较,所谓的王朝贵族根本不值一提。

众人不知该如何是好,紧张不安。

“先把这孩子带走,咱们按照老规矩来处理。派遣门内弟子比试一下,谁赢了归谁。”

高处的众修士,很快商量出了解决的办法。

“行。”

虽然这种法子不太稳妥,但为了不引起太大的冲突,只好如此。

“你们还看着作甚,赶紧将孩子抱出来,莫非要我等亲自出手?”

一个年轻修士往前踏出半步,低头看着朱伍郎等人,一声呵斥。

“诸位仙师,孩子才刚刚降生,要不等他长大了以后再说?”

朱伍郎知晓修行界无比残酷,不希望孩子刚出生就离开。再怎样,也得等孩子稍微大点儿,自己做选择。

关键是,孩子就这么被带走了,对家中亲人毫无印象,未来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我们时间宝贵,不想与你多费口舌。再说最后一次,马上将孩子抱出来。”

众修士自诩高人一等,并未直接动用灵气将孩子带走。看着下方之人的纠结和挣扎,最后不得不臣服,心情十分舒畅,享受这种过程。

朱伍郎等人面如死灰,虽有心反抗,但自知没这个能耐。

凡人与修士抗衡,跟找死没什么区别。甚至,碰到一些丧心病狂的修行者,想死都是一个奢望。

“去将孩子带过来吧!”

国君紧握着双手,下达了命令。说出这话的时候,抽空了全身的力气。

很多人以为拜入宗门便是鱼跃龙门,是一件大好事。但,骨肉分离,异常痛苦。

况且,谁知道孩子会不会得到培养,能不能平安的长大。

迫于无奈,无力反抗。

就在此刻,陈青源缓步行来,穿过了一座座宫门,总算是来到了宫中内院。

“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直到陈青源的身影出现在了正下方,高处的众修士才有所察觉,较为奇怪。

不知为何,当陈青源来了以后,朱伍郎心中的万般愁绪与惧意,一扫而空。

“陈老哥。”

朱伍郎往前走了几步,轻轻唤了一声,张了张嘴巴,不知该说什么。

陈青源冲着朱伍郎笑了一下,而后继续低头弄着手里的木剑,还没完工。

一边削着木剑,一边开口说着:“孩子刚刚降世,哪能这么着急。如若有心收徒,应该真诚有礼,好生恳求,而非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声音虽然不大,却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众修士猛然一惊,纷纷凝视着处于正下方的陈青源,内心深处涌出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忐忑之意。

明明自身站在高处,可在注视着陈青源的这一瞬间,恍若变为了凡人,仰望着天上的太阳,相隔甚远,永远触碰不到。


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xge8.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ge8.com。